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37章 客气的局长
    高个子混混怒眼圆睁,威胁道:“你写还是不写?不写,我们就走,看见你一次就打一次。写,我们就在这等你写完,拿了纸条走人,到时候你等我们的好消息。”

    矮个子混混更是明白了同伴凭纸条要挟对方的意思,又适时甩了张峰林一嘴巴。

    张峰林的惨叫还没有发出,头发又被这个混混抓住,头皮痛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惨叫终于嚎出:“啊——”

    高个子笑了笑,在张峰林脸上拍了拍,说道:“小子,这办法不是你想的吗?快写啊。”

    矮个子混混又举起拳头,怒道:“你写还是不写?搞毛了,老子揍死你!”

    “我写,我写,我写还不行吗?……”此时的张峰林后悔得欲死,心里大骂自己鬼迷心窍,竟然花钱请混混打姜新圩。

    在两个混混的威逼利诱下,张峰林被迫写了一张纸条,内容就是他愿意花五十元请人打断姜新圩的一条腿。

    写到“一条腿”三个字时,张峰林心脏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他毕竟是读书的学生,虽然恨姜新圩跟他抢女朋友,恨姜新圩打了他,但还没有萌生杀心,本来他也只是想混混替他打姜新圩几下,给自己出口恶气,但没有将姜新圩打残的意思。

    但在混混的威逼下,他又不敢不写,甚至在他们的威逼下还写上了自己的姓名和日期。

    等到纸条写完,看到混混把字条和钱卷在一起揣进口袋,准备扬长而去,张峰林鬼使神差地追问道:“你们能打赢姜新圩吗?”

    矮个子混混不屑地看着他,说道:“放心吧,刚才他是偷袭,所以被他占了便宜。等我们打他,也会采取偷袭的方式,管叫他哭爹叫娘。”

    看着他们走远,张峰林还听到远处飘来他们得意的声音。

    一个混混道:“我草!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愚蠢的家伙,还他妈大学生,我呸!”

    另一个混混道:“呸什么呸?这是老天开了狗眼,给我们送饭票来了,呵呵……”

    张峰林听了,脸一阵白一阵黑,心里隐隐约约觉得这张纸条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星期一早上,姜新圩吃完早饭后就直接去了汽车站,乘上了前往县城的公共汽车。

    到县邮电局的时候,这里的人才刚刚开始上班。

    姜新圩在县局办公大楼下面稍微等了几分钟,找一个县局职工问清了范有才局长办公室在三楼的位置,然后不急不慢地往上走。

    范有才局长才上班不久,秘书泡的茶才来得及喝一口,就看到姜新圩走了进来。

    听了姜新圩的自我介绍,范有才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很客气地伸出手:“你就是石桥镇邮政所的小姜?欢迎欢迎,请坐!请坐!”

    范有才的秘书一愣,不知道范局长怎么会如此客气,要知道就是石桥镇邮政所所长祝可棋来,他也未必会起身迎接,最多是欠起身子意思一下。

    就是姜新圩自己也有点惊讶,感觉范有才有点客气过头了。

    握手之后,范有才请姜新圩坐下,然后朝秘书挥了一下手,说道:“小张,你到汽车班去一下,让他们安排一辆车,等下送小姜去办点事。”

    秘书更是惊讶不已,不知道这个邮政所的年轻员工有什么背景,竟然享受这种待遇。他很快答应了一声,轻步离开后还带上了门。

    “范局长,您找我有事?”姜新圩客气地问道。

    范有才笑着说道:“小姜,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懂人工交换机,把红星煤矿的交换机给修好了。你在石桥镇当邮递员,真是屈才了啊。呵呵,你怎么这么谦虚,如果不是市电信局有人打电话给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呵呵,你是想等待红星煤矿送来感谢信了才向组织汇报你做的好人好事吧?”

    姜新圩谦虚地说道:“我当时正好在那里,而我又懂一点电子技术,所以壮起胆子试了一下,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把电话修通了。这纯粹是举手之劳,实在不值得炫耀。”

    “好!这么大的功劳还谦虚,小伙子真是不错。”范有才很是高兴地说道,“我到今天才知道我们单位也是藏龙卧虎啊。……,对于你这种人才,我们局里是应该重用,可惜,等我知道的时候,市邮电器材公司的老总早已经把你看上了。星期六下午,器材公司的郝总亲自打电话给我,请我安排你到器材公司去一下,他们准备将你安排到他们单位工作,他们非常希望你这种有技术的人加入他们。

    我可是跟郝总说了,你小姜是我们县局的人才,如果不是看在他们是我们的上级单位,如果不是他们要重用你,我们可是不会放你走的。我还跟郝总说,除非他们给你正式工待遇,否则我们可不放人。郝总也和我一样爱惜人才,听了我的话后,他当即答应一定会给你正式工待遇,一定会重用你,所以你放心,不要有后顾之忧,我们县局是你的娘家,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说。”

    这一席话说下来,姜新圩饶是有了心里准备,还是大吃一惊,实在没有想到是市邮电器材公司要调自己过去,速度还这么快,而且还享受正式工待遇!

    饶是姜新圩有心理准备,也感觉这上天是在给自己扔馅饼:成为正式工,又在伊阳市工作,真是最好不过了。

    至于范有才所说的什么他向郝总提出要求,郝总答应什么的,显然只是一句客气话,花花轿子人人抬。不过,这种话不能较真,更不能戳穿,姜新圩明知道对方瞎说也只能装出很感激的样子,还得说自己不会忘记范局长的帮助,不会辜负范局长的期望,等等。

    甚至他还说如果将来在市邮电器材公司工作,一定会努力工作,不给县邮电局丢脸。

    他的这些话也是面子上的话,说不说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可以让范有才心里舒服。

    范有才询问了一下姜新圩在红星煤矿修人工交换机的事。姜新圩把当时交换机被动力电源烧毁的情况进行了大致的描述,然后说了自己用收音机里的元器件进行替代修好了交换机,让被困在矿道里的矿工跟外面通上了话,使救援队节省了不少时间。

    为了不使邮递员出身的范有才太过惊骇,他没有说自己用纸板代替PCB,也没有说矿道里的地下水上涨得有多快,更没有说自己因强行修理交换机而将通信机房的李金球打倒的事。

    从与范有才的谈话中,姜新圩感觉范有才对红星煤矿发生矿难的事并不清楚,甚至都不真正知道市邮电器材公司调他过去的真正原因。

    以姜新圩的理解,市邮电器材公司调自己进入的原因绝对不会因为只是自己的技术好,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见范有才蒙在鼓里,姜新圩自然也没有必要谈这些。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