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07章 奇葩电路板
    李金球余下的话被张副矿长的怒眼瞪了回去。

    郭倩看了看扔在一边的两块黑糊糊的电路板,又看了看姜新圩做的纸质“电路板”,低声问道:“姜师傅,你从交换机里取出来的两块电路板都有这么多接脚连到交换机里,你这纸制的电路板才几个接脚啊?行吗?”

    她问话的意思可不仅仅是怀疑这两块电路板的接脚少了,而是完全不相信:这也太因陋就简了吧?废物利用的看得不少,但从来没听说有用纸板做PCB电路板的,绝对不相信它们能用。

    姜新圩自然明白她问话的意思,说道:“你放心吧,我保证能让电话打通就是。”

    虽然听了他的保证,但郭倩依然不相信。

    机房里没有人会信,他做出来的东西实在与他们印象中高大上的交换机不匹配,交换机是高科技啊,这么垃圾的东西怎么能用?

    他们都不知道姜新圩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电信设备专家,对交换机的原理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发明于一百多年前的人工交换机也就几个简单的功能,如振铃、放大话音信号、导通几条话路。

    借助收音机里的晶体管等电子元器件,对他这个专家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要知道收音机里的电子元器件可比交换机里的电子元器件高级多,功能也强多了。

    况且,姜新圩为了节省时间,更是将功能再次简化,只求他焊接的电路板能导通一条话路就行。

    众目睽睽之下,只用了七分钟左右的时间,姜新圩就做好了两块“电路板”。

    不过,他没有马上将这两块所谓的电路板用上去,而是默默地想了几秒之后,在第一块“电路板”上加了一个发光二极管和一个小电阻。

    忙完之后,他将两块“电路板”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再低头在那台形如垃圾一般的交换机里面检查其他电路和部件。

    很快,他检查完毕,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转头看了一下张副矿长,问道:“还没到十分钟吧?……,马上就好。”

    张副矿长难得地微笑了一下,唯心地安慰道:“不要急,慢慢来。”

    姜新圩将两块电路板的输入输出脚用细小的导线跟交换机的对应部位连起来,再将交换机的直流电连接到“电路板”上,

    在机房呆过的人都知道,交换机与电话机相连之前还有一个用户配线架。在配线架上用细小的导线将两者连接起来,因此姜新圩在这里有的是细小的导线可用。

    “可以了!”一分钟不到,姜新圩就焊完了最后一个接脚。他拍了拍手,对满眼狐疑的郭倩吩咐道,“你用座席上的耳机跟每一台通往矿道的电话联系试试。”

    “什么?真可以了?”郭倩吃惊地问道,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真是太好了。”

    她知道这次矿难对自己的父亲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矿难对自己的命运意味着什么。只要矿工死了,她父亲一坐牢,她一家人绝对就从天堂坠落到地狱,自己不可能再在这机房里做这份别人羡慕的工作了。

    张副矿长同样激动,只不过他没有郭倩那么多的企盼,因为他知道这里的设备就算正常了,也不意味着矿道里的电话能通,因为还有通往矿道的电话线呢,矿道发生坍塌,顺着矿道布放的电话线极可能被压断或扯断了,没有了电话线,电话怎么可能通?

    他默默地看着姜新圩,并没有走过来看。

    郭倩很快就坐到人工交换机的座席前,动作有点慌乱地将耳机戴在脑袋上,焦急地拿起插头插向通往四号矿道口的电话插孔。

    刚刚插进去,姜新圩就吩咐道:“送振铃信号!”

    郭倩看了姜新圩一眼,重重地将座席前面的一个黑色双向掷刀开关往前面一推——

    耳机里却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完全不像以前她听习惯了的振铃信号声。

    正要开口询问这声音到底是不是振铃信号,就见那块纸质电路板上的发光二极管在闪烁,她不解地看着姜新圩,眼神显然在问:“这闪烁的灯光代表什么意思?”

    姜新圩皱了一下眉,命令道:“这部电话的线路已经断了。别试它,换另一台!”

    郭倩依言将刚才插下的插头拔出来,又插入另一台通往四号矿道的电话。

    当她推动双向掷刀开关向电话机送铃流时,纸质电路板上的发光二极管同样在闪亮,姜新圩叹气道:“这部电话的线路也断了,没有用,再试下一台!”

    郭倩本来充满希翼的脸上重新变得灰暗,因为整个四号矿道才五台电话:两台各自通往两个作业面;一台通向存放风镐、炸-药等物资的仓库;一台通向监控矿道瓦斯以及其他安全的监控室;一台通向矿工换班时的休息室。

    现在最危险的两个作业面电话都是断的,意味着是最危险的地方也出事了。

    不过,她还是按照姜新圩的命令将刚拔出来的插头插进通往仓库的电话。这次还好,当她送铃流信号的时候,那个被众人死死盯着的发光二极管没有闪。

    “没有亮,是不是线路是好的?”郭倩内心暗喜,不由自主地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跟前的张副矿长。

    张副矿长也是一喜,和郭倩、朱建华等人一起转头看向姜新圩。

    让他们失望的是姜新圩却叹气道:“这台电话的线路已经短路,也没有用,试下一台!”

    张副矿长忍不住问道:“短路?”

    姜新圩没有回答他的询问,而是断然对怀有同样疑问的郭倩命令道:“试下一台!”

    断路和短路都是电工常用的名词,前者意味着线路是断开的,信号发出去对方根本接收不到。而短路是指发送信号出去的线路和输送信号回来的线路合在了一起,发送出去的信号根本到不了目的地就沿着回来的线路送了过来,对方同样收不到信号。

    要判断线路是断路还是短路其实很简单,姜新圩用一个带串联电阻的发光二极管就能实现:

    如果是断路,则一条线路输送铃流信号时,另一条线路没有信号,两条线路存在绝对的电压差,连接在两条线路之间的发光二极管自然就发光并随着铃流交流电的变化而闪烁。

    如果是短路,因为两条线路搅合在一起,铃流信号是如何送出去的又如何送回来,两条线路之间存在很小的电压差,在线路不长的情况,这个电压差可以忽略不计,发光二极管自然就不会亮。

    这个道理很简单,只是其他人都不知道原理,所以误解了,以为姜新圩在故意装高手,以至于他们对他做出的这两块纸质电路板更加没有了信心。

    汤秘书心里实在难忍,嘴里低声嘀咕道:“做的什么狗屁玩意?灯亮了不行,灯不亮也不行,难道你在里面藏了一个女人,非得她向你眨眼,对着你眼睛放电才行?”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