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76章 你们是骗子
    这就是光纤—激光在通信传输中的应用技术。

        用这门技术开发出来的光纤传输设备所能提供的通信通道无比巨大,两根光纤所能提供的通话电路可以高达几百条、几千条甚至几万条,也就是容许几百人、几千人甚至几万人同时通话,是模拟载波机容量的几百倍、几千倍!

        而且光传输设备与载波机设备相比,还具有体积小、耗能少,故障率低等优点。

        姜新圩穿越而来,自然知道将来的传输设备必定也只能是光传输设备的天下。

        在姜新圩看来如果我们被一家蒸蒸日上的外企所忽悠,暂时吃点小亏也许无所谓,最终还是能够从双方合作中获得大量好处的,也许能在合作中提高我国技术人员的技术水平。可我们如果被这么一家破产了的或者快要破产的企业忽悠,那也太冤了。

        “我能不能阻止这里的领导被他们忽悠?我能不能从中捞一点好处呢?”想着想着,他突然想起上辈子这家公司破产的另外一个原因:掌握公司实权的家族人员挪用公司本不宽裕的资金去投资金融,因为预测失误,所有投资血本无归。

        而且当时老师还说了那个挪用公司资金的人所投资的是国际原油期货:“对啊!国际原油期货,这家公司是在国际原油价格剧烈波动之后才真正倒闭的!”

        想起了这个时间节点,姜新圩一下清楚了这家公司为什么没有破产了:还有快两个月的寿命呢。

        国际原油价格的波动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起的:伊拉克占领了科威特这个世界主要产油国家,导致国际油价猛涨,从每桶十五美元一下涨到每桶四十美元。但两个月后,当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决定对伊拉克动武时,国际油价又猛跌,重新回到十五美元左右。

        油价的猛涨猛跌让很多原油期货炒家倾家荡产,其中就包括这家埃特纳通信公司的一个老板,他不但自己破产而跳楼自杀,还连累本就频临破产的家族企业咽下最后一口气。

        ……

        就在姜新圩思考的时候,外宾的演讲进行好长一段时间了。

        姜新圩对老外现在演讲的内容更加不感兴趣了,因为换上来的第二个年轻专家演讲的内容是有关七号信令的——终于和主持人说的一样了。

        信令是一个通信上常用的专业术语,简单一点说它就是规范电话导通、转接的标准。普通人无需知道它是什么,知道通信领域有“NO1号信令”和“NO7号信令”这两个信令就行,知道七号信令(NO7号信令)更高级更先进就可以了。

        中间没有什么二号、三号、四号……信令,至少没有在我国电信设备中用过。

        对于别人而言,有关七号信令的知识算是新技术,但对姜新圩而言完全是小儿科,他知道的内容远比主席台上演讲的老外知道的还多、理解得更透彻。

        此时姜新圩唯一的一点兴趣就是冷兰偶尔出现几个专业术语的翻译错误。

        平心而论,冷兰的英语水平还是很高的,特别是发音很准确。她翻译的那些错误是因为这个外宾说七号信令太专业,不如前面讲载波机那样是具体的产品,很多单词可以通过理解与猜测来翻译。

        她也不过是一名理工科大学生,学的又不是通信专业,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专业词汇或者人生阅历都还不足,让她翻译如此专业的单词实在为难,她能够翻译到目前的水准已经难能可贵了。

        如果姜新圩不是穿越而来,如果不是长期从事电信设备研究,如果不是与外商或外国专家长期打交道,他很可能听不出这些错误。他也确信这个礼堂里能够听出她翻译错误的人全部加起来不到一个巴掌数的,也许就是几个大学教授知道吧。

        实际上,她犯的这些错误无关大局,因为听不出错误的人将来根本不会深入研究这个领域,能够知晓一点常识就够了。而听得出错误的人,完全可以听得懂外宾的原话,可以忽略她的翻译。

        她清脆圆润的话语在整个大礼堂回响,不但男学生们一个个眼冒绿光地盯着她,就是老师和外面来的领导和邮电局的员工,都用欣赏、爱慕甚至意-淫的目光看着她。

        就在这时,姜新圩无意中注意到正在演讲的老外——弗兰克尔——的嘴角无意识地扯动了几下,接着又有点烦躁地不为认知地抖了抖演讲稿,甚还至瞥了瞥旁边正翻译他讲话的冷兰,眼神里有一丝不耐烦。

        看到他的这些小动作,跟父亲学过医术的姜新圩不由轻轻地笑了一下:这家伙有了尿意,急于想上厕所。

        “上厕所?好!那我就和你在厕所里举行一次小小的交流会吧,呵呵。”姜新圩刚才还在思考怎么破坏这些外宾的忽悠,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到了。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急不慢地朝后面走去。

        看到他离开,正在翻译的冷兰有点失神地住了嘴,看了他背影好几秒,直到坐旁边的校长大人咳嗽一声提醒她,她才继续刚才的翻译。为了早点讲完,意大利人已经将最后一段话一口气念完,足够冷兰翻译一分钟之久。

        姜新圩出门就看见礼堂外面的走廊里站着几名保安和两名警察。几名保安没有什么反应,但两名在校门口出现过的警察看到他后立即就朝他走了过来。

        那个跟他们在一起的混混没有进来。

        姜新圩微笑着朝两个警察挥了一下手,大声说道:“你们等一下!我还有一点事要办,等办完事情,我会主动跟你们走的。”

        警察为之愣,双双停住了步伐。几名保安也是吃惊而警惕地看着他,心里在猜测这个明显是学生样的男孩到底是本校的学生还是犯了事的逃犯。

        见警察停顿了一下又往前走,姜新圩摇手说道:“别冲动!这里可是有外宾的,我约好了外宾在这里见面。你们要抓我,我若大喊起来,对大家都没好处,造成国际影响可不是什么好事,对不?”

        一个警察气愤地说道:“你要敢喊我们就……”

        姜新圩打断他的话,厉声说道:“停!……,外宾来了!嘘——”

        两个警察再次止步,但等了好一会都没动静,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受骗,犹豫着是不是迅速冲上去,抓着他就拖走时,礼堂真的传来了脚步声。

        看到他们不但不进反而轻轻地退回去,姜新圩露出赞许的目光笑了笑。

        来的自然是意大利人,看到他出来,姜新圩往旁边移了半步。

        等他将目光看向自己时,姜新圩笑着用意大利语招呼道:“嗨!弗兰克尔,我可以和你谈谈吗?本来我对卢切斯家族很钦佩,可没想到贵家族竟然出现了像你这样的骗子。”

        弗兰克尔膛目结舌,不但惊讶于他在这里遇到了能说意大利语的年轻人,惊讶于他知道自己和自己所在的企业属于卢切斯家族,更惊讶他竟然说自己是骗子。

        (感谢0風過無痕0、尽快咯i的打赏,谢谢各位的点赞和推荐,再求收藏)

        I1153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