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八十章 免费搬家
    深更半夜,电闪雷鸣,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家伙,摇晃着一个用来打酱油的空瓶子,很悠闲很愉快的走向庄园门口……

    好吧,如果是你看到这一幕,你会有什么反应?

    刹那间,几个血牙佣兵先是目瞪口呆,紧接着立刻拔出长剑,穷凶极恶的冲上来:“蠢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识相的就快点……等等,是你?”

    下一刻,在模糊看清林太平的面容时,几个血牙佣兵就像是被人迎面揍了一拳,突然满脸震惊的踉跄后退,带头的那个老熟人刀疤脸,更是条件反射的抽出竹哨。

    然而,就在他来得及吹响竹哨之前,一柄生满倒刺的漆黑狼牙棒,已经无声无息的横扫而过,砰砰砰的连续轻响过后,几个佣兵闷声一声整齐倒地,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干得漂亮!”林太平看得微微动容,朝着鬼魅般出现的夜歌竖起大拇指,“阁下打闷棍的技术,果然已经是炉火纯青,这至少也是大师级的手艺来着。”

    “承蒙夸奖,我还可以做得更好。”夜歌很羞涩的接受赞美,脚尖顺便巧妙的一勾,从刀疤脸的腰间拿到了大门钥匙。

    用不了多久,涂抹着润滑油的大门被无声无息打开,笼罩在黑暗中的富饶庄园,就像是一桌毫不设防的精美大餐,等待着众人的热情光临。

    “那么,正式开始搬家吧。”林太平很愉快的摸着下巴,“图鲁,你们从左边攻进去,把能拿走的全部拿走;夜歌,你们从右边冲进去放火,特别要留意密室里有没有解除诅咒的卷轴;至于克丽丝汀,我个人觉得,你最好还是……不!”

    什么计划。全部都是浮云!

    满脸狂热的克丽丝汀,早就已经杀气腾腾的向前迈出,高高举起冒着红光的魔晶舰炮,短暂的嘶嘶声过后,灼热燃烧的火球呼啸喷射,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如同火焰陨石般重重砸落。

    轰的一声。正前方的那座小楼顿时变成巨大火炬,沉睡中的庄园顿时被彻底惊醒,衣衫不整的血牙佣兵们挥舞着武器,睡眼惺忪的冲出房间,就像是一群没头苍蝇似的奔走呼叫。

    “哞!干掉他们!”图鲁两眼通红的怪叫一声,立刻带着一大群牛头人。穷凶极恶的猛扑上去,几十根图腾石柱像风车似的疯狂挥舞,转眼就砸翻了十几个佣兵。

    几乎在同时,夜歌发出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率领着暗精灵们凭空消失,短暂的平静后,当她们再度出现的时候。早已经进入到血色佣兵的核心地带,惨绿色的光芒此起彼伏,在夜色中绽放出盛开的血色花朵。

    在这种压倒性的攻击面前,还没清醒过来的血牙佣兵团立刻就崩溃了,到处都是惊恐的尖叫声,到处都是流淌的鲜血,就连那位还没来得及穿上衣的青狼团长,也被克丽丝汀直接一炮轰下了地狱。

    目瞪口呆啊!林太平还保持着举手的姿势。目瞪口呆的站在庄园门口,几秒钟的两眼发直以后,他突然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吐槽:“你大爷的!老子难得展现一次战场指挥艺术,就这样被你们这群暴力狂……喂喂喂,别拆那个仓库,我们要做的是搬家!”

    全靠他的及时提醒,杀得忘乎所以的图鲁总算想起此行目的。眼冒绿光的怒吼一声,这家伙仗着自己的身躯够粗壮够坚硬,像条发情公牛似的撞向仓库大门,直接把铁质大门给撞扁了。

    紧接着。不等它来得及撞第二下,克丽丝汀就咬牙切齿的猛冲上来,魔晶舰炮发狠似的挥舞横扫,顿时把整扇大门都给轰飞了。

    鲜红如血的火光中,满满一仓库的珍贵物品暴露无遗,让刚刚冲进来的图鲁和克丽丝汀,在瞬间就两眼发直双目通红了——

    左边地板上的几口大箱子里,闪闪发光的魔晶石像流水似的涌出;右边的那一排木架上,陈列着足可武装三百人的武器盔甲,外加几百个价值不菲的魔法卷轴;至于其他的如粮食、食用油、日常用品,更是堆积如山到处都是,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热泪盈眶啊!克丽丝汀在瞬间就热泪盈眶了:“呜呜呜,感谢诸神,这要是都拿回去,能够换多少箱奶粉、多少条尿布、多少个玩具、多少本童话故事……老板,我不客气了!”

    客气?客气是什么?

    林太平什么都懒得说,储物戒指直接放出光芒,把最值钱的东西全都一扫而空,紧接着一大群牛头人蜂拥而上,打开早就准备好的大麻袋,见什么装什么,以至于在它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以后,整个仓库干净得就像是被龙卷风吹过。

    但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陷入疯狂的黑暗生物们继续大暴走,沿着过道一路横扫过去,把沿途所见的每一栋小楼都扫荡一空,金币魔晶珠宝名画瓷器雕塑,总之被他们看中的贵重物品全都无一幸免,到最后甚至连柱子上镶嵌的闪耀宝石,也被他们一颗一颗的敲了下来。

    深更半夜,寒风呼啸,大家离开温暖的被窝,不辞辛苦千里迢迢,特意赶来帮人搬家,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

    这一刻,林太平都被自己感动了,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好吧,我突然觉得,我真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专门利人从不利己的人,一个……唔,桌上的花瓶不错,刚好可以放在我的床头,图鲁?”

    没问题,图鲁立刻两眼通红的冲上去,抱起那个大花瓶塞进袋子里,意犹未尽的摸着牛角,它满脸放光的转过头,突然看到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小楼,顿时兴奋得咆哮一声,就像一辆推土机似的直接碾压过去。

    轰轰轰,短短几步不到,这家伙就杀气腾腾的冲到小楼前,紧接着高高举起图腾石柱,重重轰向紧闭的大门:“哞!我敢打赌,这里面一定藏着很多的……”

    一声巨响,木质的大门被轰得粉碎,但刚刚冲进小楼的图鲁,却也如同断线风筝似的倒飞出来,重重砸落在地上。

    什么?正在到处打劫的黑暗生物们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原本喧闹混乱的空地上,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漫天飞扬的尘土中,一个惨白色的身影从小楼中缓缓走出,鲜红如血的火光摇曳晃动,照耀在他缠满绷带的古怪身躯上,诡异的气息流淌在战场中,使得周围的温度都在急剧下降。

    “这家伙,是什么怪物?”在场的黑暗生物们面面相觑,图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覆盖在身躯上的血狮黑铠,竟然出现了数十道尖锐的裂缝,隐约可以望见铠甲下深可见骨的伤痕。

    “看起来,人都到齐了?”沙哑的狞笑着,黑刺从绷带中缓缓拔出两柄细剑,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彻在战场中,灰白色的眼中流露出病态的鲜红光芒,“很好,看来我不需要登门拜访了,既然你们主动送上门来,那么……”

    诡异的家伙!即使还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但牛头人们已经露出警惕表情,夜歌第一次收起魅惑笑容,不动声色的挡在林太平身前:“林,小心,那家伙可能也是刺客,而且至少是青铜高阶的暗影之刺。”

    “没错,你的判断很正确。”黑刺从绷带里伸出鲜红色的长舌,如同毒蛇那样嘶嘶低鸣着,并且死死盯着林太平,“所以,你就是那个来自东方的黄皮猴子,小丑大人特意嘱咐过我,要把你的人皮活生生剥下来,带回去做成地毯。”

    躺着也中箭吗?林太平满脸无辜的眨眨眼睛:“不好意思,我还没打算变成名贵地毯,顺便问一下,法老王和狮身人面像最近好吗?”

    这个笑话完全是对牛弹琴,黑刺微微愕然,却又立刻发出乌鸦般的刺耳笑声:“蠢货,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现在……请去死吧!”

    死字未落,漆黑光芒突然闪耀,他的惨白色身躯化为虚影,在瞬间掠过数十米的距离,两柄细如蛛丝的鲜红细剑呼啸射出,快到肉眼几乎无法捕捉。

    “做梦!”夜歌冷哼一声,匕首旋转带起惨绿色的光芒,准确无比的挡住细剑,紧接着如鬼魅般的反击刺出。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中,双方不约而同的急速后跃,夜歌稍稍后退几步,脸色苍白的靠在林太平的胸前,而被击退的黑刺也好不到哪里去,胸前的绷带被浅浅划破,隐约露出暗藏的一丝银白色痕迹。

    你哞的!给我干掉那个混蛋!

    几乎在同时,图鲁两眼通红的咆哮着,立刻带着一大群牛头人猛扑上去,战争践踏在瞬间齐齐发动,地面的震荡波如潮水般扩散,使得整个庄园都在剧烈震动。

    即使是强大的黑刺,也在刹那间陷入晕眩,而在他恢复清醒之前,几十根青白色的图腾石柱,早已带着恐怖威势齐齐砸落,带起的黑色旋风席卷而过。

    “去死吧!”图鲁恶狠狠的怒吼着,直接轰中黑刺的立足之处,坚硬的岩石连同小楼,被这恐怖一击轰得四分五裂。

    然而,预料中的血肉横飞却未出现,腾空而起的灰色尘土中,夜歌突然微微变色,难以置信的惊呼一声——

    “该死,小心你的身后!”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