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28章 一个黑点
    姜新圩早已骑远了,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喊声。

    他离开不到五分钟,通信室的郭倩就走进了传达室,问道:“蔡师傅,邮电局的姜师傅还没有来吧?”

    蔡师傅正在将邮件塞入各个信箱,闻声转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小郭,他已经走了。……,他说今天要急于办一件事,要去调查一封死信。”

    郭倩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相信地问道:“他每天不是十一点半左右到吗?现在还不到十一点啊。”

    蔡师傅说道:“是啊,他以前都是十一点半到,今天却提前了四十多分钟。……,小郭,都怪我,记性不好,只记得跟他说矿工脱险的事了。”

    郭倩善解人意地说道:“是他问起的吧?……,当时他听说有四十多个矿工被困下面,比我们还着急。昨天到了明东乡乡政府还打电话问情况。今天来他肯定首先就打听这事,对不对?他的心真好……”

    “可不是吗?”看到郭倩脸上浮现一丝红晕,蔡师傅似乎明白了什么,很有深意地说道,“这小伙子真的不错。小郭,现在真难得看到这么好心的小伙了,说话非常和气。……,我还真想不到他昨天为了修电话还打了李班长。……,不是我说他,这李班长还真不是个东西,你爸早就该把他撤掉。幸亏小姜没有听他的,要不,我侄子都会被水淹死。……,小郭,你可不要怪他粗暴。”

    “没有呢。”郭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但也同情地说道,“李班长也被打的够惨的,现在躺医院还没有好,说是还要住几天院。”

    “活该!不是他太过分,其他人怎么会打他?”蔡师傅忿忿不平地说道,“罗迪辉他们还是胆子小,只打断了他几根肋骨。哼,要是我,一脚踩死他!……,听说汤秘书晚上也被人扇了一个耳光?”

    从矿道里脱险的矿工听说李金球曾经阻拦姜新圩修交换机,自己差点就此变成了死鬼出不来了,几个人越想越后怕,就找到李金球将他痛打了一顿。

    郭倩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不想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就告辞道:“蔡师傅,那我回去上班了。明天我会早一点过来,如果我不在,你一定要留住他。你告诉他,我爸要请他吃中饭。”

    “好的!我明天就在外面盯着马路,只要他一出现,我就给你打电话。保证不误你的事。”蔡师傅显然有点自责。

    ……

    姜新圩的车速很快,当他赶到明东乡乡政府的时候,食堂还没有开始卖中饭。

    今天赶早出发路上又争分抢秒,姜新圩自然不可能坐在食堂坐等开饭,他先将给乡政府和周边单位的投递件用最快的速度投递完毕,然后快速返回乡政府,堪堪赶上开饭时间。

    三扒两口地快速吃完饭,他就急匆匆骑着自行车朝前进村而去。

    到了前进村第四村民小组,姜新圩将这里订的报纸送到村民小组组长家的时候,看到小组组长的父亲正好在家,就打听道:“刘大爷,这里以前是不是叫旺梨棠?”

    刘大爷说道:“是啊,可那是土-改以前叫的名字,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现在这个名字只有我们老家伙知道了……”

    姜新圩可不想他打开话匣子,因为他知道这个老头很健谈,如果他来兴趣了,可以扯着你谈上大半天,不跟他说话,他还不高兴,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这里是不是有一个道观?道观里有没有一个叫玄空大师的人?”

    “呵呵,你可问对人了。我还真知道这个道观,我父亲以前还在这个道观里做过事呢。你等一下,叫玄空大师是不?……”说着,刘大爷沉思了一下,说道,“没听说过,只有叫咸空、咸尘、咸净……,还有几个叫咸什么的,不记得了。最年轻的一个道长好像叫咸风,对,他叫咸风,是民国三十二被那些东洋鬼子给砍死的。”

    听他的话跟父亲的话相差不大,他问道:“你知道那个叫咸空的道士还在不在?”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好多年都没见过他了,如果他还在世,那也一百多岁了,估计早就死了。”老头很不肯定地摇了摇头,又说道,“我还是与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见过他的,当时他都是满脑袋的白头发、白胡须了,现在怎么还会活?……,小姜,你找他干什么?”

    姜新圩说道:“有一封从美国来的信,写的是一个叫玄空大师的人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们这里的。”

    老头赞许地说道:“小伙子,你工作蛮负责的嘛。……,不过,这道观都没有了,里面的道士一个都不见,恐怕这封信就没有人收了。”

    姜新圩说道:“我得去看看现场,如果实在找不到收信人,我就将它退回去,向上级写一份报告说明情况。……,刘大爷,你知道谁熟悉道观的情况,请他带我去看一下。”

    刘大爷说道:“如果不是我的腿不利索,我都可以带你去。”说到这里,他对着后门大喊道,“小军,小军,你过来!”

    很快,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从后面的菜园里跑了过来,问道:“爷爷,干什么?”

    刘大爷摸了他脑袋一下,说道:“你带邮递员叔叔去樟木岭,就是山后头那一堆破砖头、破瓦片的地方。”

    小孩看了姜新圩一眼,不解地问道:“你去哪里干什么?哪里可没有住人。”

    姜新圩看着他说道:“我去看看,因为我有任务。”

    小孩小大人一般问道:“要爬好久的山,你们城里人能爬山不?”

    姜新圩笑道:“当然,我爬山的速度肯定比你快。”

    “吹牛!咱们比谁爬的快。”小孩拔腿就跑,在前面大喊道,“来啊!输了的请对方吃冰棒!”

    虽然两人爬山的速度不慢,但他们还是花了几乎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翻山越岭来到一座险峻山峰的半山腰。在那里,姜新圩看到了杂草丛中的一堆瓦砾、断石和一些早已经枯朽得难以辨认的木头。从散落的砖头、瓦块看,这座道观并不大,占地也就五百平方米左右。

    姜新圩站在这里打量着四周,心里很是奇怪道观为什么故意建在这种荒凉而难行的山上,这里不是买东西难,就是喝水、买粮也困难吧?

    看到一只兔子,小孩兴奋不已地去追赶了。

    姜新圩抬头看向山峰高处,发现上面更陡峭,徒手很难攀爬。偶尔几只飞鸟飞过,加上漂浮的白云,山显得异常高大。

    看到了这一幕,他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这封死信的处理,不用再花精力来寻找什么收信人了,只需写上寻找的过程和所见到的情况就可以向上级交差。

    虽然他知道自己无法从这封死信的处理上得到好处,但他并没有失望,毕竟红星煤矿的感谢信和市电信局的表彰更实在,作用更好。

    就在他准备下山回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高处山坡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个黑点!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