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鹰领主 第二十九章 斩断烦恼丝
    “悠月也是,她弟弟来了都不说一声,看来今天又要加点菜了。”东伯雪鹰忽然眉头一动,天人合一笼罩范围下,一切动静就算是一个苍蝇扇动翅膀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孔悠月和弟弟孔昊的交谈,自然也听的无比清楚。

    ……

    悠月屋内。

    “父亲让你来就这事?”孔悠月轻声说道。

    “对。”孔昊连道,“父亲还嘱托了,说……司家在整个青河郡的地位无比之高!不管是军队军官、郡城郡守、各地城主等等重要官职,乃至一些凶悍的盗匪,富裕的大商会,以及黑暗中的一些帮派,一切明里暗里的力量,全部都要臣服于司家!”

    “司家就是青河郡的天!它说谁有罪,谁就有罪!没罪也有罪。”孔昊说道,“而司尘乃是司家真正的天之骄子,今年才二十岁就已经成为流星级法师两年了,很受司家老祖的疼爱……将来一旦成为银月级法师,地位将更高更惊人。”

    “父亲说了,不苛求你一定要嫁给东伯雪鹰了,如果能嫁给司尘,就更好了,说我们孔家和司家如果拉上关系,就真的能一步登天了。”孔昊说道。

    孔昊随即撇嘴:“不过姐,我觉得父亲太现实了,我反正是支持姐你的,其实也不用管父亲的,他也就这么一说,毕竟想要嫁给那位司尘少爷也不是一定就能嫁成功的!”

    “哼。”

    孔悠月轻轻嗤笑一声,“父亲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她仅此一句没说更多。

    “唉……”

    “父亲严令,这些年我也一直想要靠近东伯雪鹰。”孔悠月轻轻叹息,“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他也和我比较亲近了,可依旧没有真正公开说我是他的女友!”

    “他不喜欢你?”孔昊连问道。

    “也不是,他一直专注枪法,除了我,城堡内的一些女仆不算,他甚至都没和其他一些年轻女孩说过什么话。”孔悠月说道,“东伯雪鹰外冷内热,只要慢慢靠时间,相信这么下去的话,以他的性子,将来他应该会娶我的。”

    “可和他在一起,真的很没趣。”孔悠月摇头,“他自己恐怕还没感觉到,一点不懂得哄人,没一点情趣!甚至还不如法师楼那些男弟子们懂得会哄人。”

    “姐,你不喜欢东伯雪鹰?”孔昊吃惊。

    “小时候刚来这,还挺崇拜他的,可后来跟随老师学法术,了解天地之广阔后,就觉得他一般般了,也就是一个练枪入魔的武疯子罢了。”

    ……

    城楼屋顶。

    天人合一下,甚至连孔悠月的眼神、脸上表情都感应的无比清晰,说他是武疯子时那嘴角翘起的一丝不屑,他清晰感觉到。

    东伯雪鹰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他的确也没有多么喜欢孔悠月,没什么轰轰烈烈炽热情感,甚至他也没打算挑明!毕竟将来青铜级任务是很可能丢掉性命的,可毕竟六年时间相处,人不是冷血动物,终究会生出些许情感的。

    当听到孔悠月的话后,东伯雪鹰不敢相信,

    “她竟然会是这种人!”

    心头仿佛被巨石压着。

    很难受。

    欺骗,自己竟然一直在被欺骗!可笑自己还认为悠月一直倾心于自己,自己如果想要娶,很简单很轻松!可事实是……孔悠月根本就没真正喜欢上自己。

    也对!自己没情趣,总是专注枪法,根本不懂得哄人……

    “可为什么一直骗我?”

    “该死,该死,该死。”

    东伯雪鹰心头一团火焰在燃烧,六年来看似淳朴的感情,算不上爱情,也算上友情了。

    可竟然都是欺骗!原来一直都是伪装!

    “她竟然是这样的人。”原本东伯雪鹰觉得孔悠月挺乖巧懂人心的,现在却觉得她……恶心!

    是的。

    他的朋友本身就不多,孔悠月算是一个好友了!可竟然一直都是伪装欺骗,甚至骨子里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武疯子。

    “我为什么这么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从来没有多么炽热的喜欢上她,多么的动心。”东伯雪鹰自嘲一笑,可再怎么劝慰自己,六年的这份情感都是欺骗,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

    孔悠月微笑道,“相比起来,这位司家的司尘少爷则要聪明智慧的多,虽然也有点傻,可至少有哄人的心思。”

    “司尘追你?”孔昊瞪眼。

    “嗯。”孔悠月轻轻点头。

    孔悠月的确有吸引人的资格,长相颇为美貌,很可人乖巧!加上从小见惯了人心,对人心把握极为精准,在多日的不着痕迹的引导下,司尘少爷的确渐渐注意到了孔悠月,开始追逐孔悠月了,只是孔悠月一直保持着距离,吊着司尘。

    “你喜欢司尘?”孔昊又吃惊。

    孔悠月略微顿了下说道:“有点吧。”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喜欢上一个男人,不过她的确觉得这‘司尘’是比东伯雪鹰更好的猎物!更年轻,更帅气,最重要的是更有背景前途!东伯雪鹰相比而言就是个木头疙瘩,没一点情趣,且对她都没太多的心思,太无味了。

    “姐,你准备怎么办?”孔昊好奇问道。

    “我还没完全决定,慢慢顺其自然吧。”孔悠月说道,她已经做了决定。

    只是在弟弟面前,有些话也得隐瞒!否则让弟弟觉得这个姐姐太无情太很辣,就不太好了。

    ……

    东伯雪鹰行走在城堡内的石板路上,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那些仆人们都不敢靠近,他们都感觉到自家领主大人似乎心情不好。

    很快,东伯雪鹰走到了孔悠月的小院门外。

    “蓬。”

    手按在院门上,院门门栓瞬间震断,直接推门而入。

    “谁啊?”孔悠月声音依旧那般温和好奇,只见孔悠月和孔昊二人从屋内走出,他们俩都看到了院中站着的东伯雪鹰。

    “雪鹰哥哥!”孔悠月欢喜喊道。

    可东伯雪鹰站在那,周围气息仿佛凝固了,一股压抑感弥漫开来,让孔悠月和孔昊都一颤。

    “真没想到你孔悠月是这样的人。”东伯雪鹰声音有些沙哑,“我的确不懂情趣,是一个只知道练枪的武疯子。”

    孔昊瞪大眼睛。

    孔悠月也心中一凉。

    他怎么知道了?

    可‘不懂情趣’‘武疯子’这都说明东伯雪鹰知道了他们之前的谈话,再掩盖都没用了。

    “雪鹰哥哥,对不起,这都是父亲逼我的,逼我这么做的。”孔悠月连说道,“我也不想的。”

    东伯雪鹰只是看着她,冰冷的看着她。

    之前天人合一,他清晰记得孔悠月之前说话的表情,说他是武疯子时的不屑……这种表情,在真正和他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暴露过,可在天人合一下这一次他看到了,此刻她再伪装他哪里会信。

    被东伯雪鹰盯着,孔悠月感到无形的压迫,让她心慌,让她过去绝对冷静的内心都开始震荡起来,她很聪明懂人心,所以任何时候都懂得该怎么应对。可此刻她被东伯雪鹰盯得心慌紧张了。

    她不知道,这其实是心灵力量的一种压迫!

    天人合一后东伯雪鹰的心灵力量何等强大,被他目光盯着,这压迫不亚于上万人同时盯着一人!

    “我走,现在就走。”

    孔悠月不再解释,转头就去屋内收拾。

    东伯雪鹰站在院子内,默默站着,片刻就看到孔悠月和孔昊各自拎着一个箱子,迅速走出了院子。

    ……

    “悠月小姐。”

    城门处的士兵们还很客气的打招呼。

    孔悠月只是勉强笑了笑,带着弟弟就出了城堡,朝法师楼走去。

    “他怎么发现的,竟然发现了我和弟弟说话?”孔悠月回头看着这座雪石城堡,她明白恐怕以后很难进这座城堡了,“还没能真正让司尘死心塌地,现在就和东伯雪鹰闹翻太不值了。再等一段时间,等司尘这边妥当了就更好了。”

    “算了算了,既然已经发生,后悔也无用。”

    “哼,一个武疯子有什么好骄傲的。”

    “也就在仪水城这个小地方有点名气罢了,在司家面前他又算什么?不过也不错了,也算从他这得到了法杖和一件法师器具衣袍。”孔悠月暗暗想着。

    ……

    “竟然是这种人,我东伯雪鹰看人的确很一般啊。”东伯雪鹰一跃就飞到了城堡主楼屋顶,坐在屋顶俯瞰着广阔的雪鹰领,“接触的人还是太少,竟然就这么被欺骗了。”

    “算了,也是一种历练吧。”

    东伯雪鹰本就是枪法大师,且他之所以能天人合一,也是枪法境界足够高后神而明之,逐渐参悟天地的。

    他的心性,也犹如长枪般锋利。

    快刀斩乱麻!

    既然这女人怀有欺骗之心,那就将她赶出雪石城堡,再也没什么纠缠纠葛。

    “她是她,我是我。或许像父亲母亲那样……在生死间产生的爱情,能够真正互托生死的,才更适合我?”东伯雪鹰忽然笑了下,仰头喝着酒,心灵磨练到他这种境界,本就没有真正深入骨髓的一份普通情感说斩断也就斩断了。

    “嗯,我已经天人合一,哪一种方式跨入超凡更适合我呢?”东伯雪鹰开始思索将来跨入超凡的路了,超凡生命才是他的追求!

    **

雪鹰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