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里的国术宗师 第五百四十二章 毒招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季礼被耍了一下,也不动气,右手往外一推,卧虎刀夹着一丝风声砍向东郭玉树的折扇,东郭玉树手中一转,折扇指向季礼下半身,季礼不得不再次用刀身挡住折扇的去路。

    东郭玉树这一招确实阴狠,很大程度上牵制住了季礼的攻势,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斗了十几个回合,攻守各半。

    十余个回合过后,季礼的刀势渐渐变得刚烈起来。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见人!”季礼一声轻喝,力道再度提升,卧虎刀化作一道乌光,刀刀不离东郭玉树要害,东郭玉树冷哼一声,再度做势欲放射毒针,却只见季礼不管不顾,依然一刀劈下!

    这一刀要是被劈实了,东郭玉树即使能用毒针射中季礼,自己不死也得少条胳膊,季礼似乎算准他不敢硬拼。

    东郭玉树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双手拿着折扇往下一压,以一个很小的角度迎向卧虎刀刀锋,在卧虎刀劈中折扇的相撞那一刹那,用力一按,吱的一声响,卧虎刀与折扇之间产生剧烈摩擦,激起一条火花。

    东郭玉树手中的折扇被硬生生削掉一层并且变形,宣告报废,但卧虎刀的刀势也被东郭玉树按得偏了数寸,同时在折扇与卧虎刀相撞的那一瞬间,从折扇中射出一排毒针直奔季礼面门,这才是东郭玉树的真正目的!

    冒行险招以一把折扇换取季礼身中毒针,东郭玉树在一瞬间所做出的决定实在相当阴狠,也相当果绝,要知道刚才那一招只要东郭玉树稍微有所偏差,就极有可能被季礼的卧虎刀劈中,可见做为百毒门未来的希望,东郭玉树并非浪得虚名。

    俗话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东郭玉树冒行险招,自以为必将得计,却没想到季礼左手一扬,只听一阵轻响,从折扇中射出去的那一排毒针一根不少的插在季礼手中的一个细长的木盒上!

    “……”已经跳出战圈的东郭玉树一阵气结,盯着季礼手中的长盒说不出话来。

    “都说了雕虫小技,你偏要拿出来丢人现眼!”季礼哈哈一笑,看了看钉在的中长盒上的那一排毒针,“上次你……”

    季礼话还没说完,却见东郭玉树不听他废话,转身纵上码头旁边的一艘小船,往河中心荡去。

    “怎么,不打了?”季礼飞身追上。

    此时东郭玉树所在的船已经离岸五六米,季礼双脚在码头上一蹬,纵身而起如一头雄鹰般扑向东郭玉树,东郭玉树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剑跃到船的另一头,不敢与季礼硬拼。

    “上一次差点土葬,难道这次准备水葬不成?”季礼哈哈一笑。

    “找死!”东郭玉树涨红了脸,恼羞成怒的扑向季礼。

    小船上的空间本来就小,两人斗到一起,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不过相对来说东郭玉树吃亏更大,他拿着一把短剑,根本近不了季礼的身,被季礼死死压在小船的一头。

    此时小船已经漂离码头十余米,被两人在上面斗来斗去,直在河中心打转。便在这时候,东郭玉树终于顶不住季礼的猛烈攻势,被季礼一刀砍在剑上,强大的力道把他震落河中。

    东郭玉树落入河中,便再也没浮出水面,季礼站在船上,小心的观察四周的动静,一切静悄悄的。

    终于,季礼感觉到了不对劲,以东郭玉树的阴险,即使要逃,怎么可能往河中心逃?这一切,难道是给他下的套?

    就在季礼惊觉之际,哗啦一声响,一个人影从水中窜出来,双手抓住码头旁边的一艘渔船用力一拉,整个人跃到渔船上,正是东郭玉树!

    季礼一声暴喝,双腿猛力一蹬,竟然把小船从中间蹬成两截,而他整个人则腾空而起扑向东郭玉树,此时两人之间相隔不下十余米的距离!

    浑身是水的东郭玉树哈哈一笑:“太晚了!”

    只见东郭玉树手中早已经打开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小心的掏出一颗黑色的圆球,弹向身在半空中的季礼。

    季礼见一物飞来,举刀欲劈,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剧变,连忙使出千斤笔直的落向河中,可惜依然慢了一步,那颗黑色圆球已经离他不到几尺!

    季礼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撑着刀面,用宽大的卧虎刀迎向黑色圆球。

    呯的一声巨响,半空中爆炸出一个火球,季礼以更快的度坠入涡河中,刚才那颗圆球正如他料想的那样,是一颗‘霹雳弹’!

    季礼扑响一声坠入河中,几乎与此同时,从画舫的上层飞出一个拳头大的圆球,扑嗵一声砸到河中,落点正是季礼刚刚落水的地方!

    圆球落入河中所溅起的漪涟还没完全散去,只听到一声闷响,整条涡河都被震动了一下,紧随其后圆球落水的地方河水一阵翻滚,无数泥渍冒出河面。

    阴雷!阴雷是比霹雳弹更为凶险的存在,杀伤力巨大,能在水底爆炸,唯一的缺陷是挟带不方便,引爆的时候还得事先点燃。

    当然,霹雳弹其实也极不方便挟带,像之前东郭玉树所使用的那颗霹雳弹,盛放霹雳弹的那个盒子里面放置了厚厚的极为柔软的蚕丝,以保证霹雳弹不受震荡,因为霹雳弹只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力就会引爆,根本无须点燃。

    东郭玉树一向不带霹雳弹这种东西放身上,不过前几天被凌翎七逃脱心中愤恨,一狠心便带了一颗在身边,心想如若再碰上凌翎七或者是唐家三少这种人,二话不说先炸他一炸再说。

    凌翎七没福享受,倒是季礼今天把霹雳弹与阴雷同时享受了一遍。如果仅仅是一颗霹雳弹,还真不能把季礼怎么样,毕竟绝大部分力道被卧虎刀挡住了,但是落水之后再被阴雷这么一轰,结果就只见河水翻飞之际,季礼哗啦一声钻出水面,用手扶住已经被他踩断的小木船,哇的一声张口便吐了一口鲜血,面呈酱紫色,已经受了重伤!

    “哈哈哈,季礼你也有今天!”东郭玉树一声大笑,然而就在此时,画舫上传来东郭玉的一声惊呼:“后面!”

    东郭玉一直呆在画舫中没露过面,唯独刚才瞅准机会点燃一枚阴雷,结果把季礼轰成重伤。其实东郭玉一见东郭玉树把季礼引上小船就知道东郭玉树打的什么主意的,所以早已经做好准备,最终一击凑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武侠世界里的国术宗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