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禁的那些日子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属于正义的我
    刺穿死棘之枪,出自某部动漫中设定的幻想兵器,在虚拟的设定中具备有逆转因果,绝对穿刺心脏的力量。

    虽然现实中也存在英雄原型,不过凯尔特神话本来就局限在很小的部分地区,更何况,宝具原型的拥有者是库丘林那条喜欢滥交的猎犬,反正不怎么讨方宏喜欢。

    ……

    “这里可不是现实世界,寄托以人类潜意识思想的虚幻代表灵装道具可不能显现到这里。”

    如果按照惯例,那么在方宏利用元力引导徘徊在世界上属于‘刺穿死棘之枪’力量的时候,属于它或者相近相似的存在都会与魔法师建立联系,从而不管在世界的任何角落投射出来协助魔法师进行攻击。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方宏能感觉到自己与‘刺穿死棘之枪’这个意义建立的联系被某种不知名的存在所阻拦……那种‘存在’的力量,无法涉及到异度空间。

    “无法显现又如何,只要我坚信它会穿透你的心脏,它就一定能穿透你的心脏。我就不信,我身为天人的精神意志还比不过那些普通人。”

    不管是‘刺穿死棘之枪’,‘朗基努斯圣枪’还是‘舜帝之剑’,甚至方宏曾经使用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包括在内。

    这些传说中的灵装最初之时也不过是普通的凡俗铜铁,正是因为寄托了人们的信仰,或是蕴藏着某种道理,它们才会在历史长河的淬炼中逐渐拥有种种神异的力量。

    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做不到?

    银红色的伏魔棍彻底变化成了鲜艳的赤红,实质化的世界碎片包裹着伏魔棍顶端突出来的枪尖,紧接着,魔法师便对照空气凶恶的一刺。

    世界道本身就具备因果特性,在方宏见明心性以后,它已经彻底成为了方宏手中最锋利的剑,方宏并不认为自己这一击会杀死眼前的银发少女,不管怎么说,对方毕竟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

    “太极拳意,十八罗汉棍。”

    虽然起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号,但其实方宏所用出的不过是普通的打狗棍罢了,也就是传说中的当头棍,不过太极拳意倒是没骗人。

    随着武道拳意的融入,伏魔棍表面的红色裂纹张得刚开,棍身也膨胀了不止一圈。

    对于方宏看似凶猛的攻势,自称为雅丽的奈亚拉托提普仍旧用那一双碧绿的双眼,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眼前的魔法师……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街头逗趣的猴子一般。

    ‘噗呲’

    银发少女胸前破开了一道血口,微微带点透明的红色液体就这么泼洒在方宏的脸上。

    “你……”

    方宏愣在了原地,他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女不禁失声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方宏心里藏着无数的未知,但是,他这全力以赴的一击,却是收拢不住了。

    因为带着口罩的缘故方宏看不清少女的面容,但是他却能在雅丽的眼神中看到戏谑的神色,她的那种眼神,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某种好玩的东西一样。

    重达数千斤的伏魔棍在加持火莲华增幅的情况下足以打出十万斤的巨力。

    特别还是在少女未曾抵抗的情况下,少女的身体在毫无意义的沉没中被打成一团血雾,消失在了这片空间里。

    “不管了,还是正事要紧。”

    虽然雅丽在自己眼前被轻易一棍打成血雾,但方宏可不相信她会就这样死掉……她还在身边,没有走远。

    魔法师走到光雾的最中心,没有一丝黑暗存在的八面体晶石旁边。

    方宏刚刚抬起手,突然又有一个想法爬上了他的心头,魔法师不由得心神一慌,他这才想起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

    “传说中的奈亚拉托提普喜欢伪装和欺骗人类,难道这个源核心,是假的?”

    “不,是真的,只要你把它融合了,本尊所创造的游戏空间,便是属于你的了。”

    雅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方宏心底一沉,果不其然,对方果然没有死,期盼侥幸的心理果然要不得吗?

    “为什么?”

    方宏调动起自己的天人意志将身体团团包围,防止随时可能会出现偷袭,魔法师语气里都带着几分急促的问到。

    “呐,打破砂锅问到底可不是绅士应该做的呢,嗯……如果说是要一个理由的话,你觉得简单难度的游戏好玩呢还是困难难度的有趣呢?”

    黑色八面体周围的光雾组合成了雅丽的面庞,不过这次倒是没戴口罩,光雾形成的俏脸甚至自带魅惑,一颦一笑之间引人深思。

    “游戏?”

    “现在的你还太弱了,刚才被杀死的不过是我扯下的一丝血肉分身罢了。”

    “什么都不要问,当然,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你。等你们把‘管理员’打败后,我会离开这里在魔都生活,对了,千万不要找我……”

    ……

    天空变成了黑暗的颜色,手持冰蓝色长枪的少女身上散发着如同实质化的气焰。

    “喝啊!”

    方晴揉了揉红润的脸颊,狠狠的将一只鬼物扎死在残破的城市里,然后忧心忡忡的看着遥远方向那蓝色的光柱。

    距离天使封印鬼王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

    因为方晴境外杀手的身份有些骇人,特别还是在死亡的威胁下,监狱长果断松口,带着剩下来活着的狱警和死囚们一起逃往城市。

    这里却是与方晴所想的差不多,鬼王的出现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路上步行的方晴等人遇到了一波一波的鬼物突袭,短短的一天时间内,死亡人数就超过了四十人,黑胖监狱长也是死亡者的其中一人。

    方晴虽然境界达到了化劲层次,但是因为身体发育关系,她的气血并不是特别充足,无法真正显现出来对鬼物造成伤害。

    因此,方晴收拢了囚犯们手中的劣酒,凭借酒液活血的功能强行逼出气血来对抗鬼物。

    “要遭,连续长时间不断饮酒,我的身体也扛不住了。”

    “大姐头,您怎么样了?”

    虽然脸蛋泛红的短发少女看上去娇羞可爱,让人很有种抱在怀里细细关怀的心思。

    但是此刻剩下的那些死囚们却不敢有什么别的想法,无他,鬼物攻击城市的惨状他们也都看到了。

    不管是警察还是军人们的武器面对那些凶残的鬼物根本是毫无作用,能够正面与鬼物战斗甚至杀死对方的少女,才是他们的救世主。

    “不行了,我要稍微休息一会儿,已经有些醉了,头发晕。”

    如果不是天使之力制造的灵装时刻朝方晴体内灌输清醒和凉意,恐怕她早就因为醉酒和脱力倒下了吧!

    “眼下这个样子,天使也快撑不住了。”

    方晴在城市废墟中拄着手中长枪,默默想到。

在魔禁的那些日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