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江山 第六百五十二章 圣战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四月初,赤道附近的气候还没有升到一个让人忍受的地步,二三十度的气温在海风的吹送下显得并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乘坐着一艘西式大帆船在万里波涛上行驶了好几个月的赛利姆·本·穆罕默德·穆拉德打望着前方。据他在锡兰荷兰人那里得到的消息,中国在苏门答腊岛的最西端小岛——韦岛开辟了一处贸易港。

    这座小型活火山岛屿,位于靖海,处在靖海群岛的最南端海域,是去年时候才进入中国人视线的。出乎意料的是,这座不大的岛屿竟然有着成为一座天然良港的条件。

    中国人随即就以蛮横的姿态占据了那里,然后开辟了沙璜和巴罗汗港口,沙璜扼马六甲海峡的西北口,巴罗汗则是一个渡运港口,是苏门答腊岛西部的亚齐王国国度班达亚齐与韦岛间的运输中心。

    这个亚齐王国,赛利姆是知道的,一个很虔诚的天方国家。是东方天方学术文化中心,为南洋地区嘉敏到麦加朝圣的起程地。

    此次赛利姆启程出使中国,随行的船队中携带的就有好几位顺路回国的亚齐人。

    作为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官,在俄罗斯、奥地利两国工作多年的一个外交老手,提起韦岛的事儿来,赛利姆远没有随行的那几个亚齐人表现的那么愤怒。

    冷静是外交官最基本的一个素质。更何况,现在的世界不就是弱肉强食吗?

    当初奥斯曼帝国强盛的时候,他们也把整个欧洲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那亚齐王国当初强盛的时候,不也几次吊打葡萄牙和荷兰,进攻马六甲,征服马来半岛上的彭亨、吉打、霹雳、尼亚斯岛及英达腊普腊,其势力扩大到苏门答腊岛的中央高地米南加保地区?

    赛利姆从个人的职业角度上看,很容易接受这种现实。

    中国人还只是夺取了韦岛,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就是对班达亚齐直接直接发起进攻,亚齐王国不也一样要受这么?

    自从亚齐王国衰落以后,米南加保逐步挣脱亚齐的羁绊,马来半岛诸国由于得到荷兰的支持也摆脱亚齐的控制。亚齐对胡椒贸易的控制也早早被荷兰打破。

    一切就像坐上了滑滑梯,国势下滑的趋势止都止不住。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沙璜港口白茫茫的水泥地上,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

    驻守沙璜的中国官方对于赛利姆一行的到来表示了追隆重的欢迎,虽然他们对于赛利姆一标人为什么不去槟榔屿而来到沙璜很是奇怪。

    而赛利姆呢,作为一个老牌外交官他从对面中国人的表情和态度中嗅到了一股不一般的气味。

    眼前的这些中国人对待自己一行虽然非常上心,但这隐隐之中透漏的却又一股敌视。这是怎么回事?

    赛利姆觉得自己在彻底了解东方的政治社会之前最好是什么也别做。但他忘了整个使团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乖觉,而且这个使团中的人有的是倾向于教团和禁卫军的**分子。

    “赛利姆帕夏,赛利姆帕夏……”

    奥斯曼人也不是什么大海上的民族,赛利姆很不喜欢船上的晃悠悠,每天他都会翻看他在国内收集到的所有中国资料、信息,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代的,直到他整个人困得眼皮子睁不开了,才会去睡觉。

    晚上,船舱里静悄悄的,赛利姆点着明亮的蜡烛,鼻梁上架着一副眼睛,正在艰难的理解着中国明王朝的规章制度。奥斯曼帝国当年跟明王朝还是有一些交集的,《明史》记载,嘉靖三年、嘉靖五年、嘉靖二十二年、嘉靖二十七年、嘉靖三十三年,鲁迷曾五次遣使。“61人数最多时达九十多人。当时的奥斯曼帝国被明朝人称为鲁迷。

    在明代前期,由于地跨中西南亚的帖木儿帝国横空出世,丝路两端,明朝和奥斯曼帝国的交往受到阻碍。直到帖木儿帝国灭亡之后,奥斯曼帝国才开始了正式的向明朝遣使。这些使团来访,都是在奥斯曼帝国吞并埃及、攻战大不里士和巴格达之后,在一代雄主苏莱曼一世执政期间所进行的。

    这是奥斯曼与中国仅有的一点交集,奥斯曼放所有的资料都成为了赛利姆着重研究的重点。虽然他知道这些资料早就不适用于这个时代的中国了。

    中国的开国皇帝,抡起功绩,灭满清,打俄罗斯,击西班牙,压制荷兰,扫荡日本、朝鲜和整个南洋,或许是没有碰到强劲的对手,让他的这些功绩先的有些成色不足,但他在西方世界,已经早早被冠上了‘大帝’的称号。

    他自从起兵以来,屡战屡胜的事情,破灭敌人的一次次优势兵力的进攻,更让他被很多军人推崇。

    中国大皇帝未来的成就不会比苏莱曼大帝差了。

    虽然中国的地理环境注定了它不可能像二百年前的奥斯曼帝国一样,对整个西方世界都造成了无比沉重打击。但只要中国人能把俄罗斯给揍趴下了,那就是奥斯曼帝国最好最有利的消息。

    赛利姆也不希望看到中国将无数的钱财花费到遥远的美洲,在锡兰的时候,当他听到中国人出兵数万进攻万里之外的美洲加利福尼亚地区的时候,头都要懵了。

    敲门声响起,门外还有急促、慌乱的呼叫声,是自己的随从胡达班达。

    赛利姆内心升起不好的预感,他放下手中的书籍,将船舱门打开。就看待胡达班达一脸汗水的在门外,见到赛利姆后急忙说道:“赛利姆帕夏,米尔扎带人在码头跟中国人打起来了。”不但是打架,还出手动了刀子。现场见血受伤的有十好几个,只是胡达班达不知道而已。

    赛利姆的脸色立刻变了,眼睛里放射出利剑一样的光芒。

    米尔扎?那是使团护卫的副手,是一个出身禁卫军的坚定**分子。使团副使之一巴耶塞特的铁杆支持者。

    先天上就带着有色眼镜看待米尔扎的赛利姆,第一反应就是米尔扎有意挑事,故意给中奥之间制造不和谐的隔阂。

    而实际上这事儿,赛利姆还真没冤屈了那个米尔扎。

    这件事儿的起因是码头上中国人开的旅馆饭店,中国人开餐馆么,哪有不带酒的?而且现在印度白奴那么有名,这地方距离印度又不远,酒楼里不但养的有印度舞女,而且数量还不少。只要愿意花钱,随时都能把人带进房间里去。

    而亚齐这一块本身就是很虔诚的天方教区,韦岛也是如此。这天方文化本来就禁酒,再加上穿着相对暴露的印度舞女整天在店门口晃来晃去,当地的教民就十分的看不过去。可是形势比人强,中国人比韦岛人强大的太多了。当地的长老不但没露头,还竭力劝阻当地居民和阿嗡不要去挑事,要忍耐!

    说什么:惟有坚忍的人,能享受完全的、无量的报酬。

    忍耐虽然痛苦,而其果实却是香甜的。因为,忍耐是天方的美德。

    当我们面对各种磨难的考验时只有忍耐,同时祈求广恩的真神使自己尽快地从困境中摆脱出来,绝对不能烦躁和失去控制,而应当冷静,因为冷静能出智慧,并且要拒绝自卑、忧郁和失望,更不要因为时运不济而郁郁寡欢,因为愁肠满腹是会把人的精神搞垮的……

    可惜这些话只能是沸水中添加的凉水,而不是抽调火柴的手。

    双边的这一矛盾自从中国人在沙璜立足之后,那就已经存在了。

    如果没有奥斯曼人,没有外来者撑腰的韦岛人,久而久之就会适应上了这些,就好比巴达维亚生活的土著天方教民一样,对这些事情一点点的习以为常。

    但是现在不是有了奥斯曼人了么。而且长老正好不在,长老去班达亚齐了。

    奥斯曼可是天方的第一强国,屹立在天方几百年了,一次次重创着西方人,是一个强盛强大的国家,它的苏丹是天方的哈里发,是众苏丹之苏丹,是众君主之君主。是《古兰》的保护者!

    在这个虎皮还没有被彻底戳烂的时代,奥斯曼帝国就好比第一次阿片战争之前的满清,靠着巨无霸一样的块头,还能唬着不少人。

    而且刚刚在单挑中将奥斯曼人揍趴下的俄罗斯人,转眼就被中国干趴下了。

    脸面无光的圣彼得堡说:俺先前在奥斯曼的身上废了太大的力气了。这无形中就又给奥斯曼人刷了一层金粉。毕竟北极熊陆军的强大是整个欧洲都有目共睹的,奥斯曼人的军队就算弱了俄罗斯一筹,那也不可小觑不是?

    整个欧洲,单挑俄罗斯,没有别人帮手,有几个国家敢说自己能支撑的下来的?

    奥地利,还是普鲁士?还是英国人,或者是西班牙?

    都不敢说。

    除了高卢大公鸡!

    那么做一个横对比较,奥斯曼人的军事力量还是不弱的。

    在南洋地区横的不可一世的大风车,对比奥斯曼那就是一个小不点。

    特别是在天方世界,在莫卧儿帝国瓦解之后,奥斯曼帝国和波斯那就是唯二的强国,可是后者在经历了阿巴斯大帝的辉煌之后,很快的没落,如今统治那里的卡里姆汗也十分厉害,但英雄暮年,他已经是一个垂垂老朽了。

    当然最最主要的是,持着正统派理念的韦岛人跟波斯尿不到一个壶里啊,他们能够祈求的对象唯独是奥斯曼帝国了。

    今天奥斯曼一行的船队靠上港口,中国人给予了港口最高规格的欢迎。这些也被一些土著和阿嗡们看在了眼里,所以他们就生出了借奥斯曼帝国的力量来‘摆平’那些可恶的中国商人的念头。这样的主意跟米尔扎那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啊。

    米尔扎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让赛利姆知道,他就偷偷地联系了自己的心腹手下,然后跟阿嗡和土著们汇合,直接跑去要把那些犯了忌讳的餐馆酒店全部拆除掉。

    中国商家当然不会干啊,自己的东西,自己从港口管理局拿到的土地使用证,那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凭什么要听你的啊?你说不让干就不干,你算老几啊?当港口管理局的证件是假的是吧?

    双方在这件事儿上根本就没得谈,而且这当中米尔扎他也压根就没打算谈,他身上穿的奥斯曼禁卫军军装对于中国人也没有半点威慑。话说从大年初一西安城里出了那一幢事之后,天方教在汉地都要被人人喊打喊杀了。而且那群杀胚随后还发动了好几起爆炸袭击时间,炸死的人只有少少的三个,伤者前前后后加在一块却有一百多了。

    整个中国为之愕然,为之愤怒。

    全社会掀起的浪潮让汉地的h人和天方寺噤若寒蝉。

    这种大环境是还没波及到南洋的社会中去,但要说这些对于南洋的中国商人一点影响也没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无形之中,在南洋的中国人就把天方教土著看的更低等了一些。

    也根本就没有政府去推波助澜,完全是民间自发的,信仰了佛道的土著是最好的土著,信仰着原是神灵的土著是二等土著,信仰着天方与一神的土著就是最低贱的三等土著。

    就算是内陆,之前融合的很好的一些h汉杂居城市,就比如南方沿海城市和大运河沿线的一些城市,都在随后的时间里闹起了民族纷争,国内的喧嚣传播到南洋已经消弱了很多,但你想让汉人老板面对一帮天方教民的时候,进行原则性让步?那真是痴心妄想。

    两边很快就动起了手来。然后就闹出了大乱子,米尔扎动起了刀子,那些汉人也不是白瞎的,人家还有枪呢。等到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不仅港口区的海关警察震惊了,连海防兵都出动了。

    赛利姆此刻恨不得能把米尔扎揉成碎末。

    他急忙带人下船,并且立刻派人联系中国港口的官方,同时严令约束船队的水兵和随行的禁卫军,一个人也不许外出。

    沙璜港的负责人很快就来与赛利姆见面,表情很轻松。虽然奥斯曼使团中有个别人在这件事上起到了很不友好的作用,但是看赛利姆的表现,很显然是与中国保持一致的。

    “赛利姆帕夏,请你放心。这件事情上我方一定会公平处理。至于你方的几名涉事人员,请放心,伤口包扎处理之后,立刻就会送回船上来。”

    “对于阁下在事件发生后的恰当处理,我,仅代表沙璜港所有军政官兵,表示由衷的感谢。”

    整个奥斯曼船队的随行水手和护卫禁卫军怕有上千人,这支力量因为赛利姆的约束没有忙上加乱,那真的是给中国官方最大的支持了。

    赛利姆也很高兴,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媚眼没有抛给瞎子看。“奥斯曼与中国是战略同盟,是最亲密的朋友,在这件事上我们完全相信中方会做出公平合理的处置。”

    两张脸上此刻露出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真诚,但是他们真的把这件事给小瞧了。这是韦岛沙璜人积蓄了已久的怒火的一次大爆发。

    “圣战,圣战……”

    “圣战!圣战!圣战!真神至大,真神伟大!”

    “将卡菲尔赶出韦岛……”

    就在赛利姆和中方负责人都认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突然暴起的呐喊声如同海啸一样席卷了整个沙璜港口。

    “上帝啊……”港口一艘西洋帆船上的水手看着从黑暗中涌向沙璜港口区的韦岛土著,惊呆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主宰江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