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01章 穿越为邮递员
    晨雾还没有散尽,姜新圩就骑着挂了两个邮袋的自行车离开了石桥镇邮政所。

    一眼望去,街上几乎全是骑自行车上班的职工,偶尔才能在如水的自行车车流中看到几辆摩托车穿插其中。这些摩托车的车主都是先富起来的幸运者,他们享受着众人羡慕的目光,不时炫耀地按响摩托车喇叭“嘀——”

    不少女孩侧身坐在男孩自行车的衣架上,幸福地揽着男友的腰,或和男友低声呢喃,或兴高采烈地与旁边同样坐自行车衣架上的同伴大声说笑。

    人群中不知谁哼起了歌:“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

    很快,街上很多年轻男女跟着这首电影主题曲歌声哼唱起来。

    有一个年轻男孩还放声大吼着:“……,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

    看着眼前这些服装单调、言行纯朴的人们,看着这落后的小镇,昨晚穿越而来的姜新圩有一种做梦的感受,感觉很不真实。

    前世他在一家著名的电信设备企业做技术总监,为了新开发的电信设备能避开欧美等国的专利陷阱,他和同事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经过近半年的努力终于有了一点眉目,最后他还连续熬了四天四夜,在公司规定的节点前写出了一份自认完美的技术报告,可当他向老总提交了报告的电子文档后,却因劳累过度而身死。

    上天或许可怜他壮志未酬,让他穿越了,可附身的对象却有点倒霉。

    说这个叫姜新圩的小子倒霉,是因为他在双州师范学院还没读满一年,就在今年的五月被学校勒令退学了,退学的原因更让人无语:

    五月的一个星期天,他外出当家教的路上看到几个混混在大街上公开侮辱同系学姐,义愤填膺的他毅然出手,与混混进行了一场混战。他击退了混混,却在追赶落荒而逃的混混时踢断了一位混混的子孙根,警方因此而裁定他防卫过当,学校也据此勒令他退学。

    开除回家后,因姜家与当地石桥镇邮政所所长祝可棋一家关系好,他得以在邮政所当上了临时工,成了鳢夹县邮电局下属的石桥镇邮政所的一名邮递员,月工资四十二元!

    他负责投递的区域是明东乡,这个乡位于石桥镇的东面,属石桥镇镇政府管辖。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早晨从邮政所分拣室领取报纸、期刊、信件、包裹单、汇款单等等投递件,然后骑着自行车顺着石桥镇通往明东乡的马路挨家挨户地递送,顺便收取别人准备发出去的信件。中午在明东乡乡政府搭伙吃中饭,下午则顺着另一条砂石路一路送报纸邮件一路返回镇里,将收集到的新信件提交给分拣室。

    投递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需出发前认真整理投递件的顺序,细心办好相关签字手续,只需不厌其烦地投递每一个投递件,基本就可以了,因此他很快熟悉了这份工作。

    不知不觉间,他整个上午的投递工作就只剩下了位于深山里的红星煤矿了,只要将红星煤矿的投递件送到,就可以回来再赶去明东乡乡政府吃中饭。

    红星煤矿虽然位于伊阳市鳢夹县石桥镇明东乡,但属于伊阳市政府直接管辖的国营小型煤矿,拥有一百多正式职工和几乎两倍数量的农民临时矿工,为伊阳市和附近紫安市提供工业用煤和城镇居民用煤。可惜因为经济效益差,不但上级不重视,外面的人也很少与他们联系,整个矿区每天也就几十份报纸,十几封信而已,邮政投递量还比不上镇里的一所中学。

    遇到冬天下雪等恶劣天气,手头又没有什么急件,邮递员甚至可以自作主张推迟一天投递,煤矿那边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不过,今天姜新圩的邮袋里有一份来自部队的加急电报,电报里命令家住红星煤矿的军人张小杰结束探亲马上归队,按规定这份电报必须在上午前送到。

    刚刚骑上通往煤矿的马路,姜新圩就感到大地一阵摇晃,接着又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声。他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看见远处茫茫的群山,什么也没看到。

    “草!这放炮采矿的动静也太大了吧?你们就不怕把里面的矿道给震塌了?”姜新圩暗暗嘀咕道,依然不急不慢地踩着前行。

    这条马路是水泥铺设,是煤矿连接县城的通道,路面比较平整,从姜新圩这里到煤矿大约十公里的路程,他只需四十多分钟跑一个来回,其中还包括投递件交接时间。

    可是,没有骑多远,他就看见一辆绿色吉普车疾驶而来,而且不管路面有没有人,它的喇叭都一直刺耳地鸣叫着,路上行人纷纷躲避。

    看到这架势,姜新圩不由一愣:“难道刚才那一声巨响真的是煤矿出事了?”

    果然,吉普车的身影刚刚消失,马路上一下涌出了很多行人和自行车。不少人都脸色苍白、神情慌乱,有人还一边哭泣一边猛跑。

    姜新圩骂了自己一声乌鸦嘴,双脚开始用力猛踩,右手不断按打着车铃。他的自行车迅速超越一辆又一辆别人的自行车。他担心煤矿混乱之下会影响那封加急电报的顺利投递,必须快点赶过去,趁煤矿的救援还没有全面展开、趁现场还没有戒严就把收件人找到。

    当他赶到矿部大楼外面时,大门外已经被闻讯而来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几个男子在一个戴红袖标的男子带领下,正努力阻拦这些人冲进去:“大家不要挤!你们挤进去会干扰正常的抢险秩序,会耽误我们抢救被困矿工的时间!现在派出所的警察正在朝这里赶,谁要不听指挥强行冲撞,我们就会协助警方把你们抓起来!你们的心情我们理解,但……”

    看着密密麻麻的惶恐人群,姜新圩真不想挤进去,可又不得不前行。

    他一边往里挤一边喊道:“前面请让让,我是邮电局的!有部队的加急电报!让让!……”

    邮政所是县邮电局的派驻机构,没有财务权和人事权,因此无论是别人称呼他们还是他们对外自我介绍,都采用“邮电局”或“邮电局的”这两个名称,很是高大上。

    这个时代邮电行业受人尊敬,虽然大家都很惶恐焦急,但他们还是给姜新圩让出了一条小道,有人还帮他大喊,大喊邮电局的来了,要前面的人让一让。

    很快,他就推着自行车来到了大门前,来到了那几个阻拦人们冲进去的男子面前。

    “站住!”那个戴红袖标的男子一下跑过来拦在姜新圩前面,大声道,“不许进!”

    “我是邮电局的……”姜新圩连忙解释道。

    “老子知道!”戴红袖标的男子已经被拥挤的人群弄得火冒三丈,加上内心担心煤矿的事故,怒骂脱口而出,“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还送什么破报纸?滚!”

    姜新圩知道现在情况特殊,倒也没有生气,耐心解释道:“我有一封来自部队的加急电报,必须在今天中午前送到张国华手中。”

    显然是“部队”、“加急电报”这几个字眼起了作用,戴红袖标的男子犹豫了一下之后很是郁闷地挥了一下手,指挥拦路的人放姜新圩进去,但嘴里依然吼道:“快点!”

    或许感到自己刚才太粗鲁,他补救似地提醒了姜新圩一句:“电报是副矿长张国华的儿子所在部队发来的吧?……,他在矿部大楼的总工办,三楼!”

    挤过汹涌的人群、穿过拦路的队伍,姜新圩进了矿部大院。他先将一叠报纸、几封信扔进传达室里,然后骑上自行车前往五层高的矿部大楼。自行车一刹住,他就手脚麻利地从邮袋里翻出那封加急电报噔噔噔地上了楼。

    走到三楼看到那间挂着“总工办”牌子的办公室,就听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只听一个中年男子大声地说道:“如果是这里塌陷,那么大部分矿工应该困在这个位置。我们应该从这里的山腰斜挖下去,这里的距离最短!……两天……两天时间应该够了!”

    听到“两天”这个时间,姜新圩大惊。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