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29章 死信变活
    越是盯着那个奇怪的黑点看,姜新圩心里越觉得那个黑点有点奇怪。

    他朝那个追不上兔子而掉头回来的小孩喊道:“小军,过来!……,你看见山顶上面那个黑点了没有?知道那是什么不?”

    小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了一会,等山顶行的云飘走之后,说道:“不知道!我们都没有上去过。好像是一棵树,对!那就是一棵树!”

    姜新圩早就看出那不是一棵树,只是那里的颜色比山坡的其他对方深,不仔细盯着看确实如一棵树的样子。好奇心大起的他对小孩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上去看看。”

    “啊——”小孩大惊,问道,“这你也敢上去?”

    姜新圩说道:“我只是试试,如果不行我就下来。……,你在这里等我,别等我下来找不到你就麻烦了。”

    “好的,我坐这里等。……,你可不要摔下来,一定会摔死的。”小孩担心地看着他,又看了看陡峭的山坡。

    山坡看起来陡峭,但真正攀爬起来,并没有觉得有多难。姜新圩顺着山坡的碎石裂缝,不断调换攀爬方向,爬了大约半个小时,他终于爬到了那个看起来像树影的地方。

    果然,那里是他在山下判断出的山洞,一个很不规则的山洞。

    还没有进洞,他就感觉到了这个山洞曾经有人来过,不但是山洞外面有被人踩得光溜的石头,在洞口里面不远处还有晾晒的衣服,这衣服是一件破旧的道袍!

    “请问里面有人吗?”姜新圩走进去之前很是客气地问道。

    “呃——”里面传出一声吃惊的声音,接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从里面走出来,盯着姜新圩上下打量着,很不友好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姜新圩看到他也是大吃一惊,他也没有想到这里不但有人而且还是一个年纪这么老的人,不由脱口问道:“你……你怎么爬上来的?”

    老头一愣,冷冰冰地说道:“老道为什么不能,你不也上来了?”

    “老道?您真的是道士?……,”姜新圩心里一喜,自然地走进石洞,客气地问道,“请问您认识咸空大师不?”

    道士没有回答他,而是再次盯着他上下打量了好一会,问道:“你姓姜?”

    姜新圩吃惊而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说!谁让你来的?”老道布满皱纹的双眼一下睁开,里面射出瘆人的目光,问道,“是你爷爷,还是你父亲?”

    姜新圩惊疑地看着对方,回答道:“我爷爷早就死了,我爸怎么会认识你?……,我是邮电局的邮递员,是来给一个人送信的,看到下面的道观全毁了,又看到这里有一个山洞,所以好奇地爬上来看看……”

    “你在下面认出这是一个山洞而不是一棵树?”老道的双眼一眯,厉声问道。

    姜新圩笑了,说道:“我眼力好,如果不是我父亲反对,高中的时候我都去报考飞行员了。……,对了,道长,你认识我爷爷?”

    “我……,我认识那家伙干什么?”老道虽然否认,但从他说话的语气里明显听出他不但认识,而且两人之间似乎还有一段渊源。就在姜新圩奇怪爷爷与这个人的关系时,老道又问道,“你家一直住在石桥镇?”

    “是。”姜新圩总觉得眼前这道士跟自家有一点渊源,但他没有询问,而是老实回答对方道,“我爷爷、我父亲还有我们一家都住在石桥镇。”

    老道士在他脸上盯了一会,伸出手道:“把信给我看看。……,我倒是看谁还记得我着早该死了好多年的老东西。”

    姜新圩没有急于将信交给他,而是问道:“你们道观里有一个叫玄空大师的吗?”

    “没有!”老道士不耐烦地问道,“这信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姜新圩耐心解释道:“因为这封信的收信人写得很模糊,我到现在还不能肯定你是不是收信人。请问你在抗日战争期间在这里救治过伤员没有?”

    “给不给?不给就滚!”老道士怒道,“救过的人多了。……,老道这一生救过的人未必比你爷爷救过的人少多少。”

    说实在的,姜新圩到现在都不能肯定对方就是这封信的收信人,可想到信封背面上写的那段话,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这封信。

    那段话的含义很多,其中就包含有授权邮电部门在必要的时候拆开信件,以确认收信人就是发信者所真正要找的人。

    当着老道士的面,姜新圩轻轻撕开信封袋,从里面掏出一页信纸,然后递给他,同时说道:“对不起,请您不要弄坏了纸张。……,你仔细读一下内容,分析一下你是否是他要找的人。如果不是,我们还要退回去。”

    老道士接过信纸,稍微扫了一眼,就还给了姜新圩,冷笑道:“不错,他要找的是我。……,哼,前面写满的是感激,可后面还不是想老道替他解除枪伤之苦?”

    姜新圩惊喜地问道:“你真是他的救命恩人?”

    老道士波澜不惊地说道:“当时这个叫曾禾涛的和他所在的部队在这一带打倭军,不少人负伤。我老道虽然是世外之人,但也应该为国人出点力,就把他们几个负伤的军人带进观里疗伤。他们并不欠我什么,但我也不欠他们什么。……,他现在至少也有六十多岁了,还想老道出手,难道想长生不老不成?你替我回信给他,五个字:凭本心做人。”

    姜新圩问道:“他想捐献资产给你……”

    老道士断然说道:“不需要!”

    姜新圩问道:“难道你不想重建道观?”

    老道士说道:“毁了也就毁了,还重建什么?重建也不是原来的道观了。……,你走吧。对了,你还可以告诉他,东郭山已经死了十三年。”

    “东郭山是谁?”姜新圩问完,见道士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只好转移话题,道:“你怎么不下山?住这里什么都不方便……”

    老道士不以为然地反问道:“修道是为了方便吗?”

    感觉到自己与老道士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姜新圩就下山了。

    他是穿越而来的人,前世的时候无论是从媒体还是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不少这种愿意过苦逼生活的个人或群体,况且眼前这个老头年龄肯定超过一百岁,他还能爬山,生活还能自理,甚至还能识字,确实已经足够了,自己没有资格怜悯他,他也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那个孩子早就玩得乏味,只想回家,看到姜新圩下来,他连忙走过来,问道:“叔叔,你看到什么了吗?”

    姜新圩不想有人去打扰道士的修行,就说道:“没什么,就是一棵矮树。”

    小孩得意地说道:“呵呵,我就知道吧。明显是一棵树你还爬上去看,真笨!”

    在回石桥镇的路上,姜新圩还是免不了思考这个道士与爷爷的关系。

    刚刚进镇,他就看见了一个熟人,正亭亭玉立地站在马路边,看到他就命令似地喊道:“姜新圩,你过来!”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