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33章 敲打
    姜新圩一边跟着她走,一边说道:“不认识。……,前天在从红星煤矿送报纸回来的路上遇到她,她跟几个有钱的小子骑摩托车比赛,被我的自行车拦到路了,也如今天这么对着她发了一通火,她才回去的。”

    “哦。”周小芸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哼,有钱人就了不起,最恨这种人了。”

    姜新圩笑道:“我支持!呵呵,我也恨比我有钱的,更恨比我厉害的人。”

    周小芸也笑了,说道:“我才不是呢,我只是不喜欢跋扈的人,……,算了,算了,不说她了。我们快点走,我跟媛媛约好了十点到她家的。”

    刚才的事在她的心里一闪而过。

    跟着周小芸一起进了肖家,姜新圩落落大方地对肖媛媛地父母打了招呼,然后跟着周小芸进了肖媛媛的闺房,对沉着脸的肖媛媛笑着说道:“媛媛同学,真是对不起,前天我真忘记了。下次我再请你们看电影,别生气了好不好,老同学?”

    肖媛媛仿佛不认识地看了姜新圩一眼,气呼呼地说道:“没事,我们又不是没钱买电影票。……,您不是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家了?真是受宠若惊啊。”

    周小芸看看肖媛媛又看看姜新圩,问道:“你们之前已经见过面了?”

    姜新圩笑了笑,知道这是小女生玩心眼,是以毫不在意。

    见肖父在客厅里皱着眉头不停地旋转着黑白电视机的旋钮,他从她闺房走出来,走过去朝肖父问道:“肖叔,电视机怎么啦?”

    肖父瞥了他一眼,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放一段时间屏幕就飘雪花,声音也咔嚓咔嚓地响。好几次看电视剧都得中途停下来,休息一会才好。”

    肖母从厨房里走出来,有点不满地看着姜新圩,问道:“小姜,你这临时工什么时候能转正?”

    就如练武的人一样,在这个时代的人也分四层境界:待业、招工、转干、当官。每层境界都不同,相互之间有天地之别。家有女儿的人家宁愿贴嫁妆将女儿嫁给招工了的正式职工,也不愿意收取一笔礼金而嫁给待业青年,因为招了工就意味着一辈子有了铁饭碗。

    家里殷实的、女儿漂亮的,父母则千方百计将她嫁给转干的,因为转干了意味着他将来很可能当官、当领导。至于已经当了官、当了领导的未婚青年,那可是宝贝,是众多有背景家庭争抢做女婿的家伙,一般人家的女儿根本不敢奢望嫁过去。

    显然肖母现在很嫌弃姜新圩的临时工身份,不想自己读大学的女儿跟他交往,更害怕他们两人产生恋情。

    姜新圩实话实说:“我估计快了,但具体多长时间却不知道。”接着,他摸了一下电视机外壳,对肖父说道,“可能是里面落了不少灰尘,也可能是分频……也可能是某处电路的元件出了一点问题……”

    肖母却以为姜新圩纯粹是敷衍,对他这种不严肃的态度很不满,很气愤地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家干干净净,每次电视看完都是用布盖了起来,里面怎么可能有灰尘。人家王师傅把电视机放在自行车铺子里,到处是灰,还不一样天天放,一点事也没有。”

    反驳完姜新圩,她又装着跟丈夫商量的口气说道:“老肖,等下小张会到我家来,你可要热情一点,中午陪他喝一杯酒。人家可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这一学期就会报名参加研究生考试。哎,这人啊真是不能比,有的人怎么就这么聪明?读了大学还读研究生,有的人却……”

    肖父显然不习惯妻子当面挤兑客人,装着没听到她的话,对姜新圩说道:“你对电视机也了解?……,我也觉得这电视机有点问题,可是,让修电视机的人来看一下就得五元钱,太贵了。”

    姜新圩说道:“要不让我来看一下吧。”

    肖父不相信地问道:“你会打开电视机吗?听说电视机一旦打开质量就会差好多。”

    肖母则干脆拒绝道:“不行!如果你把电视机给弄坏了怎么办?”接着,她转头对自己的丈夫指桑骂槐地数落道,“……,就是你!好不容易有一个星期天,不帮我搞卫生洗菜,修什么电视机?电视机放得发热了让它休息一下不更好吗?正好我们也休息一下眼睛,媛媛说了,如果看电视的时间久了,眼睛会近视。”

    见她反对,自信能修好电视机的姜新圩自然没有坚持修理。而此时的他与肖媛媛已经没有了那份恋情,听了肖母的话,姜新圩内心并没有多少难堪与沮丧,反而感到有点好笑。

    当然,他也知道肖母之所以这么对他这个上门的客人,肯定是因为他之前太死皮赖脸了,所以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愤怒。

    肖母数落了丈夫,又露出满脸的笑容,对姜新圩问道:“小姜,你也读了快一年的大学。你给阿姨说说,如果媛媛他们两口子都读了研究生,他们将来结婚生的孩子是不是绝顶聪明?”

    姜新圩笑了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那是!父母都是聪明人,孩子多少得遗传一些。而且将来教育更发达,大城市的生活条件更好,孩子自然会有更大一点的出息。”

    看到姜新圩不带一丝怨气地侃侃而谈,肖家两口子都有点不可置信,不知道姜新圩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这么豁达:难道他是听不出自己是在故意挤兑他吗?

    肖母决定不在迂回,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小姜,我知道你对我家媛媛好,但我告诉你,没门!如果我家媛媛没有考上名牌大学,或者你也考上了名牌大学,我肯定会同意来往,可是现在呢?……,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也不是要包办婚姻,只要你和媛媛的差距不大,我还是会同意。

    ……,现在我给你一句话,如果在媛媛大学毕业前你能转为正式工,能调到市里工作,我就睁一眼闭一只眼。或者你当了干部,就是在县城,我也不反对你们。怎么样?如果做不到这些,你就不要来打扰我家媛媛。”

    姜新圩依然笑容不减,说道:“阿姨你放心,我知道分寸的。我和媛媛是老同学,我们的来往只是普通的同学来往。”

    想起姜家在镇上的名声和为人,想起姜新圩是自家的客人,肖父有点过意不去,他以为姜新圩现在是强装笑脸,就主动转换话题,问道:“小姜,你真的会修电视机?能不能帮我家修修?”

    姜新圩说道:“修这种电视机确实没有什么难度,只是肖阿姨有点不放心,你也有点担忧,我还是不动手的好……”

    肖母瞪起眼睛正要数落丈夫,门外却有人敲门,她脸色一变,笑吟吟地大声喊道:“来了!来了!是小张吧?你等一下。”

    言行明显有点夸张,连她丈夫都皱了眉头。

    进来的是一个带眼镜的小伙子。他先跟肖母、肖父客气地打了招呼,然后盯着姜新圩,不满地责问道:“姜新圩,你怎么在这里?”

    姜新圩反问道:“奇怪吗?这里是我同学家,来过好多次了,你张峰林又不是不知道。”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