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限制级领主 > 第六十五章 葛朗泰侯爵的反击
限制级领主 第六十五章 葛朗泰侯爵的反击
    事实证明,克丽丝汀的预感很正确,葛朗泰侯爵确实要倒大霉了……

    当晚报的销售量以惊人的速度节节攀升,当暗精灵们没日没夜的守在侯爵府门前,当那些盗贼在金币的刺激下无孔不入,可怜的葛朗台侯爵大人,瞬间就被舆论的狂潮怒浪吞没,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连续整整一个月,每期发行的象牙晚报上,都会有关于他的新闻,不是什么负面报道,就是什么花边绯闻,再来就是陈年往事的揭露,总而言之一句话,要是哪期的晚报上缺了葛朗台侯爵这个素材,那简直都会影响销售量了——

    《惊天内幕!六旬侯爵当街和独生子大打出手,疑似为一女子争风吃醋?》

    《一夜之间,象牙岛数百件**神秘失踪,知"qing ren"透露,事发前某贵族恰巧路过》

    《慈善还是作秀?部分受捐助者声称,葛朗泰侯爵的捐赠品出现发霉情况》

    《应招舞娘接受采访时表示,某贵族的特殊爱好难以接受,导致蜡烛皮鞭脱销》

    《旧日邻居反戈一击,暗指侯爵大人早年怪癖,以致邻舍女性不敢在家洗澡》

    《号外,号外,无良纨绔公子酒后驾车撞飞行人,遭逮捕后仍然叫嚣我爸是葛朗泰》

    如此如此,大量真伪难辨的新闻报道,就像是密集的炮弹轰击,瞄准葛朗泰侯爵一通集火发射,无论他走到哪里,出去办点什么事情,哪怕只是在路边拉住一个小女孩说上几句话,第二天也会立刻被指责为打算骗小萝莉去看金鱼……

    什么叫众口铄金?什么叫积毁销骨?什么叫三人成虎?

    可怜的葛朗泰侯爵,每次看到晚报都会气到满口喷血,一怒之下他干脆不出门,惹不起还躲不起,本大人从今天起就待在家里,倒要看看你们还能怎么写?

    事实证明,那些为了稿费而奋斗的盗贼狗仔队们,早就已经无耻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不出来又怎么样,躲起来又怎么样,我们林社长说了,有新闻要上,没有新闻制造新闻也要上。

    所以,当葛朗泰侯爵在家里待了三天之后,当他心情很好的打开新一期晚报之后,立刻就看到了一个让人天雷滚滚的加粗大黑标题——

    《侯爵大人整整三日闭门不出,疑似因负罪感深重而自杀》

    泪流满面啊!这一刻,悲愤的葛朗泰侯爵泪流满面,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吗,那些为了钱连良心都不要的记者,简直是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今天早上,几个曾经受雇用的混蛋,居然仗着对侯爵府比较熟悉直接摸进来,打算拍下几张床照去卖高价。

    更糟糕的是,外面那些愚蠢的平民,竟然越来越相信这些胡编乱造的报道,有人聚集在门外抗议要求公布捐款去向,有人在议会前面发表演讲呼吁调查,还有几个失去理智的混蛋,拿着一大筐鸡蛋西红柿过来送礼……当然,是用扔的!

    尤其是那些参选议员的竞争者,更是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彻底,以至于现在自己路过厨房的时候,那个腰比水桶都要粗的厨娘大婶,都会用鄙视的目光鄙视自己一百遍,然后赶紧把挂在外面的**收起来……

    该死的晚报!该死的暗精灵!该死的盗贼团!该死的厨娘!

    葛朗泰侯爵在书房里暴跳如雷,一口气摔坏了十几件东方瓷器,要知道这可是他平时最心爱的玩物,但现在只要想到这些瓷器也来自东方,和那个该死的小白脸来自同一个地方,他就恨得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了。

    偏偏这个时候,管家还从门外冲了进来,气冲冲的禀报道:“大人,我刚刚去晚报社抗议了,可是那个小白脸居然跟我说,写那篇怀疑您自杀的记者,是……是……是临时工。”

    噗!葛朗泰侯爵再度满口喷血,他这几天喷的血,加起来比这辈子喷的都要多:“该死的小白脸,该死的东方猴子,真以为我没有办法反击吗?加利,给我去召集最好的文人,我们也来办一张报纸,每天骂那个混蛋几百遍!”

    “好啊,好啊。”管家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只不过赞成归赞成,他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满脸犹豫道,“大人,您的计划当然很好,但是您也知道,那个小白脸好像掌握了先进印刷术,而如果我们采用落后的雕版印刷,费时间费精力不说,还要花很大一笔钱。”

    很好,这句话就像一记重拳狠狠砸在脸上,葛朗泰侯爵顿时就气焰全消了。

    事实就是这样,他确实可以赌气的办一份报纸还击,但问题是如果采用落后的雕版印刷,每印一张就要损失十几个铜币,而如果印上一万份,再考虑到连续发行十几期的话,这需要付出的巨大金额,就算是再有钱也承受不起。

    “该死的!”恨到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葛朗泰侯爵忍无可忍的一挥手,把桌上的珍藏品全部扫下去,“难道说,我就只能眼睁睁的待在家里,看着那些混蛋像疯狗似的诋毁我,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别说是竞选议员了,就连……”

    毫无征兆,就在这刹那间,悬挂在书房墙壁上的那幅油画,却突然爆发出深蓝色的强烈光芒。

    葛朗泰侯爵下意识回头望去,顿时微微变色,紧接着立刻像装了弹簧似的跳起来,毕恭毕敬的弯下腰,就如同一个最卑微的仆人,在等待皇帝陛下的接见。

    几乎在同时,随着油画逐渐转化为透明,一个满脸涂满油彩、戴着鲜红色睡帽的马戏团小丑,就这样呈现在油画之中。

    在嘴唇上抹着浓重的口红,他咧开滑稽可笑的大嘴,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嘲笑声:“哇咔咔,哇咔咔,我亲爱的侯爵大人……唔,对不起,也许我该称呼您为议员大人?”

    毫无疑问,这个小丑的语言和动作都很可笑,可是葛朗泰侯爵却根本笑不出来,反倒是满脸苍白的瑟瑟发抖:“小丑大人,请您原谅我的疏忽,因为最近遇到一些麻烦,所以我无法准时上交金币和资源,但是请您相信……”

    “啧啧啧,像我这种卑贱的小人物,怎么敢指责高贵的您呢?”小丑再度尖笑着打断,但从浓黑眼圈里泛出的冰冷光芒,却像毒蛇那样阴狠刻薄,“不过,这也无所谓了,我最近的生活很艰难,所以正打算派一些可怜的家伙,亲自到象牙岛去乞讨,您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葛朗泰侯爵顿时苍白得毫无血色,他当然明白所谓的乞讨是指什么。

    在几个月前,这个邪恶恐怖的海盗头子小丑,就曾经派遣几百个海盗,偷偷潜入白鸟岛去乞讨,而乞讨的最终结果是,将近两千人死在屠刀下,价值数十万的财富被劫掠一空,大半个白鸟岛更是被烧成了灰烬,没有几十年根本恢复不了元气。

    而现在,这个贪婪恶毒却又快要突破到黑铁等阶的海盗头子,又将目光投向了更加富裕的象牙岛,天知道他会在这里做什么,更加糟糕的是,考虑到象牙岛的严密防御,他绝对不会让海盗舰队来硬碰硬,而是胁迫自己作为内应。

    “没错,我想您一定很愿意大发善心帮助我们,不是吗?”小丑端起一杯红酒,把鲜红如血的酒水一饮而尽,“准备一艘可以进入港口的货船,告诉我们象牙岛的防御情况,再想办法引开那些警卫队,这是不是听起来很简单?”

    这还叫做简单?葛朗泰侯爵无法控制的颤抖着,有那么几秒钟,他真想不顾一切的拒绝,但在对方那种邪恶阴冷的目光注视下,他就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拒绝了。

    只是下一刻,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微微一颤,紧接着立刻毕恭毕敬道:“是的,大人,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但请允许我提一个请求,一个小小的请求。”

    “请求?”小丑舔了舔嘴角的鲜红酒水,整张脸都扭曲成了一片,“亲爱的侯爵大人,我还以为你已经是我的忠实仆人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打算讨价还价,这可真是让我失望。”

    “不不不,我当然是您的仆人,最忠实的仆人。”葛朗泰侯爵满头冷汗,连忙又把腰弯得更低了,“我只是在请求您的帮助,因为就在最近,我遇到了一个**烦,我那个早该去死的侄女克丽丝汀,不知从哪带来了一个东方小白脸,那家伙……”

    砰!毫无征兆,小丑手中的红酒杯骤然碎裂,四溅飞散的玻璃碎片,甚至深深扎入了他的手掌:“慢着,你刚才说,东方人?一个带着牛头人的东方人?”

    “您……您怎么知道的?”葛朗泰侯爵惊愕的抬起头。

    “我当然知道,而且知道得比你更清楚。”小丑阴森森的舔着嘴唇,微微眯起的眼睛中,惨绿色的光芒闪烁不停,如同隐藏着致命的毒素。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突然发出尖锐的笑声,充满了恶毒的神经质:“好极了,好极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原来我一直在寻找的目标,就躲在象牙岛上。”

    “您答应了?”葛朗泰侯爵露出惊喜的神情,虽然不太明白其中的缘由,但可以确定的是,有了这位海盗头子的帮忙,那个该死的小白脸在劫难逃了。

    “为什么不呢?”小丑咧开丑陋的大嘴,露出一口肮脏的发黄牙齿,刹那之间,海水如同火焰般的熊熊燃烧,将他的身躯完全笼罩在内,渐渐消失在透明的油画上。

    这一刻,随着油画的骤然崩裂,整个书房都陷入了阴森黑暗,只有一个充满怨毒的尖笑声,仍然回荡在空气中——

    “出发吧,我可爱的孩子们,到象牙岛去,向那些仁慈富裕的贵族老爷们请安,再把那个黄皮猴子的人皮带回来……啧啧啧,我的船长室里,刚好缺少一张地毯!”

    ————————————————————————

    推荐朋友的当红作品《黑客》,已经有四百多万字,成绩也很不错,值得一看。

    [bookid=2637956,bookname=《黑客》]

    (爱上书屋www.23sw.net)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