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鹰领主 第七章 父亲母亲
    东伯雪鹰和项庞云追逐厮杀百里路,在黑风崖同归于尽的消息,渐渐的也就传开了。

    这种轰动的消息,传播的极快。

    当然项庞云乃是一头魔兽变化而成的秘密,却是绝对保密的!

    “我仪水城多少年了,才出这么一个了不起的强者!他才二十二岁啊,就和传说中的项庞云杀的难解难分,厮杀过百里路,最终同归于尽。”酒馆内的一个老头摇头晃脑,痛心的很,“如此英才,将来完全有望成为传说中的超凡生命啊,可惜可惜,就此陨落,想想我都痛心。”

    “宋老头,谁是项庞云啊?”顿时有人喊道。

    “真是无知!”那老头嗤笑,懒得再说。

    “项庞云是我们整个青河郡境内第一高手,比司家那位活了几百年的老祖还要厉害些,据说离超凡生命也仅仅一步之遥!东伯雪鹰就算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才修炼二十二年,就能和项庞云杀的不相上下,乃至最终同归于尽,你说东伯雪鹰厉害不厉害?”

    “我们仪水城这种小地方,多少万年都难出一个如此人物啊。”

    ……

    这一战的消息,在青河郡内是沸沸扬扬。

    就算是安阳行省其他地方,甚至是其他行省也会偶尔有所议论,虽然传播的消息中并没有说东伯雪鹰已经掌握万物境,可能和项庞云同归于尽,又如此年轻,放眼整个龙山帝国也是颇为妖孽了。

    ******

    东域行省,雷潮涯。

    “轰隆隆~~~”海水一次次冲击着,撞起无数的雪白浪花。

    雷潮涯上有着一个个洞窟,洞窟都有门锁着,这里关押着墨阳家族的一些犯人,只是一般身份特殊些,才会长期禁闭。

    “哐当。”一座厚重大门开启,一名侍女进去送吃喝的,雷潮涯可是禁地,周围都有法术大阵,根本不担心犯人能逃。

    阴暗的洞窟内。

    一名紫袍妇人正站在光滑的石壁面前,手中有一支刻刀,在石壁上轻易的雕刻了一法术模型图案,她微微皱眉苦思着。因为关禁闭,她也没有好的实验条件,也没有多少纸张和笔,能有一柄刻刀已经算是她哥哥帮忙下才允许她携带的。

    石壁上刻下法术模型仅仅是参考,更多计算都是在她头脑内推演剖析。

    墨阳瑜虽然被关禁闭,可也能更潜下心参悟法术。

    “夫人。”侍女放下食物,小声道。

    “嗯?”墨阳瑜转头看着这侍女,“你怎么还在这,有事?”平常侍女都是放下食物吃喝就会悄然离去的。

    “有一位大人让我来传个话。”侍女说道。

    “大人?”墨阳瑜皱眉,“谁?”

    “墨阳辰白大人。”侍女说道。

    “哼,他传什么话,我倒要听听。”墨阳瑜冷笑一声。

    侍女深吸一口气道:“墨阳辰白大人说……墨阳瑜,你可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儿子,年纪轻轻才二十二岁竟然能够和青河郡第一高手‘项庞云’厮杀的难解难分,二者一路厮杀过百里,最终二者在黑风崖同归于尽!有这样的儿子,我得恭喜恭喜你啊。”

    侍女有些紧张:“夫人,那我退下了。”

    她一个小小侍女,墨阳辰白命令她传个话,她哪里敢拒绝。

    墨阳瑜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只是眼泪却流了下来。

    “等一下。”墨阳瑜陡然喊道。

    正往外走的侍女停下。

    “告诉我,他说的是真的?”墨阳瑜忍不住道。

    侍女连道:“禀夫人,的确是真的!东伯雪鹰和项庞云一战,现在整个墨阳家族内都议论纷纷,都在说这个事。还有很多人说如果当初将东伯雪鹰带回来,我们墨阳家族就能更加强大了。这消息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墨阳瑜轻轻挥手,侍女恭敬退了出去。

    待得人离去,厚重大门再度关上,墨阳瑜身体一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手抓着地面的土石,手指都发白,她声音颤抖:“雪鹰,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我的儿子……”

    墨阳瑜的脑海中,只有当年分离的那一幕场景。

    自己的大儿子东伯雪鹰牵着小儿子青石的手,站在城堡门口。

    “父亲,母亲,我东伯雪鹰发誓……一定会救你们回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团圆,一定会!”

    “我发誓!”

    “我发誓,一定会救你们!谁都阻拦不了!”

    儿子当时稚嫩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响起。

    墨阳瑜早就泪水满面,身体颤抖着:“雪鹰,我的儿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

    东香湖炼金作坊,法师塔内。

    “东伯烈,快,把这些都搬走。”一间实验房间内,焦黑的一些废弃物有一堆,一名年轻男法师大声喊道。

    “来了来了。”

    东伯烈穿着有些破的布衣,非常熟练的就去开始收拾那些杂物。

    “东伯烈啊,墨阳辰白请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年轻男法师说道,“关于你儿子东伯雪鹰的消息。”

    “雪鹰?”东伯烈身体一震。

    “你儿子东伯雪鹰很了不起啊,和项庞云生死搏杀,二人从雪石山一直杀到黑风崖,厮杀的足足过百里路,最终同归于尽。”年轻男法师说着转头朝外走,“说起来,我都很佩服你这个儿子了,真是了不起,可惜,死的太早!对了,记住把这里都收拾干净了。”

    东伯烈感觉周围一切都失去了颜色,无意识的,手中抱着的杂物就摔落在地面上。

    他愣愣的,身体微微颤抖。

    ******

    长风学院。

    闭关一个多月的余靖秋走出了自己的法师楼,呼吸着外界的空气,脸上笑容灿烂,在法师的海洋中每攻破一个难关,总有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成就感。

    “真是丢脸。”

    “是丢脸,整个学院那么多学生、老师,都被长风院长训斥。”两名女法师并肩走着,一名微胖的女法师嘀咕道,“说我们整个长风学院都没出一个像东伯雪鹰那样的天才,不过说起来,我们的确是不如人家。才二十二岁就能和项庞云杀的不相上下,最终同归于尽。”

    “我进学院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长风院长呢,没想到就是因为东伯雪鹰的事。”

    “长风院长一次修行就是十年八年,许多学生从进学院到毕业都没机会看到院长!我们能看到一次算走大运呢!我听得出来,院长对东伯雪鹰的事很痛心,他跟我们说,估计也是激励我们吧。”

    “也对,东伯雪鹰没厉害的老师教导,就一个人修炼,就能这么强。说起来真是惭愧,可惜如此天才就这么死了。”

    两名女法师一路说着。

    余靖秋却愣住了。

    长风院长现身是大事,可这两名女法谈话中的另一个消息更让她震撼。

    “东伯雪鹰他……”余靖秋有些蒙了,“他死了?”

    她还记得。

    那个在她绝望中,在爆炸的无数碎石中化作幻影飞奔到她面前的那个黑衣青年。

    那个在黑暗中一手盾牌抵挡住一切崩塌石头,完全保护住她的那个黑衣青年。

    看似普通,却仿佛一座大山般的男子。

    “不可能,消息一定有问题,一定有。”余靖秋立即飞奔去问学院其他人。

    ……

    外界一切,东伯雪鹰并不知道。

    空旷巍峨的残破大殿内,东伯雪鹰盘膝坐在那修行着,汹涌的天地力量不断涌入他体内,被身体吸收着,他坠入黑风渊已经快五个月了,这些日子他一直在修行,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呼。”东伯雪鹰双眸睁开,眼睛很亮。

    “终于,我的身体提升到极限,没法再提升了。”东伯雪鹰感受着自己雄浑的力量,他现在不管速度、力量等诸多方面都达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

    “也该搏一搏,应该有些许希望击败这两头超凡炼金生物。”东伯雪鹰看着远处的那金色猿猴和金色大鹏鸟,五个月过去,这两头超凡炼金生物根本没出那界限一步。

    **http://m.yakuw.com/book_2356/

雪鹰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