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46章 图纸并非一切
    只不过两人一起创业还需要一些时间,比如苏鼎宇自己就必须先走一些程序,先获得有关部门的任命,他才能主管这个快要倒闭的工厂。为此,他得回到家里向他父亲汇报他的打算和计划,他父亲认同后再出面跟有关部门打招呼才行。

    而姜新圩的调动也需要时间,就如郝富国要调动他一样,苏鼎宇要调动他同样需要经过不少手续,甚至因为是跨部门跨行业调动,手续还得多几道。

    另外苏鼎宇还得马上让有关部门跟市电信局人事部门打招呼,请他们不要办姜新圩的调动了,他的调动由胜利电子二厂来办。

    吃了一会儿,苏鼎宇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姜工,你能不能稍微说一下你是怎么一下子修好电话机的?我可记得你说过那些图纸是正确的,这样一来问题肯定是出在组装上,对不对?……,你放心,不用担心技术失密,我不是搞技术的,你说了我也不懂,更不可能去告诉邓信田他们。”

    姜新圩笑问道:“呵呵,你小子没有技术还去在他们开发部卧底?……,我告诉你,你就是想告诉他们也没有用,因为每台电话的故障都不同,涉及到技术深层次的问题,根本不是他们那种水平所能解决的。如果故障是统一的,能够用几句话说清楚原因,邓信田、龚建良他们怎么会焦头烂额呢?”

    苏鼎宇也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卧底只是想了解了解生产过程,将来好安排工作。再说,我也读过高中,学过物理,多少懂一些吧。公司里的很多人技术还不如我呢。……,说真的,我很迷惑,如果说邓信田、龚建良他们的技术不行,跟你没法比,我相信,但他们想方设法找了南方几个技术高手过来了,可依然没有解决问题,为什么?”

    姜新圩说道:“第一种可能是他们请来的所谓高手未必是高手,他们的层次低,到南方去请人,难说能请到什么真正的高手来。第二种可能是来的人只是对照图纸和你们生产的产品找原因,而不是先去研究透彻德国佬的电话机。连它们的根源都没有研究透,必须掌握的某些参数都没有掌握,短时间内怎么能解决问题,最多就是修好几台电话机而已。

    第三种可能是人家压根就对修好你们的电话机没兴趣,而是只希望卖一些图纸给你们,或者只希望能多次从你们这里捞点钱。”

    苏鼎宇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每次他们来都是看我们的设计图,总是指一些错误,但改了之后并没有解决问题。他们也就是帮我们修几台有故障的电话机,或者鼓动郝总买他们自己的图纸。……,不过,姜工,我还是奇怪,有了正确的图纸怎么就生产不出合格的电话机来?”

    姜新圩理所当然地说道:“有图纸不代表有一切,不代表你们就掌握了核心技术。你组装过自行车吗?自行车够简单吧?我相信如果是你去组装,就是给你图纸,你能将车组装好,但骑上去不是这里响就是那里响,要么是两个车轮不在同一平面上,要么就是链条或太紧或太松,甚至牙盘与链条护板刮得呱呱响,这显然不合格。

    可有经验的老师傅不同,组装出来的东西该响的地方响得清脆,不该响的地方一点声音也没有。链条也不松不紧,骑起来非常轻松灵活。那你说为什么?”

    苏鼎宇很不认同地说道:“那不过是老师傅组装的多了,装出了经验。我如果装几年车,或者装上几十辆,我也会成为老师傅的。可是,邮电器材公司的工人组装的电话机可不止几十台,有的装了近百台,结果还是不行。我认为不一定是经验的问题。”

    姜新圩说道:“我没说只是经验的问题,只是说有了图纸并非有了一切。……,你堆过积木没有?当积木堆得一定高度时,不可避免的有一些倾斜,是不?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在它倾斜的另一边多搭一些重量,有意搭偏一些,让它们倾斜的重心扶过来?

    现在你们公司测绘了德国人的图纸,相当于用相机将别人搭的积木拍摄下来,然后你们按照这张相片开始搭建积木,哪里倾斜你们就哪里倾斜,哪里该扶正就哪里扶正……。虽然相片没错,如果你们完全按别人的方式搭建,积木也可能搭那么高,可是那得多辛苦多麻烦啊,又多不可靠,是不?如果你们掌握了原理,知道搭积木的根本就是保持重心在一条直线下,不但困难少了很多,效果也好得多。”

    苏鼎宇虽然很反感姜新圩用这些例子说明问题,但他还是明白了姜新圩的意思,说道:“是啊,如果测绘就能掌握别人的技术,测绘就能做出好的产品,那我们国家早就成了最发达的现代化国家了。”

    姜新圩笑了笑,说道:“你这家伙思想很落后啊。你这话不是说我们山寨太多了?”

    苏鼎宇第一次听说“山寨”这个词,但意思他还是明白,他懒得问对方是不是仿制的意思,而是继续问有关电话机的事:“你能不能说说今天两台电话机是怎么修理的。你不知道,我看到你就那么轻易地剪下两个电阻就解决了故障,当时都懵了,你这家伙还是人吗?”

    姜新圩将筷子放下,说道:“说出来不值得一提。第一台电话机我将那个分压电阻剪下来,是因为那个电阻的质量不合格,其实际阻值与标称阻值相差太多,加上PCB上敷设的铜片厚薄不均,腐蚀加工电路板时又使那些腐蚀出来的电路太窄,导致电路的电阻值高。

    虽然组装人员完全是按图纸组装的,但几个因素综合起来导致实际电阻值远远大于设计值和需求值,从而使芯片接脚处分配的电压值高于它所容许的数值,使芯片工作不稳定。

    我用万用表量了以后,认为出掉这个电阻反而更好,完全可以将腐蚀出来的电路当电阻利用起来。

    至于第二台电话机产生尖啸声的原因是因为电路产生了自激,那个电阻本来的作用是让芯片的那个接脚接地,让它的电压保持为零。可是,因为PCB质量差,腐蚀的铜片存在较大的电阻,形成了电位差,导致这个电阻的输出脚把芯片泄漏的高频信号带到了旁边的震荡电路里。

    事实上,这个芯片的接脚对电压并不敏感,为零不为零关系都不大,所以我就剪掉它。切断了高频信号的输出,尖啸声自然消失了。”

    虽然苏鼎宇不是技术员,但高中时学过物理,又在厂里卧底了一段时间,这种浅显的道理自然能听明白。听了姜新圩的解释,他很佩服地说道:“你真牛!竟然把问题想到PCB上,还一下找到尖啸声的来源。”

    ……

    吃完饭从酒店出来后,苏鼎宇先把摩托车送回自己住的地方,然后一起租了一辆三轮车前往长途汽车站,两人各奔东西:姜新圩回石桥镇的家、苏鼎宇回父母家。

    今天前往邮电器材公司只能算是一道面试,回家之后的姜新圩面对家人时也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家里人同样不相信老天会突然掉馅饼下来,所以就连嘴巴多的小-妹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问他是不是真的放弃了对肖媛媛的恋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姓冷的姑娘。不断追问着那个姓冷的姑娘到底是不是他的大学同学。

    对于八卦心十足的小-妹,姜新圩很是无语。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