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诡谈 107夜魅(18)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家快逃!”

    媚儿叫道。几名男子回头望向声音的主人,随即露出色迷迷的眼神,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媚儿义正严词的宣布:“再过不久侦探就会赶到这里,要是被抓到就大事不妙了,快、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真是个天大的谎话,李晴还有可能,想不到连媚儿也编得出这么离谱的谎言,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最佳事例吧!

    一听到“侦探”这个名词,在场所有人都惊惶失措,还有人直喊完蛋了。当他们看着一切如意料之中进行之际,一名年近半百的肥胖男子以嘶哑的嗓音插嘴说道:“喂,你们紧张什么,侦探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跟平民百姓不一样,只要他们强硬点,侦探岂能奈何得了他们?冷静点,有我替你们撑腰!对了,那边那个戴眼镜穿网状丝袜的小姐,你站在那儿当木头人干嘛?快点脱掉衣服来伺候他们!”

    沐清扬真火大了,原来这个国家里的政府官员都不把侦探放在眼里。

    沐清扬大步迈向当中公开侮辱侦探的男子,他那满是油光的脸看着前者。

    “你、你是谁呀?”

    沐清扬沉默不语,左手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领口的议员徽章闪闪发亮。到这种地方看这种表演,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别着议员徽章。他仍旧沉默不语,硬是扯掉男子领口上的议员徽章,左手用力推了男子一把。

    顿时一道大型水柱隆起,男子掉进游泳池内。表演水上芭蕾的女郎即刻惊声尖叫,接着男子浮上水面,口中大喊大叫同时双手不停挥舞,不晓得是一心求援或是故意,他扑向表演水上芭蕾的女子,并扯掉对方身上的纸泳衣,尖叫声再度扬起。

    游泳池畔的男人们有半数带着下流的笑脸盯着泳池,剩下半数不是拿着啤酒瓶就是卷起衬衫衣袖朝沐清扬逼近。

    “你这家伙不要命了是不是?”

    此时传来震耳欲聋的铃声,所有准备攻击沐清扬的男子全部停下动作。

    “失火了!”

    是杜明的声音。

    “失火了!快逃啊,火势蔓延的速度可是快得很,被浓烟包围就没命了……”

    男人们开始动摇,彼此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该留还是该跑,冷不防其中一人大喊:“快逃啊!”全体应声而动,大家你推我挤,撞来撞去、呼天抢地的一股脑跑出游泳室外。

    媚儿则看着沐清扬。

    “小沐助理,这个时候的你简直跟怪物女王一模一样。”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沐清扬摇着头说到,媚儿只是轻轻摆手。

    “不过我觉得很痛快,所以我也成了共犯之一。”

    “这一切全要归功于杜明。”

    临时灵机一动而立下大功的杜明得意洋洋的走过来。

    “嘿嘿嘿,这一着好象满有效的,太好了太好了。”

    “算你机智过人,干得漂亮,紧身癖。”

    “多谢你的夸奖,对了,紧身癖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一楼的情况怎么样了?”

    沐清扬忽略杜明的问题,径自走上阶梯,刚来到楼梯间便听见屋外人声鼎沸。

    李晴迎面走来,沐清扬向她说明方才铃声大作的缘由,并询问钱的情形。

    “我把委员长赶出去了。”

    “那就好,不过外面怎么这么吵啊。”

    “还不就是一群好奇的高中生,听到情报才聚集到这里来的。”

    “可是现在还不到八点啊。”

    “别忘了,八点好戏就要上场了!”

    “啊,说的也是,原来已经这个时间了。”

    时间过的比沐清扬想象中来得快,看来李晴跟媚儿从换下湿衣服到穿上网状丝袜这一段就花了不少时间。

    此时沐清扬注意到李晴手上有个看似小型计算机的物体,而李晴接过他的视线,立刻露出贼笑,轻轻举起并秀出手上的东西。

    “这个东西用途可是不小哦,待会你就知道了。”

    铃声断断续续地响着,可以见到许多人在大厅与走廊奔跑。

    “表演水上芭蕾的那群女子好像不见了。”

    杜明说到。

    “把她们连累进来,真的过意不去。”

    他们再度走上楼,由于火灾警报器启动之故,电梯完全停摆,于是只好改走楼梯。

    “巡回演员,你是不是应该先离开?”

    然而媚儿却拒绝李晴的建议,杜明则一边瞄着李晴的表情,一边提案:“那就由我到外面去通风报信好了。”

    李晴会点头让沐清扬感到些许意外,也许她是认为杜明“不当诱饵就等于没有用处了”。获得准许的杜明仍然捧着纸袋,喜孜孜的走出大厅,他们的小队只剩三人。

    来到二楼,他们从窗口望向前庭。

    大门外面一群男女高中生密密麻麻的挤在一块,消防车发出刺耳的警鸣,打算接近大门,却被人潮隔绝在二十公尺之外,几乎动弹不得。这种情景更是引来不少爱凑热闹的人们,群众越聚越多。

    平日僻静的政务区住宅区,今天却出现远超过电影拍摄现场的骚动。

    大门内侧,一群刚从房子里连跑带滚地冲出来的男人一副东奔西窜的模样,想必他们是迫不及待想走出大门,然而厚重的门扉紧紧深锁,就算想出去也无能为力,就算出得去,遇到高中生人墙恐怕也寸步难行。

    “我还联络了写真杂志,应该可以拍到不少珍贵镜头。”

    “你做事可真是面面俱到。”

    “我不打没有胜算的仗。对了听巡回演员说你刚刚没收了其中一个政客的议员徽章。”

    “是的,就放在我的口袋里……”

    “啊、不用拿出来,你记得保管好,哪一天逮到机会就把它留在分尸命案的现场。”

    “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噢呵呵——当然啦,这还用说。”

    恶劣的玩笑话听听就算,这个被沐清扬扯掉议员徽章的政客,往后的政治生命却已经落入李晴的手中,未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们开始调查形同空屋的房子内部,消防队员跟警官大概会花上一段时间才有办法闯进这里。至此,沐清扬总算明白李晴手上看似小型计算机的物体的真正用途了,原来这里面装了卡片可以打开房子内部所有附有电子锁的房门,就是她刚刚假冒钱委员长的名义,向柜台服务处骗来的,听得他无可奈何,媚儿则频频皱眉,不过的确相当管用。

    不一会儿便发现二楼的尽头处有一道可疑的房门,门前挂着“禁止进入”的牌子,换句话说就是:“请踢破房门进来吧!”这个诱惑让李晴兴奋不已,立刻打开电子锁进入,由于小窗上的百叶完全闭合,房内是一片漆黑。

    他们摸索到墙壁上的开关,启动灯火照明的那一刻,沐清扬低声叫道:“是人骨……”

    “我看到了。”

    李晴压低音量。

    他们着实希望堆积在墙边的小山仅仅是钙质硬块,然而几十颗骷髅空洞的眼窝正凝视着他们,使得他们无法否定这里的某处就是犯罪现场,正在大举进行屠杀。

    “这些骨骸似乎还很新。”

    媚儿的语气镇定,或许这就是她的本领之一。

    “看到一堆骨骸总比看到腐烂的尸体要好太多了……数数头盖骨就知道有多少人。”

    “刘忠源跟邵德义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涉嫌丢弃尸体,我看他们大概也有参与杀人行动。”

    李晴正想把手杖放下,一发现地上的人骨便连忙收回。与其说李晴尊重死者,不如说她是把手杖当作惩罚活人的武器。

    计算人骨数量的媚儿数到三十之时,突然带着今天以来不知第几次的紧张感低声说道:“那、那不是齐探长吗……”

    沐清扬虽从心底厌恶齐探长这个人,然而却也无法正视眼前的光景。

    齐探长干瘪的身躯半靠在人骨堆边,看上去就好像皮肤直接黏在骨头上。眼窝一片空洞,意即眼球不见了;皮肤虽然已经失去弹性,被榨干不久的茶色皮肤却好像如同刚挖掘出来的木乃伊一般。

    “……前一刻他还活得好好的。”

    媚儿的声音颤抖着。

    李晴与沐清扬一语不发地面面相觑。

    人骨堆旁边有一道门,他们一边猜想着这次会有什么奇遇一边开启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与博物馆无异的光景。在微弱的照明下可以看到一打左右的玻璃圆柜,柜子的大小跟电话亭差不多,内部陈列着稀奇古怪的雕像,此时媚儿纳闷的侧着头。

    “小沐助理,这是标本吗?”

    “怎么可能是标本,这些生物都不存在于现实中,只能算是模型,而且制作的惟妙惟肖。”

    之所以不说“跟真的一样!”,是因为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些生物。既非人,又不像动物园的动物,全是一群不自然融合了哺乳类特征与爬虫类特色的异形。

    李晴仔细观察其中一个圆柜。

    “这是海德拉,长了七个头的蛇,在头的数量方面有八个、五十个到一百个的说法不等。”

    沐清扬的视线投向下一个怪物。

    “这沐清扬知道。”

    米诺陶尔壮硕的肩膀上顶着一个巨大的牛头,四肢隆起的发达肌肉感觉几乎快撑破皮肤,形态活灵活现。

    “这是奇美拉,这是文姬多娜。”

    乍见奇美拉还以为是一头狮子,仔细一看才发现背部还另外生出一个羊头,并长着蛇尾巴;文姬多娜上半身跟人类的女性一样,下半身则是一条大蛇;紧接着是一个长满蛇发的女人。

    “这是高更吧。”

    “大多是源自希腊神话里的怪物。”

    李晴的语气透露出她正处于沉思当中。另一方面,媚儿带着恐惧的声音向在场的其他人问道:“这些生物是不是利用最新的遗传因子工学所制造出来的?”

    “天晓得。”

    一提到遗传因子工学,沐清扬这种门外汉所具备的知识是相当贫瘠的。偶尔读了几本恐怖小说之后会禁不住纳闷:“这些内容究竟有多少科学根据?”如此而已。

    沐清扬继续往前走,望向下一个玻璃圆柜里陈列的怪物标本(?),不看还好一看就觉得反胃,这个怪物有着一双跟蝙蝠一样的翅膀,体形接近人类大小。

    再加上,这个有翼人的左眼被戳瞎了。

    沐清扬顿时不寒而栗,伫立在原地动弹不得。不合科学逻辑的念头在脑海流窜着,沐清扬无法承受眼前的景象,于是别开视线。

    “各位嘉宾,你看了还满意吗?”

    此时传来了仿佛掺了毒气的声音,他们随即回头望去。

    原本还以为是另一个陈列柜,没想到大型玻璃箱里站着两个人影,正是刘忠源跟邵德义。

    一看到他们,李晴立刻粗暴地把手杖掷过去,刘忠源跟邵德义也反射性的蜷起身子,然而只见手杖猛敲在玻璃箱上,却并未造成任何裂痕又弹了回来,原来是强化玻璃。

    “你、你以为凭一支手杖就能打破玻璃吗?”

    待在玻璃箱里的刘忠源嘲笑道。

    “你们都给沐清扬在原地站好,谁敢乱动沐清扬就按下这个遥控按钮,到时这里就会喷出毒气。”

    玻璃箱里的邵德义展示着手中的遥控器。

    “他们发现了一堆人骨,那就是你们作恶多端的铁证!”

    李晴指证历历,刘忠源还厚颜无耻的点头。

    “偷渡客跟流浪汉加起来大约有三百人吧,正好拿来当作怪物的饵食。我知道你们以为这栋建筑物的某处一定藏有遗传因子工学的实验设备,大错特错,这里没有那种东西;为了让怪物苏醒并维持它们的生命,所以需要足够的食物来源。”

    “你刚刚提到饵食,为什么标本需要吃饵食?”

    “标本?那看起来像标本吗?”

    这次轮到邵德义大加奚落。

    “它们不过是在沉睡而已,当它们醒来之际,你们这群不听话的蠢蛋就会在恐惧中颤抖、被败北感吞噬,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乞怜罢了。现在还来得及,立刻跪下向他们忏悔!”

    “听不下去了。”

    一个静如止水的声音传来,却隐约透露出讥讽的语气,让在场的人都暗自吃了一惊。说出这句话的究竟是谁呢?沐清扬开始寻找声音的主人,然而内心不知怎么搞得却拼命抗拒这个动作,他硬逼自己非做不可。

    沐清扬挪动视线,李晴跟媚儿也采取相同的行动。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从容不迫的接收众人注目的说话者。

    不晓得是在何时又折回来的国务委员长暨国家公安委员长钱宁月正站在他们身旁。

    他脸上所浮现的是从来不曾在那个人物脸上见过的表情,而另一方面,占据了刘忠源跟邵德义脸上的表情也是难得一见,可说是一幅恐惧到极点的嘴脸。

    “我实在是连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本来以为你们还算有点用处,看看你们这个样子简直丢脸丢到家了,捅出娄子却不会善后,靠别人收拾残局还大言不惭,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我多的是取代你们的人。”

    钱弹指一声,玻璃箱的强化玻璃立即发出怪响,接着整个碎裂四散。

    刘忠源跟邵德义失声惨叫,很明显地他们相当清楚钱宁月的真实身份。

    他们摔出玻璃箱,头部与背部披着玻璃片,双手合并并高高举到头顶,身体匍伏在地,向钱表示膜拜。从一分钟前的傲慢,眨眼坠入卑屈的谷底,模样煞是凄惨。

    李晴、媚儿跟沐清扬只有默默地望着,除此之外什么也不能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魍魉诡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