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信帝国 第078章 “老熟人”
    中年知识分子被姜新圩这番话惊得目瞪口呆:这根本……根本不像一个大学生说的话啊。……,这个老外也不像是一个趾高气扬的老外啊,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到姜新圩和弗兰克尔离开厕所,他都忘记自己要上厕所了,好奇地跟上了他们。

        姜新圩和弗兰克尔进礼堂后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姜新圩坐下面靠走道的位置,弗兰克尔上了主席台。

        等到演讲结束,因为没有到吃饭时间,按照事先的计划,代表团一行由导游带着乘车在街道上游览。

        本来冷兰想带姜新圩找学校老师谈有关他入学的事情,但一个官员见冷兰翻译水平高,面貌也比导游漂亮,她与老外通过这次演讲也算熟悉了,就安排她同车旅游。

        冷兰虽然背景深厚,也不喜欢领着老外闲逛,但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征得了那位领导的点头,她还将等在礼堂门口的姜新圩也叫上了大巴车,一起去游览市容。

        透过车窗,老外们惊奇而兴奋地打量着古朴而落后的城市,看着纯朴而忙碌的市民。就是弗兰克尔也暂时放下了心里的纠结,开始欣赏双州市的街景来。只不过他偶然悄悄地打量一下姜新圩,很奇怪为什么他也上了这辆车——按道理这辆车除了导游、翻译和组织者,其他人是不容许上的啊。

        姜新圩没有什么事做,就拿起车上的一张报纸看了起来,虽然感觉到弗兰克尔不时打量自己,但他视而不见。

        冷兰以为他不懂英语,加上不时有老外不问导游而问她一些问题,所以她也不没有顾及他,让他一个人看着报纸。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巴车听在了双江书院门口。这是一座建立于五百多年前的著名书院,虽然历经战火,但依然保留了不少古迹和古代文献,是老外来旅游时官方必备旅游之地。

        姜新圩前身在双州市读师范的时候进去过好几次,对里面的情形很是熟悉,所以他懒得跟在老外屁股后面游荡,就跟冷兰说了一声,自己朝书院不远处的一间电子游戏厅走去。

        冷兰在后面喊道:“姜新圩,你呆在附近别走远了!”

        姜新圩朝她挥了一下手,说道:“行!你们出来如果没看到我,你就来游戏厅找我就是。”

        姜新圩的前身是一个街机游戏爱好者,技术也不错。不过这具身体被穿越后,玩街机的兴趣就大大下降了。可今天因为无事,他一时也手痒起来,进店找店老板买了几个游戏币就在店子靠门口的那台街机上打起《侍魂》来。

        打着打着,姜新圩感觉自己也有点上瘾了,抬头看那辆大巴车还停在书院门口,他就干脆埋头打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被门外一阵争吵声惊醒了。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提着行李袋的高大小伙子正在推搡一个个子单瘦的小伙子。虽然那个单瘦的小伙子被人欺负,但姜新圩却一点同情心也奉,因为那个家伙一身脏兮兮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人。

        姜新圩心里甚至对这一幕感到奇怪,不过,他没有多想而是低下头继续打着游戏,那两个小伙子吵架的声音不时传到他耳朵里。

        “我说了对不起,你还要怎么的?不就是无意撞了你一下吗?”这是瘦小伙的话。

        “对不起就够了?你根本就是故意踩的。如果是无意,怎么会踩那么痛?”高大小伙子的话。

        “你怎么痛了?我看你是故意找茬!”

        “我就是要找茬,你能咋的?”

        “哈哈哈……”突然那个瘦小的小伙子突然大笑起来,就在姜新圩惊讶而抬头时,只见这个流里流气、全身脏兮兮的家伙对着远处一群朝这里走来的年轻人大喊道,“大哥,你们快来!哈哈哈,今天生意来,有一个外地鳖竟然敢打我!无理还叫嚣呢,哈哈,快来!”

        看着几个同样流里流气的家伙从前面冲过来,这个个子高高的年轻人一下害怕了,一边露出一副异常痛苦的样子,一边焦急地辩解道:“是你先踩我,我才推你的,你……你以为我就怕了你们?”那个年轻人显然很气愤,但也有些胆怯,说到这里,又加了一句,“对面就有派出所……,啊——”

        只听一声脆响,这个年轻人被冲过来的一个年轻人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并重重地踢了一脚。这个高个子这下焉了,不敢反抗只是发出一声有意放大的惨叫。

        游戏厅和周围的人都被吸引了,但看到是谁在打人之后,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一些人更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姜新圩手在游戏机上依然不停地玩着,心道:这家伙活该,出门在外怎么能得理不饶人呢。现在可怎么收场?

        两个混混肆意地欧打着那个高个子倒霉蛋,另外三个混混则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着,时不时朝已经倒在地上的倒霉蛋踹上一脚。

        突然,一个声音引起姜新圩的注意,只听那个声音对着地上打滚的倒霉蛋吼道:“王巴蛋,今天你得罪了我们,拿钱消灾吧!”

        姜新圩心里一愣:“怎么是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就是导致他被勒令退学的那群混混中的一个。

        当时就是这个家伙和其他混混一起调戏柳芸黛,热血的他冲上去与这些混混战成一团,结果因为失误踢断了一个家伙的子孙根,派出所认为他防卫过当而拘留他,学校也因此将他开除。

        地上痛得打滚的倒霉蛋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看到没有人帮自己,自己又痛的受不了,只好求饶了:“哎呦……,别打了,求你们了。多……多少……多少钱,哎呦,别打了,我不对,是我不对……”

        “孙子,真乖!”这个与姜新圩有一战之缘的家伙蹲下来,拍了拍倒霉蛋的脸,笑着问道,“你有多少钱?”

        “我……我有十……,我没钱啊,我还要去火车站……,啊!”他的话音未落,脸上和屁股上同时被扇了一耳光、踢了一脚。

        “一十六元!我有一十六元!”立即,他说出了自己身上全部资金的数额,心里想着只要逃出去就马上到派出所报警。

        “拿出来!”一个混混又踢了倒霉蛋一脚,“真他玛的贱,好好跟你商量你不听,还要我们动手。……,快点掏!全部掏出来!”I1153

超级电信帝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