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74
    王尚志心里更加的焦急,所以心里萌生去意,于是就打算放弃了对罗家家主的进攻,但是这人好色的本质似乎是很难改变,临着要撤出战场的时候说了一句:“小妞,爷先不陪你玩了,等哪天爷去床上找你!”

    原本防备着罗家家主的贺凤玲,一听见这句话,怒火中烧,似乎气也不打一处来,整个人的气势猛然一提,然后围绕在她周围的光幕赫然变成一个银针,这银针以着难以想象的速度突然刺向了王尚志。(www.23sw.net

    但是贺凤玲也因为自己的这个举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罗家家主的幻器削去了她的左臂,但是她仍旧面不改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和自己的身体一份为二。

    但是,王尚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原本打算离开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贺凤玲会突然疯了一般向他出了致命的杀招,也就更想不到,引来这杀招的原因就是因为他那口无遮拦的一句话。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只不过在王尚志的身上,这句话变成了色字嘴里一根针,那银针正好从王尚志的后脑勺进入,然后又从额头的正中贯穿而出。

    但是,还不仅仅是贯穿这么简单,贯穿以后的头颅突然的炸开,一团血雾,然后那无头的尸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这是第二句无头尸体,估计也是今天晚上死的最冤的、最不值的一个。

    东南之殇,还在继续……

    王尚志的无头尸体就那样老老实实的躺在地面上,如果不是血淋淋的现实摆在这里,又有谁会相信这是真正的事实,谁又会相信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这个人现在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另一方面,贺凤玲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了,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先防御罗家家主的进攻,与此同时也是要择机逃跑,虽然现在让自己陷入了困境,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因为那王尚志的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枉生盟的人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来到了罗家府邸周围,这一次是真正的杀戮,见人就杀就是他们唯一的职责,所过之处,基本上就不会有活口的存在。

    枉生盟的杀戮,不仅仅是针对于罗家的人,即便是那四方的势力也是包括在内了,看上去,他们对这结果是势在必得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的脚步一般。

    “公子,这些人怎么这么凶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小李似乎有些看不过去,语气里面充满了愤怒。

    “这些人,今晚也活不了!”李毅同样是不齿枉生盟的所作所为,所以现在就这样断言。

    这个时候,最着急的不是李毅,而是那派去偷袭罗家的人,要知道各大势力在浮空城的人原本就不多,如果今天晚上在折损一点的话,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一种损失,更为重要的是,这次行动领队的人物在各自的势力里面也是小有来头的,要是就这样没了,即便是统领,恐怕也不好交代。

    “快,传我的命令,立即调配人手,去救贺凤玲!”这是罗唐宗首领的话,因为看见了贺凤玲的受伤,再加上现在的形势危急,所以他要做就是尽自己最大可能去完成拯救行动。

    “快,不能就让枉生盟这么得手,这实在是太嚣张,估计这就是枉生盟在浮空城全部的势力了,只要我们这一次能够将这些人全部都消灭在牢笼里面,枉生盟在浮空城就是彻底的完了,而且我相信,各大势力是不会有人坐视不理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派出人手,围剿枉生盟的势力……”一人分析道。

    “传我的命令,立即派去二分之一的人手去围剿枉生盟,记住,打出我们的名号,不要和其他势力有任何冲突,只要全力围剿枉生盟就好,至于罗家家主,不要打他的主意,快去吧……”一人下命令到。

    “第一小队、第二小队、第三小队,你们立即和我一起出发,现在就走,任务就是围剿枉生盟,其余的情况看我现场指挥……”仍旧是一个势力的人在调兵遣将。

    可以看得出来,在这一刻,所有的势力没有商量,但是也是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要暂时性的联合在一起对付枉生盟的人,现在对于他们来讲,枉生盟的人才是最大的敌人,因为枉生盟的杀戮不仅仅是针对了这四家围剿了罗家家主的势力,在他们前进的路上,也有好几家势力的暗哨被枉生盟的人给拔出了。

    人开始从各个方向开往浮空城的东南角,虽然每一个势力的人都不多,但是能够代表自己的势力来到浮空城的,又怎么会是简单之辈。

    …………

    “公子,快看,小刘过来了!”小李突然发现了小刘的身影,因为不愿意看见那杀戮的场面,所以也就不再关注着那东南角的局势。

    说话间,小刘已经是走到了李毅面前,也不过不上多礼,急急忙忙的说道:“公子,梵月谷的人已经出发了,估计现在是其守备最薄弱的时候,所以我感觉现在是我们最佳的行动时机。”

    “你观察的可仔细?没有被人家发现?”李毅很是谨慎。

    “没有,我是跟踪了一会,确定下来以后才向您来报告的,公子你就放心吧,如果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以后我就负责教家里的那些人!”小刘有点委屈的说道。

    小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和小李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教府上的人是最无聊最无奈最讨人厌的事情,所以他才会用这件事情来说事。

    “恩……”李毅的眼神又看向了东南角的方向,其实他的内心也在挣扎,也在拷问自己在这个时候去偷袭梵月谷的势力是不是连那枉生盟都不如了,但是如果现在不去,恐怕以后就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但是如果去了的话,内心上多多少少又有一点过意不去。

    “我现在去趁火打劫,你们两个会不会认为我很卑鄙?”李毅这样的说道,看上去这是在问小李和小刘,但是实际上也是李毅对自己的问话。

    “怎么会,先生,你可不能这样想我们……”小李一着急,也忘记了要叫公子的这个约定,反而是叫起先生来,“就像您说的那样,既然我们救不了罗家家主,那就应该救出来他的小儿子,而且我感觉,这枉生盟的人虽然可恶,但是也是实实在在的真刀真枪的可恶,倒不像是那梵月谷的人,偷偷摸摸的勾当,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呵呵……”李毅有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才说:“恐怕我今晚要是去了梵月谷的据点,以后被人知道的话,这大陆上的人就会都说我是恶人了!”

    “怕什么,先生,还有遗忘部落呢,不用怕他们的,这梵月谷,有我们两个跟着呢,要不然的话我们去,您就别去了!”小刘抢过话题来。

    “所谓善恶,只不过是立场而已,凡事本就如此……”李毅的脑海里在这个时候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只见李毅咬了咬牙,然后说道:“走,我们出发,小刘带路,目标梵月谷据点,对了,你们两个先将这个东西带上!”

    “这个什么东西?”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面具,我可不想以后被世人唾骂……”李毅说笑着,这一句话说出来,就足以表现李毅已经是将自己的心中的各种思绪已经是放下了,其实李毅也明白,虽然自己有一点犹豫,但是这是自己选择,自己一开始的决定,既然没有更重要的事情让自己来改变这个决定,那自己就应该坚决的走下去。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更何况现在又不用跪着走呢。

    …………

    夜色越加的黑了,但是浮空城却一点没有安静下来,这一次的不安静,并不是一片祥和的热闹,而是一片嘶喊的声音,是一片厮杀的声音,浮空城的老百姓们大多没有了闲逛的心情,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家里,以图能够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

    能躲在自己家里的人,还算是幸运的,如果是在浮空城东南角特别是罗家附近的百姓,连这样的想法都是奢望,他们想做就是跑,跑向更安全的地方,但是有很多人跑不掉,被硬生生的同时也是无辜的卷进到这场风波里。

    东南角的厮杀开始了白热化的进程,枉生盟的统领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各大势力竟然是这样默契,但是即便是想到的话,估计他也会这样做,因为他是枉生盟的人,向来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去计较后果。

    贺凤玲知道会有人来救自己,但是现在,苍白的脸色无不在说明她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即便是元功在高的人,也不可能说是在断了一只手臂的情况下还能一直坚持战斗,这样的结果,其实就是自取灭亡。

    贺凤玲其实也不想这样,但是她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她知道自己只要停下来,那就还是死路一条,所以他连为自己止血的时间都没有,每一次的身体的移动,都会留下血迹。

    罗家家主此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他被不下二十个人围着,这二十个人并不是一团乱麻,而是很有默契的攻防一体,原本就已经消耗了许多体力的他,再加上看见家破人亡的事实,自然是万念俱灰,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战斗,或者说自己要战斗到什么时候,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但是站着死的念头却是充满了他的心,所以他才没有倒下。

    那个使用着李毅制作的幻石兵器的青年,此时也已经是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能生下来的把握,几乎等于零。

    城主府内,浮空城主已经是泪流满面,他双拳紧握,恨不得咬断自己的牙齿的样子,但是也只能是看着那一方的混乱,他算不上是什么有名的明主,但是这些年来,浮空城也算是城泰民安,但是就是在今天,自己的百姓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遭受磨难,自己却没有半分能力。

    这样的心痛,或许只有当事人才能够明白。

    “这些全都是我的罪过呀!”一位老者说道,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李毅的师傅徐博之。

    “徐老,您出来了,不是您的错,这就是浮空城的宿命!”浮空城城主这样说道。

    “宿命?”徐博之似乎有点不理解。

    “是的,浮空城之所以会存在,或许就是在等待着今天的到来,这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

    “但是这一切却是因我而起!”徐博之继续说。

    “也会因你而结束!”

    “快了,很快就会结束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是到了终点的时候了,可惜的是,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呀……”

    梵月谷此时的人数还真是不多,理论上来讲的话,还真是最少的一次了,上一次比现在的人数还少,那已经是先头部队刚刚来到浮空城的时候。

    但是,即便是人数不多,现在也还是有八个人,不知道算不算是暗合八大金刚的想法,留守的人,本是未必有多高但是领头的肯定是有两把刷子,因为对于防止被别人端了老窝这种事情,稍微有点常识的话都会明白。

    “你们两个守着前门,你们两个守着后门,你们三个各自为伍,然后全据点内交叉巡视,据以保持间距,还有时刻保持警惕,不能放松。”梵月谷的人对着自己的手下的人吩咐道。

    “是!”剩下的七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就是这个时候,李毅和小李以及小刘三个人也来到了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现在的三个人,正在商量应该怎么进去,按照李毅的说法,如果是强攻的话,那基本上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人家也不是傻子,自然会有联络的办法。

    既然不能强攻,那就是只能智取,但是问题又出来了,那就是怎么样才能够智取,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把对方骗出来的。

    最后这三个人选择了一个根本就算不上是智取的方法,因为时间有限,他们不能够在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

    放火,没错,这就是李毅的想法,所以他着手小刘去放火,然后自己和小李伺机而动,因为下定了决心,所以李毅也告诉了小李,见到人,不要手下留情。

    就在距离梵月谷不远的地方,先是淡淡的烟雾,然后就是火光冒了出来,这个小六似乎也是一个放火的好手,因为他选择的地方十分的巧妙,既能够威胁到梵月谷的据点,又距离梵月谷有一小段距离,这样的话,就会让梵月谷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态。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