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78章 天大的秘密
    这家埃特纳家族企业目前到了破产的边缘,正是病急乱投医的时候,自己如果真能帮他们指点一条赚取利润的门道,虽然利润不是很高,但足以吸引他们来尝试、吸引他们冒险,顺便还能收获他们的一份感激。

        姜新圩除了想从他们这里采购到性能优异的电子元器件之外,他自己还有一个更远的想法:那就是从这家公司或者通过这家公司将来获得芯片制造技术。如果现在就能够和他们建立起一种良好关系,对将来当然有好处。

        他知道自己若想将来拥有一家巨型通信企业,必须拥有高端芯片制造能力。

        果然,姜新圩的话一说出,内心已经绝望的弗兰克尔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姜新圩笑了笑,用很肯定的话语说道:“是不是真的,你们调查一下就知道了。在我想来,你们现在这么推销模拟载波机是不会有效果的,模拟载波机反正卖不出去,不如试试这个新的思路。你说呢?”

        接着,他又诱-惑道:“……,我想你们之前只简单做了模拟载波机的市场调研,没有做集成芯片与其他元器件的调研吧,建议你们试一下。至少我所在的企业每年就能从你手里采购五十万美元的元器件。我相信,你采取销售元器件的办法比你们推销这种落后设备的办法效果好多了。”

        “五十万美元?你所在的公司是什么公司?”弗兰克尔吃惊地问道。

        他不是这个数字吓呆了,而是被这五十万美元背后所蕴含的意义所吓倒:要知道这些电子元器件是用来组装成产品的,仅从他这里就采购五十万美元的电子元器件,那他们能组装多少产品出来?

        姜新圩自然是吹牛,目的是给对方信心。

        而且在他看来这话也不能完全算吹牛,如果这家意大利公司真的能提供自己所需要的电子元器件和芯片,他就能生产大量的电子产品,不说五十万美元,就是五百万、五千万美元都不够,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姜新圩笑道:“你先不要管我所在的公司。你先去尝试,先征询我国有关部门的意见,如果不行,你再找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对了,我叫姜新圩,那位翻译小姐就是我的朋友,找到她就能找到我。”

        弗兰克尔半信半疑,说道:“谢谢你。我们会尝试的。”

        姜新圩摆摆手,笑道:“别客气。我也不想看到这么大一家公司倒闭。”

        他这话明显有点拿大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说说如何销售产品是可以,但哪有资格对一家大公司的前途说三道四?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关心不关心一家大型企业的倒闭?

        但弗兰克尔正为自己家族公司的前途忧心重重呢,哪里会注意对方是不是装逼?更没有心情反驳姜新圩说的公司倒闭的事。

        他自己对这次来华忽悠推销库存产品本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看到仓库里堆积如山的产品无人问津,他们几个人才决定去东方这个遥远的国度试试运气。如果没有姜新圩说破,他内心还存有一丝侥幸,认为自己多少能推销一些出去。

        可是,现在被姜新圩揭破了,他哪里还有什么信心,恨不得马上就打道回府,别在这里浪费钱、浪费精力了,说不定自己还会被这个红色的国家当着骗子给抓起来。

        想到以前从媒体上看到的、听到的有关红色国家**的传言,他还真有点害怕。如果能够用出售电子元器件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

        姜新圩不知道弗兰克尔为何眼里露出胆怯,忍不住试探道:“弗兰克尔,你研究过国际原油期货吗?我想了解一下,可以吗?”

        弗兰克尔大惊失色,额头上竟然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紧张地看了一下周围,见旁边没有他人,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怒气冲冲地说道:“莫名其妙!我一个搞技术的、高销售的,怎么知道期货?”

        姜新圩看他紧张害怕的样子,内心不由一阵惊喜:难道上辈子的记忆真有用?难道真是有企业高管拿他们公司的资金炒期货,而且眼前这个家伙知道内情?

        他故着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慢慢地说道:“卢切斯先生,别紧张。我只是……,”但说到这里后,他却盯着对方问道,“你真认为我说这些话莫名其妙?你真不知道我所说的意思?”

        看到姜新圩高深莫测的笑,弗兰克尔更加心虚,额头上冷汗更多了。

        想起了姜新圩刚才说的他关心公司倒闭的事,他不由脑补起来,心道:他真是有备而来,他对公司,不,他对我和我的家人的底细非常非常了解。

        自以为猜到了姜新圩目的的他不由惊恐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你想要干什么?”

        看到他的样子,惊喜的姜新圩不由一阵狐疑:难道那个动用公司资金炒期货的就是他?不可能吧,他这么年轻,能力也不是很出色,怎么会成为公司高管?

        连姜新圩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挪用资金炒原油期货的高管是弗兰克尔的父亲。

        这事办的很隐秘,只有他们父子知道。这事后来之所以曝光是因为他父亲投资失败后跳楼自杀引起了媒体注意,连续的报道刊登后,无数的人都知道了。

        可是,现在还远没有到曝光的时候。

        按道理,不说这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普通大学生不可能知道,就是弗兰克尔的母亲和埃特纳通信公司的高管包括董事长都不知道(如果董事长和其他高管知道,警察早就找上门来抓他们父子了)。这个天大的秘密现在竟然是远在家乡万里之外被人说出来,这怎么不让弗兰克尔感到心惊胆颤呢?

        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父亲挪用公款炒原油期货的事情泄漏了!他们父子私底下商量的事情被某人知道,这个人安排眼前这个大学生跟踪自己并在适当的时候要挟自己,逼迫自己做一些事情。

        弗兰克尔越是脑补,心里也就越慌,陡然间他甚至脑补地认为姜新圩是意大利黑手党成员。他脑海里还迅速地补充某些细节:姜新圩在意大利留学期间(因此姜新圩刚才说了意大利语)被黑手党招揽,黑手党得知自己父子的秘密后就派他来胁迫自己。

        弗兰克尔越想越认为自己想的对。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也只有黑手党才有可能凭借他们的网络探知到他父子所做的隐秘动作。

        这几年意大利黑手党猖獗,他们不再局限于插手影视和体育赛事,还积极插手选举和企业内部纷争,捞势力捞钱。

        姜新圩自然不知道对方的想象力如此丰富,否则的话他真会笑掉大牙:草!你丫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啊,连黑手党都想出来了。

        (感谢落日小五、筱雨幽幽、钱之王的打赏)

        I1153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