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20章 郭倩力争
    听说修好电话的人是属于石桥镇邮政所的,市电信局局长许东凯虽然很是怀疑和不信,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肉再烂也是在锅里,只要是属于邮电系统的人就行。市电信局的职工也好,县邮电局下面的邮政所职工也好,都可以说是他手下的兵。

    彭副市长心情更爽,笑着对郭倩道:“当然奖励他。”

    接着,他转头对许东凯说道:“想不到你们邮电局到处都是藏龙卧虎啊,连下面邮政所也有这么高水平的技术员。……,许局长,你们可要调查清楚,可不能漏掉我们的大功臣。”

    许东凯连忙说道:“彭市长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一定会好好奖励这个做了巨大贡献的员工。虽然这次维修是他们这些技术员一起共同努力的结果,但个人的贡献也是不能抹杀的。只有进行公平公正的奖励,才能达到促进大家争先恐后学技术的目的。”

    说到这里,他转头对郭倩笑着说道:“只要参与了这次维修,我们市局都会给予表彰和奖励。”

    在许东凯看来,这次维修电话肯定是市电信局的技术人员为主完成的,小姑娘所说的那个人估计也就是在旁边协助了几下而已,你想想一个邮政所的人能有多少技术?这个小姑娘之所以鼓着勇气说话,只不过是不甘心自己认识的朋友受委屈,担心市电信局漏掉对他的奖励,所以当着彭副市长的面提出来,这叫未雨绸缪,也叫有言在先。

    许东凯知道这里交换机的电路板可是烧毁了,是他亲自下令从市局会议室的会议电话交换机上取下的电路板拿过来替代的。如果没有市局拿来的电路板,这烧毁的交换机根本就恢复不了。

    “既然她在彭副市长面前说出来,今天的事又如此顺利,那就给她这个面子吧。”许东凯心里还蛮佩服这小姑娘的胆量和聪明劲的。

    不料,郭倩却快速地摇了摇头,口齿伶俐地说道:“不是!这次修电话是他一个人修好的,其他人根本没有起什么作用。……,你们市电信局的维修人员到来之前,他就将电话修通了,让我爸……让矿领导与被困的矿工通了话,知道了矿工呆的地方。”

    为了强调姜新圩的作用,郭倩进一步强调道:“如果不是他及时修通,所有救援队根本都不知道矿道里的人藏在哪里。如果真的等你们市电信局的维修人员到这了再修,矿道里的电话机早就被地下水淹没了,那时候修好不修好电话都没有意义。”

    郭倩毕竟是矿长的女儿,又在机房里当话务员,胆子并不小,跟彭副市长说了几句话之后,开始的胆怯早已不见,伶牙俐齿地一下将所有问题都说清楚了。

    彭副市长愣住了,实在没有想到电话的修通完全与市电信局的人无关。此时的他心里不但对这个修通电话的人充满了好奇,也更加感激这个未曾谋面的人:

    没有他修通电话,就没有郭矿长与被困矿工的通话,被困矿道的四十多个矿工就没有存活的可能。死亡四十多人的特大事故,他这个副市长恐怕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在无人的地方哭泣,因为不久之后市政府就面临班子重新调整,他的职位是进是退根本不用说了。

    现在电话及时抢通了,矿难没有死一人,这次事故不但不会成为他执政期间的污点,反而是他一次成功处理意外事故的事迹。虽然明眼人知道他是侥幸之至,但写在档案里的文字可是让人羡慕的闪光点,完全可以大讲特讲的政绩。

    真可谓冰火二重天啊!

    许东凯却不同,他听了郭倩的话,内心有点愤怒,感觉这个小姑娘有点顺杆子爬、有点不知足。明明刚才自己已经答应了她,不管她的那个朋友是否做了多少事都会给他奖励,你怎么还不满足,还要将所有功劳都揽过去?你以为我许东凯与彭副市长一样不懂技术?哼!没有我们市局送来的电路板,他能修通什么?你以为剪指甲,没有剪刀也可以用牙齿咬?

    不过,他是堂堂的市电信局局长,自然不好跟一个小姑娘争论,将来怎么奖励还不是他来定?

    想到这里,他大度地笑了笑,说道:“呵呵,他肯定是在我们送来电路板之前就做好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为我们后面的维修节省了大量时间,这个奖励确实应该多给他。”

    在他看来,他这个让步可是很大了,甚至他主动为对方找到了充足的理由——提前为市电信局维修人员的维修做了充分的准备。

    这是他许东凯今天心情好,是他理解彭副市长的心情,同时还是看在这小姑娘是郭矿长女儿的份上。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郭倩不依不饶地说道:“才不呢!是他用收音机的零件造出了电路板,根本就没有用你们后来送来的电路板。”

    许东凯愣住了,不相信地问道:“用收音机零件造出了电路板?……,没有PCB板,这电路板怎么做?电子元器件能焊接吗?”

    他这个局长可不是从邮政那边升上来的,他一直从事的技术工作,从事的电信设备维护工作,对电子技术有很深的造诣,是市电信局电信方面的专家。

    郭倩显然料到了有人不相信,她早就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小块焊有电子元器件的纸板。此时听了许东凯的话,她将这块纸板递给了他,说道:“你看!这就是他做的电路板。”

    彭副市长显然也不是技术文盲,此时的他和许东凯一样不相信。

    看到郭倩拿出来的东西,也忍不住好奇心,将脑袋凑到许东凯旁边看了起来。

    许东凯接过这奇怪的玩意,正要讥笑,高建科连忙说道:“这东西确实能用,只是功率小,电话机不能太远,而且它发出的振铃信号频率跟标准的振铃信号频率不同,听起来怪怪的。”

    高建科的话表面听起来是质疑这块“电路板”的性能,但许东凯却知道他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说否定它的话:如果像他们之前那样说出看不起这块“电路板”,堂堂的局长大人就会在这里出洋相,眼前这个女孩绝对不会给他留面子。

    高建科之所以不顾礼貌地插言,实际是在维护他许东凯的形象。

    但郭倩已经豁出去了,听到高建科在“贬低”姜新圩的“作品”,很是不满地说道:“他在做这块电路板之前还做了两块更好的,功率大,振铃信号也……振铃信号也好听,但那是用广播室的大收音机的元器件做的。等到地下水淹没了矿道里的电话机后,他说那两块电路板没有什么意义了,就把它们拆了还原,重新把那台收音机修好还给了播音室。这块电路板是用我的小收音机里面的零件做的,他说只是应急一下,担心你们市电信局的维修人员不能及时修好交换机而有人又必须用电话。”

    显然她在这里为姜新圩吹了牛,虽然之前那两块功能板确实比现在这块好,功率也大,但振铃信号的频率与标准频率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她第一次听到还以为不是振铃信号呢。

    不过,纯朴的她不敢说频率一样,只是用“振铃信号也好听”来辩解。

    说到这块“电路板”是用自己收音机的电子元器件做的,她脸上还浮起一层羞涩和自豪。

    许东凯惊呆了,终于认定自己遇到了牛人。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