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14章 寻呼机
    当他锁上自行车走进乡政府食堂的时候,大家吃完了中饭,食堂里的师傅已经在收拾餐具、打扫卫生了。

    看到姜新圩进来,厨房里一位收拾餐具的师傅惊讶地问道:“姜师傅,今天怎么来这么晚?我们以为你不来吃呢。”

    姜新圩笑了笑,说道:“被路上发生了一些事耽误了。……,张师傅,还有剩饭剩菜没有,随便弄一点就行。”

    张师傅正欲回答,只听背后一个人说道:“张师傅,你们不是给我留了饭吗?就让小姜跟我一起吃吧。”

    姜新圩转头一看,连忙招呼道:“何乡长,你好。……,留给你吃的,我怎么好意思。”

    与明东乡打交道与跟红星煤矿打交道有很大的区别:

    姜新圩与红星煤矿的交集几乎只在传达室,他先将投递件(如报纸、杂志、信件、包裹单、电报……)交给传达室的人,等对方将需要签字的签字后,再从对方手里接过对方要发的信件,然后离开。除非数额特别大的汇款单(超过两百元)或者有加急电报,他基本上不进矿部大院,因此煤矿认识他的人没几个。

    与明东乡的交集就大得多,首先他每天在这里搭伙吃中饭,按照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一样缴纳生活费,与他们一样享受购买低价饭菜的待遇,只是没有额外的伙食现金补贴而已。在食堂吃饭的过程中,他自然认识了不少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更认得几位乡领导。乡领导中也有人认识他,比如刚才说话的何副乡长,主管全乡的企业生产。

    其次,明东乡乡政府跟红星煤矿还有不同,那就是乡政府是一级政府机关,时常有一些公文特别是书面通知要下发到下面的村委会、村民小组,乡政府往往借助他送下去。

    还有就是县级机关一些非保密性的文件也往往通过他从上面送到乡政府来,需要乡政府这边的领导至少是中层干部签字……

    一来二往地,他就认识了乡政府很多人。

    别看邮递员工作辛苦、工资又不高,但还是有很多人羡慕,为什么?就是因为羡慕这个结识乡政府、镇政府、街道办事处领导的机会。

    如果你有心调查,会发现很多邮政所领导、县邮电局领导、市电信局领导甚至省管理局各部门的很多领导都是从邮递员起步的。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文凭,但他们能杀出重围当上领导,不仅仅在当邮递员时积累了不小的基层人脉,地方领导往往能给邮递员的进步提供宝贵的助力,更主要的是他们年纪轻轻就认识这些在基层打滚的官员,使邮递员开阔了眼界、提高了胆识、学到了很多其他地方根本学不到的经验。

    也许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素质比不上那些从邮电学校毕业的,比不上那些有知识有文凭的人,但只要在邮递员岗位上干几年,他们的能力就会大幅度提升,很多科班出身的人反而不是他们的对手。无论是拢络下级还是交好上级,这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何副乡长一边往里走,一边不以为然地说道:“反正过几个小时就吃晚饭,少吃一点就少吃一点,还能饿着不成?走,吃饭去!”

    姜新圩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实际上食堂里师傅给领导留饭都会留足过量,一个人根本吃不完。大多数时候食堂还会将蔬菜什么的洗好备用,等领导一到马上炒熟再端上去。要知道这些领导都有可能决定他们的命运,怎么可能真的剩饭剩菜敷衍他们?

    所以何副乡长请姜新圩一起吃,并不会减少他所吃的,他所说的少吃一点无所谓只是一句场面话,让姜新圩记住他的好而已。

    姜新圩自然也知道这些规矩,说了一声谢谢后就跟在何副乡长后面进了小餐厅。

    刚刚坐下,厨房张师傅就为他们端上了茶,并很快就将四菜一汤送上来,其中两个蔬菜就是刚刚炒出锅的。

    “小姜,姜郎中的身体还好吧?”在姜新圩面前,何副乡长既是领导也是长辈,两人吃饭的时候,他随意地聊了起来。

    “我爸的身体很好。”姜新圩回答道,接着又问道,“何乡长,你认识我爸?”

    “去年我父亲摔了一跤,差点中风,就是你爸给治好的。”何副乡长随口说着一些与姜新圩爸爸有关的事情,问道,“你爸这么高的医术,你怎么不学医?当医生可不比在邮电局送报纸差啊。”

    姜新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喜欢药材的味道,也不习惯跟病人打交道。”

    何副乡长笑了,说道:“是你哥继承了你爸的衣钵,你懒得将来跟你哥哥争家产吧?”

    姜新圩笑了一下,说道:“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何副乡长摇了摇头,说道:“这老规矩还真是有点过分,为什么医术就只能传长不能传幼?我可是听说你小子的医术比你哥哥的还好。”

    姜新圩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也就知道几个单方而已,我哥学的比我全面多了。……,这与祖宗遗留下来的老规矩没什么关系,主要是我不喜欢当医生,如果我真有兴趣,我就在外地另开一家小诊所,我爸肯定不会反对。”

    “那也是。”何副乡长点头认可,又问道,“听说南方的邮电局卖一种可以在任何地方知道有人找他的小匣子,叫什么BP机,你知道吗?我们这里什么时候有?”

    湖东省在地图上属于南方,也是中南五省之一,但这里的人还是习惯将粤东省称之为南方,好像自己这里是北方一样。

    姜新圩正要回答,一个穿着短袖衬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何乡长,吃饭啊。”

    “曹厂长?你吃饭了没有?请坐。”何副乡长依然吃着饭,语气淡淡地问道,“找我有事吗?”

    “吃过了,吃过了……”来人不迭地说道,然后拖了一把椅子放在何副乡长身后不远的地方,一边坐下一边说道,“我有一点小事想向何乡长汇报一下,你看……”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姜新圩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姜新圩也朝他笑了笑。

    何副乡长眉头皱了皱,说道:“还是你们厂经营的事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经济大形势都这样,国家经济遇到了一些困难,西方国家又对我们禁运,大多数企业都不太景气,你找我,我能帮你什么?忍一忍,过一段时间也许就好了。……,老曹,你把这个形势跟厂里的干部职工说一说,我想他们是可以理解的。”

    曹厂长显然不为所动,这种大道理谁都会说,问题是它解决不了工厂的困难,解决不了工人的工资。犹豫了一下,他问道:“何乡长,我们几个班子人员商量了一下,想做一批水泥预制板……”

    “乱弹琴!”何副乡长将手里的筷子和碗往桌子上一放,叱责起来。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