限制级领主 第五十八章 关门拍手放骷髅
    狼牙棒?狼牙棒?狼牙棒?

    就在六位黑袍法师即将释放魔法的一瞬间,葛朗泰侯爵突然难以置信的睁大瞳孔,诸神在上,我是不是看错了,为什么在法师们的身后,会突然冒出一柄漆黑的狼牙棒?

    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没有看错!

    黑光闪耀,长满倒刺的漆黑狼牙棒横扫而过,离得最近的那位红袍法师还没来得及转头,脆弱的后脑勺就和坚硬的狼牙棒,来了一个亲密热情的接触。

    咔嚓一声,悲剧的红袍法师立刻扑地,旁边的五位法师目瞪口呆,立刻惊怒的转过身来:“该死的,这是暗精……”

    话音未落,十几柄惨绿色的匕首,已如同鬼魅般的无声掠过,灿烂的血花华丽绽放,五位法师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捂着气管断裂的脖子,死不瞑目的愤怒倒地。

    直到这一刻,暗精灵们的身影,才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空气中,夜歌倒拖着沾满血迹的狼牙棒,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樱唇:“真好,棒子,果然还是粗的好……”

    寂静!这一刻,全场都陷入了诡异寂静,几百位贵族和平民瞠目结舌,只知道直勾勾的盯着林太平,诸神在上,先是狂暴的牛头人,接着是阴狠毒辣的暗精灵,那么接下来呢,又会出现什么东西?

    呆若木鸡的葛朗泰侯爵,已经连呼吸都要停顿了,他紧紧的捂着胸口,突然觉得心脏都在剧烈抽搐:“这……这……这也是你的奴隶?”

    “答对!”林太平满脸笑容的回答,继续着胡说八道,“那什么,我的老师基督山伯爵,很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黑暗生物,所以在我出门之外,他送了几十个牛头人和暗精灵给我,免得我出门在外被人欺负。”

    无耻啊无耻,在场的所有人齐齐翻白眼,心道哪个不开眼的敢去欺负你,你带着这么一大群黑暗生物出去,不去欺负别人收保护费,别人都要谢天谢地了。

    事实上,在这一刻,很多人都突然觉得,这场战已经没必要打下去了,两百多名佣兵全军覆没,六位法师憋屈得连法术都来得及放,倒霉的血牙佣兵团还能怎么做,难道他们还能变出……等等!那是什么声音?

    就在这刹那间,寂静无声的庄园里,突然传来了隆隆的轰鸣声,伴随着一大片围墙的重重倒塌,血色佣兵团的最后底牌,终于暴露在空气中——

    五名身披重甲的血色骑士,骑着五头狰狞凶恶的古铜色蜥蜴,整齐划一的缓缓走出庄园,独自位于三角阵列前方的青狼团长,扛着一柄沉重的鲜红长枪,布满伤痕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有睁开的愤怒独眼中,燃烧着鲜红如血的火焰。

    但和这些血色骑士相比,真正吸引人注意的,是他们坐下的古铜色蜥蜴,这些凶恶蜥蜴身长达到六米,粗壮的四肢如同石柱,在它们生满坚固鳞片的狰狞头部,一根土黄色的尖锐长刺闪闪发光,足以在急速冲锋的时候,刺穿坚硬的沉重铠甲。

    “这是……这是……”在场的所有人齐齐打了个寒噤,几个颇有眼光的贵族,更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这种古铜色蜥蜴的来历,“见亡灵了,这是独角地行蜥,是很出色的重骑兵坐骑!”

    没错,这些生着尖锐长刺的野蛮蜥蜴,正是那种蛮力惊人的野生巨蜥,虽然它们还不够资格被称为魔兽,却拥有着极其可怕的物理撞击力,以及坚硬到令人绝望的防御力,堪称是重装骑兵的优良配置。

    而现在,当这五头独角地行蜥狰狞登场时,整个战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那些原本觉得林太平已经必胜无疑的贵族们,此时立刻就推翻了结论。

    诸神在上,就算是再怎么野蛮的牛头人,就算是再怎么狡猾的暗精灵,也无法在一群地行蜥骑兵的集体冲锋下坚持多久。

    而就在这刹那间,位于箭矢阵型顶端的青狼团长,已经神情冰冷的高举右掌,随着他骤然握拳向前一挥,五名血牙骑兵齐齐仰头长嚎,同时催动座下的独角地行蜥。

    金色的阳光下,鲜红如血的铠甲闪耀寒光,五头古铜色的狰狞巨蜥,汇集成排山倒海的可怕怒潮,歇斯底里的狂奔冲锋,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地面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着,几棵挡在冲锋路线上的松树,瞬间就被碾压成了碎片。

    这一刻,在场的贵族平民都瑟瑟发抖,满脸苍白的捂嘴惊呼;这一刻,即使是牛头人和暗精灵也不敢正面抵抗,只能无可奈何的向旁退去;这一刻,葛朗泰侯爵露出了阴险恶毒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血肉横飞的美妙景象。

    “老板,快走!”克丽丝汀手忙脚乱的装填魔晶炮,并且一把抓住林太平,试图将他推出惨烈的战场。

    可是出乎预料,林太平却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甚至还很有心情的背着手,看着密集的地行蜥骑兵疯狂冲锋,势不可挡的凶恶撞过来。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可怕的狂潮巨浪已经近在咫尺,五名血牙骑兵同时平举长枪,漆黑色的枪尖闪耀着死亡光芒,而如同感应到他们的恐怖杀气,五头独角巨蜥齐齐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了撕裂灵魂的蛮荒怒吼。

    “到此为止了!”看着仿佛已经被吓傻的敌人,青狼团长露出了狰狞笑容,满口白牙在阳光下狰狞闪耀,“愚蠢的小白脸,去了地狱之后记得告诉死神,杀死你的是……”

    啪!啪!啪!

    没有任何征兆,清脆的击掌声突然响起,在所有人的惊愕视线中,林太平满脸笑容的举起双手,悠然自得的连拍三下。

    掌声未落,十几根骨头从白骨之环中掉落,还没有等到落地,就立刻组合成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兵,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并且举起鲜红如血的骨刀。

    诸神在上!这个来自东方的家伙,居然还是一位亡灵法师?

    刹那间,在场的众人齐齐惊呼出声,更有不少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即使在号称民主自由的象牙岛,亡灵法师这种魔法师的邪恶分支,也是让人充满畏惧不敢接近的。

    “亡灵法师?谁说我是亡灵法师了?”林太平恶趣味的摸摸下巴,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解除伪装术,把整个骷髅架子都展现出来,那样的话……

    好吧,这只是个夸张的想法而已,所以他依旧还是扮演着亡灵法师的角色,并且再度拍拍双掌,看着第二个骷髅兵摇晃着站立起来。

    这一刻,众人发出了更大的惊呼声,青狼团长微微变色,但也仅仅停滞了几秒钟,他就再度冷笑着催动独角地行蜥,以更加可怕的速度猛冲上去:“蠢货,区区两个低级骷髅兵,就想挡住地行蜥的冲锋,简直是没脑子的……呃?”

    啪!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再度响起,随着空气波纹的急速闪耀,第三个骷髅兵再度成形,紧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就这样,大片大片的白骨材料,从戒指里不断的掉出来,又不断的转化为邪恶骷髅兵,林太平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慢条斯理的拍拍手,顺便和旁边的克丽丝汀闲聊几句。

    该死!真是该死!

    全力冲锋中的青狼团长,终于忍不住满脸铁青的咒骂,几个骷髅兵并不可怕,但几十个骷髅兵就不一样了,或许五头独角地行蜥,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前排骷髅,然而只要失去冲锋速度,陷入到骷髅兵的海洋中,以地行蜥的笨拙反应,就意味着……不!

    啪!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还在持续不断的响起,林太平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很有节奏感的拍拍双手,而且是没完没了的一直拍下去,就像是在打某人的脸。

    每一次的微笑,带来每一次的拍手,而每一次的拍手,就会召唤出一个新的骷髅兵。

    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二十个,第二十一个,第二十二个,第二十三个……第六十个,第六十一个,第六十二个,第……好吧,鬼才知道有多少个?

    短短片刻不到,在他周围方圆十米之内,全都是白骨森森的骷髅兵,这些眼眶中冒出绿光的不死生物,密密麻麻的如同沙丁鱼群,诡异寂静的簇拥站立着,偶尔还会彼此摩擦撞击着,发出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咔咔声。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早已经是集体呆若木鸡,他们空空荡荡的脑海里,除了翻来覆去的惊呼我的天之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能够同时召唤并且控制近百个骷髅兵,只有黑铁等阶以上的大亡灵法师才能做到,而这样强大的亡灵法师,在整个象牙岛……不,在整个号角海域也找不到一个。

    但这还不是结束,仅仅几秒钟后,随着林太平再度拍拍手,前方不远处的黑色地面上,泥土突然如同海浪似的翻滚汹涌。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白骨利矛,从坚硬地面下呼啸刺出,如同一片荆棘密林似的凭空成形,毫无疑问,如果那些独角地行蜥就这么愚蠢的撞上来,那么还没等到它们冲进骷髅兵方阵中,就已经直接全军覆没了。

    卑鄙!强大!又卑鄙又强大!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用那种呆若木鸡的目光,满脸古怪的盯着林太平,很多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那家伙不是人,那家伙不是人,那家伙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人!

    于是乎,也就是在这刹那间,正杀气腾腾冲上来的地行蜥骑兵们,突然就来了个极其诡异的紧急刹车,巨大的惯性下,一大群独角地行蜥都撞在一起,那些血牙骑兵更是惨叫着,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一片混乱中,凶恶的青狼团长直接跳下巨蜥,发疯似的冲向林太平,就像是负隅顽抗的狰狞困兽,然后……

    然后,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这位青铜中阶重甲骑士,突然就笑得阳光灿烂百花盛开,并且一把抓起林太平的右手,很热情很用力的晃了又晃——

    “大人,尊敬的大人,我们等了您好久,您可算是来了!”

    ————————————————————————

    那什么,召唤点击收藏票票,谢谢大家。

    (爱上书屋www.23sw.net)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