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81章 揍女人?
    见从姜新圩嘴里问不出什么实质内容,两个警察也没有再浪费口水,一路沉默地到了桃花路派出所。

        就是到了派出所,警察也只是他关进审讯室,就长时间不理了。

        姜新圩倒是知道原因,因为警察遇到了新问题,他们必须讨论和纠结他与老外是什么关系,必须向领导汇报姜新圩与姓栾的混混的矛盾,询问处理办法。

        哎,不得不说当警察也难啊,考虑问题得全面,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家伙对静静坐着的姜新圩冷笑道:“嘿嘿,心理素质不错啊,竟然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是不是想反正打伤了人要坐牢,干脆不管不顾了?”

        看着这个家伙贼眉鼠眼,特别是看到他脸上阴阴的冷笑,姜新圩知道这些警察已经达成了共识,只是这种共识似乎朝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警察在栾家的逼迫下要对付他了。

        姜新圩平静地说道:“事情到底怎么样,你比我更清楚。我是见义勇为。”

        “啪!”这个警察手里的警棍狠狠砸在姜新圩所在审讯椅的扶手上,发出一声巨响。

        本来他是砸姜新圩脑袋的,可被他敏捷躲开,否则脑袋非砸出血不可。

        “嘿嘿,不错啊,有点本事。怪不得光头虎他们几个人都打不过你。”警察没有惊讶,收起警棍后冷笑着坐到审讯桌后面的一把椅子上,对另一个警察说道,“好好审,我估计这家伙有前科,否则怎么会这么大胆,这么嚣张?”

        另一个警察明显年轻,似乎才从学校出来参加工作,规规矩矩地坐在记录审讯的位置上。他将记录本摊开后,看了那个贼眉鼠眼的同事一眼。

        “姓名!”贼眉鼠眼的警察吼着道。

        虽然这个警察态度恶劣,明显不怀好心,但姜新圩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一五一十地回答了对方有关姓名、性别、老家地址,学校、班级甚至寝室的号码都说了出来。反正这些他不说警察也能调查出来,说不说都一样。

        问完这些基本情况,贼眉鼠眼的警察冷冷地说道:“说说你刺伤虎小兰的事吧。……,我警告你,别说假话。你要知道我们对你够优待的了,到现在连手铐都没有让你戴。”

        “虎小兰?”姜新圩一愣:无法从与混混斗殴中整我,就栽赃我打了女人?

        他脱口问道,“谁是虎小兰,我可没有打过女的,是几个男混混打我!”

        “你给老子老实点!老子叫你说什么就说什么!”贼眉鼠眼怒道,说话的同时还用警棍敲了敲桌面。

        因为声音大、桌面震动大,负责记录的警察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眉,将笔从纸面提起来,等了好一会才继续写。

        姜新圩怒问道:“你是谁的老子?……,我没有打过女人,难道不能说吗?”

        “小王八蛋,你皮痒了是不?你真以为你认识一个老外老子就不敢削你?”话音未落,贼眉鼠眼就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手里的警棍再次狠狠地砸向坐在笨重审讯椅上的姜新圩。

        姜新圩再次将身体往旁边一让,右脚悄无声息地伸出来,大叫道:“警察打人啦——”

        警棍再次砸在钢铁焊成的椅子上,发出嗵的一声,而姜新圩的这一声大喊突然叫出,让贼眉鼠眼猝不及防,巨大的喊声吓得他不由后退着。

        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后退的时候,坐在审讯椅上的姜新圩已经伸出了脚,脚尖正轻轻顶着他的右脚后跟,他这么贸然一退,身体一下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他四肢乱动,左脚踢在了姜新圩坐的审讯椅腿上,姜新圩惨叫着啊啊啊地,连人带椅子一起倒下,重重地压在贼眉鼠眼身上。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贼眉鼠眼的家伙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姜新圩坐的椅子有近两百斤,加上他身体的重量,倒下去的力量可想有多大,更何况他还用了暗劲,倒霉的贼眉鼠眼竟然被压断了他胳膊!怪不得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姜新圩很不忿这个家伙骂人,并殃及父母,所以给了这个家伙一点点惩罚。

        可是,他做的很巧妙,是顺着贼眉鼠眼倒地乱踢乱动顺势倒下的,那个负责记录的警察虽然怀疑这么笨重的椅子被同事踢倒的可能性,但他却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椅子是姜新圩弄倒的,只能说自己的同事太倒霉了。

        有警察受了伤,对姜新圩的讯问自然无法进行下去了。有警察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有警察则送贼眉鼠眼去医院,而姜新圩则被新进来的警察上了手铐。

        但他带的是普通手铐,并没有死锁在审讯椅上,显然他们还是不想做的太过分,还考虑了姜新圩与外宾的关系。

        一个明显是领导的警察对负责记录的警察不满地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做不得事,只是问几个问题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刚才他为什么情绪激动?”

        负责笔录的警察不知道如何回答上司的责问,姜新圩却代替他说道:“报告领导!刚才那个警察的脾气太暴躁了。他要我谈谈殴打一个女人的事,我说我没有打过女人,是一群混混打我,他就跳起来用警棍砸我。不知道是故意吓唬我,还是突然认识到打人不对,他的警棍没有砸到我而是砸在椅子上,砸完就急急忙忙后退。

        他肯定是退的太快,退的时候一下倒地上了。倒下之后又急于爬什么,双腿乱动乱踹,把我和椅子一起都给踹倒了。我当时吓懵了,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其实,我和老外只是普通朋友,并没有太深的关系,只要你们不打我,我也不会告诉他们的。刚才这位警官砸椅子,我知道是吓唬而已,他没有必要这么害怕的。”

        为首的警察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转头对那个负责记录的警察道:“事情真是他所说的?他真的没有站起来推到椅子?”

        负责记录的警察见领导发火,连忙说道:“报告王所长,他确实没有站起来。……,我也不知道侯队为什么倒地了,好像是被他一声喊打人的叫声吓住……”

        姜新圩连忙说道:“喂,你可不要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我的喊声那么小,他又是警察,怎么可能被我的喊声吓住了?再说,吓住了他应该不动了啊,怎么倒了?”

        为首的王所长没有理会姜新圩的叽叽歪歪,皱眉对负责记录的手下问道:“你们怎么说他打女人了?”

        负责记录的警察连忙说道:“报告王所长,我们没有说他打女人。是今天参与斗殴的人中……”

        姜新圩说道:“呵呵,我说了吧,我们就是斗殴。不,不,其实我是见义勇为,是打这群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勒索钱财的混混。结果,他们两个刚才说殴打了那个叫什么虎小兰的女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我姜新圩怎么可能打女人呢?”

        (求推荐!)

        I1153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