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七十九章 登门拜访
    砰!

    几乎在同时,城郊东南的某座红酒庄园中,几件来自东方的名贵瓷器,被重重摔在地板上,四分五裂的变成了碎片。

    这种发泄毫无意义,暴跳如雷的葛朗泰侯爵显然余怒未消,一把抓住瑟瑟发抖的管家,满脸扭曲的咆哮着,“该死的,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那家晚报社根本没有倒闭?”

    可怜的加利管家,连唾沫都来不及擦掉,只能哆嗦着解释道:“大人,这不关我的事,谁能想得到,那个小白脸突然拿出什么广告,本来他们都应该已经破产了。”

    “这不是理由,我要看到的是结果。”一提到这件事,葛朗泰侯爵就更加愤怒了,“那个该死的小白脸,他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每次,为什么每次他都能反败为胜,那家伙难道真的很聪……”

    “显然,不是他太聪明,而是你太蠢了。”毫无征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冷如同死鱼的尖锐声音,突然幽幽飘荡在客厅中。

    寒风呼啸而过,吹灭了摇晃的烛火,让整个大厅都陷入了黑暗,葛朗泰侯爵惊恐的转过头去,就在他的模糊视线中,一个惨白色的身影正坐在沙发上,轻轻哼着古怪的歌谣,并且很有节奏的敲击着地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这种诡异的情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葛朗泰侯爵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紧接着毫不客气的一推,强迫着管家上去看看。

    为什么是我?可怜的管家瑟瑟发抖,只能强忍着浑身鸡皮疙瘩,惊恐的点起一根蜡烛,哆哆嗦嗦的一步一步走过去。

    刹那间,就在烛光照亮那个惨白色身影的一瞬间,无论是葛朗台侯爵还是加利管家。全都惊恐到面目扭曲,无法控制的瘫软倒地——

    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一具浑身缠满绷带的木乃伊正坐在沙发上,轻轻哼着歌谣慢慢打着节拍,他的身躯完全被白色绷带紧紧缠绕,只露出两只灰白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阴森森的闪烁着。

    诸神在上!这是……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葛朗泰侯爵惊恐的紧紧贴着墙。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而他身旁的加利管家,更是无法控制的瑟瑟发抖,双腿根本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具完全缠绕在绷带中的木乃伊,却突然发出干涩尖锐的笑声。并且缓缓的站起身来:“亲爱的葛朗泰先生,您就以这种方式来欢迎我,如果小丑大人知道,或许会很不高兴的。”

    有那么一瞬间,葛朗泰侯爵都要夺路逃跑了,但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他突然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小丑?等等。你是小丑大人的……”

    “水手长。”木乃伊僵硬的微微躬身,沙哑的声音如此刺耳,就像是喉咙曾被火焰烧焦过,“十几年来,我一直担任小丑大人的水手长,你可以称呼我为——黑刺!”

    “黑……黑刺?”葛朗泰突然满头冷汗,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那个可怕的传闻。

    据说。在海盗小丑的麾下,有一个残忍嗜血的暗影刺客,那家伙比死炎还要扭曲变态,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解剖活人,而且不是一次性解剖结束,而是慢慢的解剖上三天三夜,直到对方在哀嚎中断气为止。

    “看起来。你听过我的名字?”自称为黑刺的木乃伊沙哑狞笑着,望着葛朗泰侯爵的目光,就像是望着一具新鲜实验体,“放心。我对你的身体没什么兴趣,倒是那只杀掉死炎的东方猴子,我对他的身体结构很有想法。”

    “是……是……“葛朗泰侯爵惊恐的回答,却又突然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等等,黑刺大人,您这次到象牙岛来,是为了解决那只黄皮猴子?”

    谢天谢地!这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刹那间,葛朗泰侯爵不由得欣喜若狂,甚至有种扑上去拥抱黑刺的冲动了,只是仅仅几秒钟后,在最初的惊喜之余,他却又突然露出迟疑的表情:“黑刺大人,我不是怀疑您的实力,但是那只黄皮猴子可不容易对付,就连死炎大人也不幸失败了。”

    “别把我和那个纵火狂相提并论。”黑刺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沙哑狞笑着,“虽然同样都是青铜高阶,但死炎那个蠢货,我只需要用一只手,就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他,更何况为了这次的任务,小丑大人还特意为我进行了……”

    “进行了?”葛朗泰侯爵怔了一怔,迷惑不解的抬起头。

    “这和你无关。”黑刺的目光突然变得极其阴冷,“不过,为了让你增加一点信心,我可以稍微展现一点东西给你看,比如——”

    毫无征兆的一顿,他的身形骤然变得模糊,漆黑如墨的光芒中,两柄细如蛛丝的利剑呼啸轻响,从他的惨白色绷带下弹射而出,刹那间转化为纵横交错的寒光,将整个大厅都笼罩在内。

    嘶鸣声中,寒光一闪而逝,黑刺仿佛没有任何举动,依旧阴森森的坐在沙发上。

    但就在下一刻,随着烛光的轻轻摇晃,大厅里的所有物体都在瞬间支离破碎,就连那张用坚固红木打造的方桌,也被分解成了上千块细小残片,无声无息的洒落满地。

    我的天!葛朗泰惊恐畏惧的倒吸冷气,这是多么可怕的攻击速度,即使他刚才已经竭尽全力去观察,却仍然无法捕捉到对方的出剑轨迹,甚至连残影都无法看到。

    更为可怕的是,就在细剑从绷带下射出的那一瞬间,在稍微飘起的绷带下,似乎隐约露出了某种……不,也许那只是幻觉,但如果是真的……

    “知道的越多,就死得越快。”黑刺阴森森的狞笑着,灰白色的眼中充满了警告意味,“亲爱的侯爵大人,我相信你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对吗?”

    “当然,当然。”葛朗泰侯爵冷汗涔涔的低下头,决定永远忘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黑刺大人,您的实力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现在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那只黄皮猴子一定会变成您的解剖对象。”

    “很好,那么你可以滚了。”完全无视这种恭维,黑刺冷冷的伸手指向门口,“从现在起,这座庄园被我征用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提供情报,包括那只黄皮猴子每天做了些什么。”

    是是是,葛朗泰侯爵只能连连附和,紧接着就躬身行礼道:“那么,祝您晚上过得愉快,我现在就返回城里的住宅,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您随时派人来通知我。”

    这么说着,他立刻就识趣的离开了,事实上面对这个变态的解剖狂,任何人的压力都会变得很大,天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发疯,就会把自己的盟友也分解成一堆肉块。

    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黑刺目送着葛朗泰的背影仓皇逃离,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突然缓缓转头望着四周,很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如同察觉到了某种气息,这个浑身都裹在绷带里的怪物,突然微微眯起惨绿色眼睛,望向庄园外的西南方向,露出了那种饥渴的变态目光——

    “看起来,我似乎不用主动登门拜访了?”

    阿嚏!就像是感觉到某种怨念,庄园外的那片黑松林中,林太平突然忍不住重重打了个喷嚏:“唔,真奇怪,为什么我觉得有人在想念我们?”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就摇摇头抛开杂念,把注意力重新放在这次夜袭上,以他所在的位置为核心,一大群牛头人和暗精灵都已经潜伏到位,图鲁甚至还像模像样的拿着一张庄园结构图,很认真的研究着作战策略。

    “拜托,你拿反了。”林太平忍不住一脚踢过去,紧接着又介绍道,“好了,伙计们,根据我之前从盗贼公会买到的情况来看,这座庄园里的防御力量并不弱,除了一百多名私人武装士兵以外,我们曾经打过交道的血牙佣兵团,也驻扎在这里。”

    血牙佣兵团?图鲁和夜歌彼此对视一眼,先是满脸的茫然,紧接着又恍然大悟似的整齐点头——

    “啊,就是那群看起来很肥很有油水,吃起来味道肯定很不错的大蜥蜴?”

    “唔,是那个左手无名指上戴了一颗翡翠戒指,至少也值几千金币的中年男?”

    这都什么人啊!林太平忍不住拼命翻白眼,心道要是那位青狼团长听到这番话,一定会悲愤得泪流满面,难道老子赫赫有名的中级佣兵团,在你们这些吃货和珠宝收藏家眼里,只等于独角地行蜥和翡翠戒指吗?

    事实证明,还真是这样没错,图鲁很向往的擦了擦满嘴口水,迫不及待的扛起图腾石柱:“黑暗之神在上,我们还等什么,快点冲进去干掉那群家伙,我已经饿得四个胃都在抽搐了。”

    很好很强大,林太平什么都不想说了,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直接从草丛里站起来,一边很认真的整理着领结,一边悠然自得的向着庄园大门走去。

    仅仅几秒钟后,在门口巡逻的几个血牙佣兵就察觉到异常,并且立刻满怀警惕的拔出长剑,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响亮:“站住!什么人?”

    “谁?问我吗?”完全无视对面的威胁目光,林太平笑眯眯的举起双手,顺便还不忘提了提右手里的空瓶子——

    “那什么,如果我说我是打酱油路过,你们信吗?”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