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八十七章 我很忙
    既然决定要组建私人武装舰队,怨念着我们好穷我们好穷的黑暗生物们,从次日起就在林太平的带领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赚钱新计划。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晚报社除了正常的发行报纸之外,似乎就再没有任何举动,林太平带着黑暗生物们闭门不出,每天都不知道在庄园里鼓捣什么,只有牛头人们隔三差五会出门一趟,采购上等的油墨和昂贵的铜版纸。

    有阴谋啊有阴谋,看到这么诡异的平静,正陷入大麻烦中的葛朗泰侯爵极为不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那个阴险的小白脸都没理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而这种看上去很诡异的宁静,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风雨正要到来?

    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了,因为议会正在调查他的疑似勾结海盗事件,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议员难得有机会显示存在感,当然是打了鸡血似的不停调查不停开会,而且每天都要侯爵大人去议会报道,把昨天讲过的事重新再讲一遍,连吃饭刷牙的细节都不放过。

    如此如此,整整折腾了半个月后,议会终于很遗憾的宣布,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侯爵大人勾结了海盗,葛朗泰侯爵在听到这个宣布后感动得泪流满面,紧接着立刻愤怒的提出抗议,要让议会追究林太平的诬陷责任。

    没问题,我们最喜欢吃完原告吃被告了!

    十二位议员立刻兴致满满的接受控诉,并且在第二天早晨。就由永远板着扑克牌脸的费德勒议长带队,大规模出动前往葡萄酒庄园。至于他们到底是来调查的,还是过来添乱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是出乎预料,林太平却根本没有来迎接他们,空空荡荡的庄园门口,只有克丽丝汀正无聊的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飘过的白云发呆。

    搞什么亡灵?议员们面面相觑,对此表示极为不满。费德勒议长更是板着那张扑克脸,冷冰冰的问道:“克丽丝汀小姐,请问林先生在吗,我记得我提早通知过他了。”

    “老板吗?”克丽丝汀总算是回过神来,迷茫的回头看看庄园,“这个嘛,他在倒是在的。不过他现在好像很忙,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带着夜歌她们去工作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议员们更加不满了,不等费德勒议长开口,就有人忍不住抢先问道:“工作?什么工作?难道忙到连最基本的迎接都顾不上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克丽丝汀摇摇头,满脸古怪道,“反正一大早,他就出了趟远门,然后带了几十个漂亮舞娘回来。紧接着就进了小房间,到现在还没出来。”

    舞娘?漂亮的?还几十个?

    愤怒了。一大早吹着冷风过来的议员们,顿时就歇斯底里的愤怒了,岂有此理,我们这么辛苦过来调查海盗事件,那家伙居然还有心情叫舞娘过来寻欢作乐,而且还一口气叫了几十个,太过分啊太过分,至少也要留几个给我们嘛!

    好吧,最后那句话纯属心理活动,不过觉得受到鄙视的议员们,现在简直是怒气值爆满,费德勒议长立刻就大手一挥,毫不客气的走进庄园:“先生们,我想我们应该去看看,林太平先生现在到底有多忙!”

    这么说着,也不管克丽丝汀还在解释什么,十几位议员直接推开庄园大门,沿着长长的走廊快步行去,到达了林太平据说正在工作的地方。

    所谓的工作地方,其实就是一间临时改造过的仓库,房间里施放了恒温魔法,显得温暖如春,地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角落里放着各种道具,而外面的墙上还镶嵌着透明玻璃窗,可以让人清楚看到里面的情景。

    “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一群议员很好奇的围上来,把脸贴在玻璃窗往里面看,只有费德勒议长很矜持的轻咳几声,慢条斯理的走上来,“诸位,记得我们的工作,我们可不是来参观的,我们是来……呃?”

    刹那间,在看到房间里的情景以后,原本还很矜持的费德勒议长,突然就目瞪口呆短暂失神了,以至于扑克牌似的古板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潮红——

    就在这温暖如春的摄影棚里,十几位妖娆妩媚的舞娘正聚在一起,补妆的补妆选衣服的选衣服,莺莺燕燕叽叽喳喳,风情各异的娇俏面容凑在一处,迷人的香气飘荡在空气中,简直把整个摄影棚都变成了女儿国。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象牙岛最著名的舞娘,几乎全都聚集在这里了,昏黄的灯光下,她们换上各种精心准备的服装道具,摆出各种或优雅或妩媚或高傲的姿势,就像是准备参加一场盛大的演出。

    从没料到会看到这种情景,刹那间,摄影棚外突然就一片寂静,十几位议员看得两眼发直,满脸涨红呼吸急促,只恨自己没有穿墙术,否则就可以直接穿过玻璃窗冲进去围观了。

    咕咚!诡异的寂静中,也不知道是谁咽了咽口水,突然打破了这奇怪的宁静,费德勒议长的扑克脸都有点抽搐了,却还是尽量保持着冷静,用那种略带颤抖的声音结结巴巴问道:“这个,这个,叫做工作?”

    你问我我问谁?克丽丝汀满脸古怪的翻翻白眼:“我不知道,不过老板也在,要不你们可以去问他?”

    谢天谢地,因为克丽丝汀的提醒,终于有人注意到林太平的存在了,十几个议员很整齐的轻咳几声,终于依依不舍的从舞娘身上移开目光,望向正在摄影棚另一边的林太平。

    咔嚓!咔嚓!在几个暗精灵助手的簇拥下,林太平正举着一个投影水晶,对准摆出各种姿势的舞娘们猛拍,而夜歌则是站在他的身旁,时不时的递上各种道具,同时指导那些舞娘该怎么注意细节——

    “很好,艾丽娅,你的姿势很好,不过稍微侧过身去一点,把腿向前延伸,没错,这样会让你腿显得更加修长……”

    “费丽尔,笑容别那么僵硬,自然一点,再自然一点,对了,我递给你的红宝石项链呢,把它咬在嘴里,用舌头轻轻舔着那颗红宝石……”

    “露丝,眼睛看我这里,表情要随意一些,想象你是深夜里徘徊的一只小猫,慵懒寂寞却又渴望得到牛奶,很好,保持这样,不要动……”

    目瞪口呆啊,十几个议员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从一方面来说,这位林先生好像确实在工作,而不是带着舞娘们花天酒地,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在做什么来着?

    “我不知道,反正老板说,他在拍摄封面女郎。”克丽丝汀很无奈的摊开双手,想了想又指了指前面的房间,“对了,其他暗精灵也在忙,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要,当然要了,十几个议员很整齐的拼命点头,当即就一窝蜂似的涌上去,在走廊两侧的玻璃窗房间里,他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些暗精灵全都分为三五人一组,正在指导那些请来的舞娘摆出各种造型,然后举起投影水晶咔嚓咔嚓拍摄——

    左边的第一个房间里,在几只暗精灵的精心指点下,两位舞娘同时换上了白色法师袍,高高举起橡木法杖,摆出了正在释放魔法的姿势,圣洁的外表配上那种妩媚的神情,平添了几分诱惑力……

    右边的第二个房间里,六位穿着可爱女仆装的舞娘,满脸清纯的依偎在一起,就像是在一起对主人说早安,而在她们对面几米远的地方,几只暗精灵正在笑眯眯的指点:“眼睛,眼睛要睁大一点哦,社长说了,女仆不萌就没人爱了!”

    左边的第四个房间里,一群舞娘正在热情洋溢的跳着舞蹈,两只暗精灵围着她们转圈,一边捕捉最美丽的瞬间,一边还不忘出声提醒:“丹妮丝小姐,注意你的节奏,你要用热情来引导观众,就像社长所说的大腿时……不对,是少女时代!”

    不得不承认,暗精灵是这世界上最懂得展现女性魅力的生物了,在她们的精心指点下,每一位舞娘都显得魅力十足,或者性感或者清纯或者优雅成熟,莺莺燕燕的娇笑声中,投影水晶咔擦咔嚓的散发银光,把这些充满魅惑的瞬间全都记录下来。

    能说什么呢,一大群议员都看得热血沸腾,突然觉得口渴得厉害,倒是费德勒议长还保持着风度仪态,却也忍不住两眼发直:“这个,我不太明白,拍下这些画面的目的是?”

    “封面女郎!”笑眯眯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议员们惊讶的目光中,林太平拿着刚刚拍摄完成的投影水晶,在夜歌的陪同下缓缓走了过来——

    “我们第一期杂志,需要拍摄封面女郎……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