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大戏精 第三十二章 家里的电话
    ……

    前世这个节目口碑很不好。

    但是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种类型的节目本身的属性,就对曹一方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赤裸裸演技的PK诶!

    极短的时间,未知的剧本,甭管真懂假懂,至少是专程来审视他们演技的观众,还有不知道是戏骨还是戏精的对手!

    刺激啊!

    想想看,在片场,他的演技再精湛,对手再强悍,但实际上是缺少观众的。

    曹一方并不是那种喜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出世之人,他也不是那些性子宁静致远捧着一本书可以品一年的老艺术家,他骨子里极自负和骄傲,渴望让别人看见他,认可他,而这种情绪在前世被压得太久太久了。

    一个这样自负和强大的人,最渴望的是一个让他一展拳脚的擂台。

    还有一群喊666的观众。

    “吴导。”曹一方控制住自己兴奋的情绪,语气随意的问道:“你说的那个综艺节目,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上映?”

    或许是阅历比较敦实,吴玉总有一种敏锐的洞察力,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曹一方,说道:“这我还不清楚,也是圈内的朋友跟我提过一嘴,节目名称应该还没定呢,听说他们为了几个不同的策划方案吵得不可开交……怎么,你想上这节目?”

    曹一方也不隐瞒:“挺感兴趣的。”

    有些所谓的长者,这个时候就会特别来劲的打击晚辈。

    但吴玉并没有,他深深的看了这个模样清俊的年轻人一眼,然后说道:“我听这节目的设计理念,到时候估计会请一些大牌,或者一些不知名但资历也很深的戏骨,你要毛遂自荐可能有点困难……到时候我看看这节目制片人和导演是谁,我帮你推荐吧。”

    这么好的领导……

    不重生,哪里找?!

    曹一方忽然有些感动,他抬起头看着吴导,那一双善睐的明眸……

    “你给我打住!”吴导指着曹一方的鼻子:“别给我演!”

    “没……”曹一方有些委屈:“我是真的感动啊……”

    一旁,谢妍婷低声道:“吴导看起来特别喜欢曹一方呢。”

    薛梦蛟一脸兴奋:“你也看出来啦?我早就发现了,吴导看他的眼神跟看儿子一样……”

    ……

    吴玉又去跟萧笑生聊了几句:“拍一遍就算过了?干嘛不多拍几遍,说不定下一遍更好呢。”

    萧笑生正拿着橡皮筋重新扎自己的丸子头,听到后嘿然一笑:“说笑呢你!这种镜头哪儿能多拍,能过就得过。”

    “怎么?”吴玉故意戳他痛处:“大明星太贵了?不过崔观海好像还算厚道,她至少是按照集数算片酬的吧?你就让她多演几遍呗,不然感觉多亏啊。”

    “片酬真的贵,一个明星跟一个碎钞机一样……其他开销也不小。”萧笑生坐在椅子上,双手在扎头发,于是他用穿着人字拖的脚趾头指着那辆水车,说:“知道么,这一车可都是纯净饮用水,现在大牌明星,淋个雨用的水得比我们喝的还干净,要是几条过不了,我得再去弄一车。”

    吴玉挑眉:“看来我起用新人是对的。”

    萧笑生起身,摆摆手:“忙你的去吧,我又得带着这大部队转场了。”

    ……

    接着仙剑剧组一直从下午拍到了晚上。

    拍摄还算顺利。

    一部剧里,其实真正需要演,真正难演的,不过寥寥数个镜头,其他可以自然而然的顺过去,不用刻意用力去表演,在角色和自身契合度很高的情况下,谢妍婷和薛梦蛟两个新人都表现得不错。

    曹一方自然不必多说,这种角色给他完全是十拿九稳,且大多数时候根本发挥不出演技。

    最精彩的还是酒剑仙和李逍遥的对手戏,他们俩因为有了之前在学校即兴的经验,商量后都把台词改了,拍出来效果确实不错。

    吴玉的演技,就目前的角色来看,似乎和曹一方不分伯仲。

    只是后来拍了一段舞剑的戏,吴玉导演全程都是自己完成的,拍完以后看得出来有些累。

    由于是第一天拍摄,为了让大家适应,并没有拍到太晚,九点钟就收工了。

    回去的路上,谢妍婷跟他们挥手道别:“明天见咯。”

    佛叔和穆姨两大将站在她身后。

    这时谢妍婷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晚上有些凉,她穿着一身奶白色的薄毛衣,紧身牛仔裤,之前穿的都是裙子,现在有了对比,曹一方发现她的身材比薛梦蛟还要苗条一些。

    但她头饰妆容还没换,俨然是穿上了现代服装的灵儿,此刻站在仿古代建筑的老宅旁,皎洁的月光下,显得甚是清丽脱俗。

    看着这个画面,曹一方脑子里出现了八个字。

    云鬓轻挑,娥眉淡扫。

    薛梦蛟似乎也有同样的感慨,看着一个自己更漂亮的异性,她居然也忍不住欣赏起了对方的美貌,并且她说出口了。

    “真是肤白貌美气质佳啊……”

    曹一方没有克制住自己。

    不针对个人,只是鉴于这孩子的语文水平,他翻了一个白眼。

    道别后,谢妍婷上了她的私家保姆车,去往一个绝壁比他们住的破宾馆要好的酒店。

    而曹一方和薛梦蛟,跟着剧组的其他人,搭车一起回了宾馆。

    拒绝了依旧精神奕奕的薛梦蛟去吃夜宵的邀请,曹一方回去后先洗了个澡,然后想坐下来试着写点东西,却发现自己一天精力确实消耗得比较多,先是忙着打开谢大小姐心防,然后又是调教她的演技,下午又有动作戏……已经没有体力和精神去做别的功课了,于是也就安分下来,准备上床睡觉。

    刚盖上被子,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他还以为是池墨墨或吕惊蛰,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他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了。

    手机屏幕上,大大的四个字。

    娘亲大人!

    曹一方眼皮子开始暴跳。

    他倒不是恶心原主这个犀利的备注,而是他还没准备好和这个世界自己的家人接触。

    其实按理说,他早就该给家里打打电话,原主虽然电话打得不勤快,但是一周一个还是有的。

    手机还在他手心里孜孜不倦的响着,声声催促着他。

    曹一方在那个瞬间想了很多事。

    生命中,有许多你不想做却不能不做的事,这就是责任;生命中,有许多你想做却不能做的事,这就是命运。

    命运可以去改变,责任不能逃避。

    想通了,他便毅然决然的接起了电话。

    “喂。”他的声音有些沉重,还没想到要说什么。

    “儿砸……”然而电话那头的女声,却格外温柔。

    听到这个自己老妈那么温柔的声音,曹一方竟然忽然有些难受起来。

    前世种种,涌上心头,

    迟疑了片刻,他终究还是开口了,声音有些颤抖:“……妈。”

    接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手机爆炸了。

    因为手机那头的声音,有点像炸药被引爆。

    “你还知道有个妈啊——!”

文娱大戏精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