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七十四章 脱衣服
    我们没钱了!

    一大清早,刚刚在牛头人们歌唱声中醒来的林太平,还没来得及推开正偷偷爬上床的夜歌,就得到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坏消息。

    “是的,老板,我们没钱了。”克丽丝汀拿着一大堆账目表,满脸郁闷的叹了口气,“最近,纸张和油墨的价格一直在上涨,该死的海盗又在疯狂袭击商船,再加上图鲁他们的食量越来越大,以及我十几个妹妹的奶粉尿布开支……”

    “停!”林太平很头痛的举手,直接打断了克丽丝汀的怨念,“这些事我都知道,但是我要是没记错,我们账面上好像还有几千金币盈余,至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吧。”

    “这个嘛,本来是这样没错。”克丽丝汀有点尴尬的轻咳几声,支支吾吾道,“问题是,昨天我们路过孤儿院的时候,看到孤儿院已经在火灾中倒塌,那些可怜的孩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所以老板你就说……”

    “是吗?我做过这种事?”林太平开始觉得头更痛了,忍不住转头看看身旁的夜歌。

    “没错,你确实这么干了。”夜歌满脸同情的眨眨眼睛,“因为克丽丝汀当时显得很难过,而亲爱的你又打算把她骗上床,所以一时冲动,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

    好吧,因为她的这句话,卧室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克丽丝汀满脸涨红的抬起头,尴尬得不知道双手应该放在哪里,甚至连多看某个家伙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偏偏这个时候,夜歌还在那里拼命抗议:“不过,我要表示严正抗议,亲爱的林,为什么你从没打算把我骗上床,像我这种无知少女最好骗了,都不需要几千金币。一根棒棒糖就够了。”

    “棒棒糖很贵的,好不好?”林太平轻咳几声,胡说八道的转移话题,“好吧,那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在短期内赚到钱,就要连晚报都印不出来了?”

    这问题是多余的。克丽丝汀和夜歌面面相觑,然后很整齐的睁大眼睛看着他,就像是在等他施展什么点石成金的魔法,直接从口袋里倒出一大堆金币出来。

    能说什么呢,被两双漂亮眼睛看得毛骨悚然,林太平终于满脸无辜的举手投降:“明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个计划只能提早进行了……准备马车,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拜访那位金科多先生。”

    金科多先生?克丽丝汀还没回过神来,直到已经坐上马车了,她才傻乎乎的啊了一声:“等等,老板你说的金科多先生。难道是那个很著名的珠宝商人?”

    “答对,就是他没错。”林太平看着车窗外的商业街,沿途经过的几家奢侈珠宝行,好像都是那位金科多先生的私人财产,“据说,那家伙是你父亲的老朋友,而且穷得只剩下钱了,我想他应该不介意帮助我们这些穷人吧。”

    “呃……”克丽丝汀很无语的张张嘴。最后却忍不住叹了口气,“老板,你可能不太了解金科多先生,没错,他确实是我父亲的老朋友,而且也富有得让人羡慕妒忌,但是说句实话。想要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铜币,都比登天还要困难。”

    “是吗?”林太平笑眯眯的转头问道,“难道说,那家伙很小气?”

    “不是小气。是吝啬,吝啬中的吝啬。”克丽丝汀忍不住暗自嘀咕,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父亲的那位好友,“这么说吧,不管谁去找他借钱,他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

    “我最近很穷,非常穷,非常非常非常的穷!”

    半个小时后,在金科多先生家的华丽客厅里,肥胖得如同小山的金科多先生愁眉苦脸,很郁闷的连连摇头:“亲爱的克丽丝汀,我很想帮助你,可是我最近真的很穷,非常穷,非常非常非常的……”

    穷你个头啊穷!林太平和克丽丝汀彼此对视一眼,忍不住一起拼命翻白眼。

    看看这间宽敞的客厅,比中等贵族家的整个花园都大;再看看茶几上的东方青瓷茶杯,一支就可以买下一间小店铺;还有您老人家左手上的钻戒,那上面镶嵌的大颗钻石,几乎有鸽子蛋那么大,闪亮到都可以把人闪瞎了……

    你哞的!这要是叫做穷,那像我们这种口袋里只剩下几十个金币的家伙,岂不是可以直接去演非洲刚果难民了?

    可问题是,金科多先生的脸皮简直和脂肪一样厚,所以面对着众人的鄙视目光,他居然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诉苦:“没办法,最近生意很不好做,我这里又家大业大开销大,虽然按照道理来说,我确实应该帮助克丽丝汀你,但是……”

    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克丽丝汀也没有太多失望,默默无言的站起身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林太平却突然伸手一拦,满脸笑容道:“金科多先生,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来向你要钱的,我们只是来谈合作的。”

    “合作?”金科多先生微微愕然,他完全看不出来,这个已经快要破产的东方人,有什么资格谈合作这两个字。

    “没错,合作。”林太平习惯性的端起茶杯,然后他突然发现对方根本没给他倒茶,“呃,事实上,我有一个计划,也许我们可以……”

    “好啊,好啊。”还没等他说完,金科多先生就满脸笑容的连连点头,“年轻人有计划是好事,不过我现在真的很忙,也许你可以下次再来,又或者先找我的管家聊一聊……菲利普,不要愣着,帮我送客。”

    如此如此,根本没有给林太平开口的机会,这位大富豪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撑起肥胖臃肿的身躯,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慢吞吞的离开。

    紧接着,旁边的几个仆人立刻围上来,彬彬有礼却又冷淡无情的直接送客,从他们的态度来看,显然是把林太平当做那种打着幌子上门骗钱的家伙了。

    “呃,我看起来很像骗子吗?”林太平很无语的摸摸下巴。“金科多先生,您确定不先听一下我的计划,只要几分钟就够了。”

    “我很想听,可是我真的很忙啊。””已经走到客厅门口的金科多,慢慢吞吞的转过身来,满脸的肥肉都在抖动,“有机会的。总有机会的,等我没那么忙的时候,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谈,慢慢的慢慢的慢慢慢的……”

    好吧,说是慢慢的,他离开的速度倒是很快。转眼就消失在走廊上了,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还可以模糊听见他的嘀咕声:“计划?哈,快要破产的年轻人,居然要和我谈计划,知道我多耽搁一分钟要损失多少钱吗?”

    可恶啊!林太平和克丽丝汀还没什么反应,跟着来的夜歌却忍不住咬牙切齿。突然有种抽出狼牙棒跟上去,直接打晕那个死胖子吝啬鬼,顺便把这里洗劫一空的冲动。

    “安啦,安啦。”林太平拍拍她的香肩,阻止了这位暗精灵御姐的暴走,“无所谓了,也许用不了几天,这位金科多先生就会主动跑来送钱给我们。到时候夜歌你再狠狠敲他一笔好了。“

    别开玩笑了!夜歌忍不住拼命翻白眼,就连克丽丝汀也觉得难以置信,那个吝啬鬼小气得一毛不拔,指望他主动跑过来送钱,还不如指望葛朗泰侯爵吃饭的时候被噎死了。

    “那可不一定。”林太平一边走出大门,一边转头看着路旁的建筑,“不过现在。我需要夜歌你的帮忙……唔,看到那间旅馆了吗,我们去谈谈人生理想怎么样?”

    旅馆?夜歌迷惑不解的转过头,看着路边的那家旅馆。然后立刻就眼波盈盈满脸红晕的想歪了:“呜呜呜,真不容易,亲爱的,你终于想通了吗?”

    下一刻,完全无视旁边的克丽丝汀,她满脸狂热的拉起林太平,用风的速度冲进那间旅馆,紧接着直接飞起一脚,砰的一声关上大门,完全无视呆若木鸡的旅店老板娘。

    搞……搞什么鬼?

    克丽丝汀吃了个闭门羹,在外面听得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却又偏偏进不去,只能在那里很郁闷的挠门。

    大门紧闭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只是隐约听到两个人的奇怪交谈声,正在时不时的响起——

    “很好,亲爱的夜歌,麻烦你脱掉衣服……呃,我是说外衣。”

    “嗯哼,我准备好了,亲爱的,你喜欢什么姿势?”

    “这个嘛,我比较喜欢你靠在床上,洒落长发,解开两个扣子,再稍微盘起长腿……”

    “没问题,然后呢,要我配合喊几句救命吗?”

    如此如此,从房间里传来的奇怪声音,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可怜的克丽丝汀贴着门缝,听得目瞪口呆彻底无语,按照她对林太平的了解,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生孩子,但问题是如果不是生孩子,又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就是就是,我也很想知道来着!到最后,就连旅店老板娘也忍不住好奇心,很有同感的一起凑上来偷听,顺便收收房费什么的。

    许久的寂静之后,大门突然被吱呀打开,两个偷听者一点准备都没有,顿时惊呼着滚了进去,克丽丝汀立刻满脸涨红的举起手,大声辩解:“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刚好路过。”

    “是是是,你刚好路过。”林太平整理着衣领走出房间,在他身后的那张大床上,夜歌依旧慵懒妩媚的斜靠在大床上,红晕满面眼波流转吐气如兰。

    “呃,老板,你们该不会真的……”克丽丝汀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就像是最想买的那罐奶粉,突然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岂止啊,我都快累死了。”林太平很感慨的叹了口气,然后在克丽丝汀莫名的愤怒之前,直接递过去一件东西——

    “拿着,一定要收好,这关系到我们接下来是吃饭呢,还是喝粥……”

    (爱上书屋www.23sw.net)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