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求生路 第二百零三章:遇袭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用道:“不去,就是抗旨,所以,大人,是必须要去。现在我们所要考虑是如何安全的去,怎样平平安安的回来。大人此去离苏州城外不远,可以先派人先去查探,查探清楚是不是有埋伏。”

    周侗道:“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照应!”

    庞赫道:“师傅,我也想去看看!”

    曾淮有些犹豫:“这…我此去可能是凶多吉少,你们师徒就不用陪我闯这次的龙潭虎穴。”

    吴用劝道:“大人,他们师徒二人武艺高强,陪同你一起去,那是再好不过!”

    晁盖这时候也自荐道:“我也想去会一会,看看这次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此时,庞赫注意到了吴用脸上表情中有一丝的变化,应该是不希望晁盖此去冒险,但又不能阻拦。

    曾淮道:“诸位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此去如果危险,你们一旦有什么闪失,我会抱憾终身,如果没有,那最好。我这次假如不能回来,你们帮我安顿好苏州的百姓。”

    当周侗等人再要劝说,曾淮很肯定的说道:“我心意已决,你们就不要再劝我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和大家一起喝上几杯!”

    看到曾淮如此坚定,大家也就没说什么,可能大家心里明白,这时候的曾淮曾大人已经抱着以死来解决这次苏州城之围。但真的这样就可以么,在场的几个人心中都是没有底的,因为面对的对手是不太会讲什么情面的。而曾淮这次叫周侗前来,最主要是想让周侗在自己离开之后,好好的守护好苏州城,所以将苏州城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老朋友。

    第二天早上,曾淮上了马车,准时前去赴约。

    周侗自然是不希望曾淮有什么闪失,早在曾淮出发之前,就已经派人在路上进行沿途查探,在曾淮出发之后,同自己的徒弟庞赫和晁盖一起带人暗中跟随曾淮,以确保曾淮的生命安全。

    有些事情,确实知道是知道会发生,但不得不去做,曾淮就是如此去赴约,而在路上,果真遇上了埋伏。

    一个中年男子带着数百人等待着曾淮的到来,见到曾淮后,笑着说道:“曾大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马受惊,在路上不知所措的走动着,曾淮道:“你是谁,带着这么多人,想做什么?”

    中年男子道:“我叫什么不重要,我家老爷想请曾大人一叙,不知道曾大人肯不肯赏脸。”

    曾淮道:“本官有要事在身,你告诉我你家老爷姓什么,在哪,等本官事情解决之后,再到你家老爷那一叙。”

    男子阴邪的一笑:“我家了老爷知道曾大人前去做什么,所以让我在此等候,只要随我走一趟,曾大人,您的事情,也就解决了。”

    话正说完,一阵阵马蹄声奔腾而来,男子慌张的看了看四周,不一会儿,一支箭正中额头,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已经倒下。不用说,这支箭正是周侗射出来的。

    周侗在曾淮面前停了下来:“曾兄,你没事吧!”

    曾淮看着周侗,道:“谢谢你,你怎么跑出来了,我不是叫你待在苏州城内么?”

    周侗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晁盖举着枪,大喊道:“放下武器,你们可以走了!”

    男子一死,这几百人自然就没理由做无畏的抗争,纷纷放下武器,然后各自散去。

    曾淮道:“现在,他们都走了,你们也就都回去吧,这前面,应该没有什么了。”

    但这次周侗不肯:“我出都出来了,就陪曾兄弟一起走走,我也想见见张老,我想张老也愿意。”

    见周侗不肯走,曾淮也只好坐着马车和周侗一起前去张府。张府座立在一个小湖畔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据说这座府园是由仁宗皇帝赏赐的,风景秀丽,又正直夏天,映日荷花别样红是对这湖面的最真实的写照。

    曾淮下了马车,和周侗师徒、晁盖一起走到张府门派,其余的人,都留在湖畔旁等候。

    走到门前,只见张府大门敞开,从门内传来弄弄的笔墨气息,而里面,满眼的字画映入眼帘。

    刚刚一踏进张府,仆人就闻声赶来,似乎就已经知道是江南巡抚曾大人:“是曾大人么?”

    曾淮点点头道:“我是!”

    仆人道:“我家老爷正在屋内等候,请随我来!”

    就这样,曾淮一行人就跟着仆人进入了院子。院子非常的安静,却似乎透入着杀气。随着一声熟悉的笑声,院子没有了刚刚的肃静:“曾大人,你怎么带着朝廷的钦犯来到这里,你的眼里,好像没有皇上。”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佛面鬼杜渚,随着杜渚的出现,张府的院子里的伏兵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曾淮道:“你是谁,竟敢带兵包围前任尚书大人的府园,我看你才是目无皇上。”

    “哈哈!”杜渚道:“随你怎么说,我也不想跟你们废话,我这招请君入瓮之计,已经是成功了,你们现在可是插翅难飞了,正好,周侗也在,还有那个谁谁的,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周侗道:“杜渚,你也不要太过于猖狂,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来的可不只是我们这几个,你难道就想两败俱伤么?”

    杜渚笑着说道:“有你们的人头做保证,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可能会动手。我说周侗,你傻了这么久,难道还没傻明白么,这也难怪,你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周侗冷哼一声:“我不管怎么样,都比你做一条狗强!”

    庞赫点起手中的信号弹,快速的扔向空中。

    杜渚连忙下令:“都给我射!”

    幸好,这院子里并不是什么空荡荡的空地,还有几处可以藏身遮挡的地方。周侗拉着曾淮赶紧躲进假山里面。

    而外面,已经收到信号的正飞快的赶过来,顷刻之间,破门而入,两军战事一触即发,刀光剑影,嘶喊杀伐,院子里很快就只剩下鲜血的味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水浒求生路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