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攻略 第二百二十四章 父女
    北晋,两日之后。

    经过了两天用药,石娇娥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

    比楚阳猜想的要糟糕很多。大约是这么多年的奔波劳累,再加上之前被韩秀抛弃,担忧两个孩子的处境,还有在敌营的担惊受怕,忧思过度……总之,石娇娥的身子很虚弱,所有的坚韧不过是在强撑。

    “娘,您醒了。”婉夕上前,扶着石娇娥坐了起来。

    石娇娥的神色有些茫然,她抬头打量着四周,很久才清醒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她疑惑的皱着眉头,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感觉到手底下的触感不对,复又低头看向了身下。

    天青色的垫被,绸缎的面料,还有简单却步失华美的绣纹。

    “这是谁的?”石娇娥疑惑的问道。

    “晋王看到您睡在稻草上,就派人把他的被褥送来了。”婉夕略略的低下头,掩饰住了眼中的古怪之色。

    其实,不仅这被子是晋王送来的,每日的药都是晋王亲自喂的,还有粥饭和水,从来不假他人之手。

    可以说,楚阳除了大军议事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全都耗在了石娇娥的帐子里。如今,只要是楚阳的亲信之人,恐怕没有不知道大王的心思。

    有人进言,也有人规劝,但都被楚阳压制了下去。

    “欣儿呢?”石娇娥努力地站了起来,却马上一个踉跄,根本就无法站稳,又浑身无力的跌坐了回去。她闭着眼睛,揉捏着自己的眉心,缓解着剧烈的头痛。

    “娘娘别乱动,您大病初愈,还要多躺一会儿。欣儿公主没事的,她和晋王一起,去给您熬药了。”婉夕把石娇娥按住,说话的神情很自然。

    这样的事情,这两天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欣儿公主和晋王特别投缘,晋王忙着照顾皇后,欣儿公主就在一旁帮忙,两人就像真正的父女一样。

    不,真正的父女,也不如他们配合的好!

    婉夕也曾在心中感慨,若晋王真的是欣儿公主的父亲,那该有多好?晋王对皇后娘娘的照顾,绝对称得上用心;对公主就像慈父一样;最关键的是二皇子,已经被晋王打服,在他的面前就像老鼠看见猫。

    如果,晋王真的是娘娘的夫君,是公主和太子的父亲,这一定是幸福的一家!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

    石娇娥休息了一会儿,觉得身上有了些力气,才刚准备站起来,就看到楚阳端着一个海碗,和欣儿一起走进来。

    “娘亲!你醒啦!”韩欣一见到母亲,立马就像小燕子似的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石娇娥的怀里。

    “你娘才刚醒,你别去闹她!”楚阳走过去,单手端着药碗,另一只手拍了拍韩欣的头顶,示意她让到一边儿去。

    石娇娥眉头微皱,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睡了一觉,欣儿和楚阳的关系就变得那么亲密了?

    两人的态度非常自然,就好像相处了很多年一般。

    “你虽然醒了,但药还是不能停的,至少要再喝一个月,身体才能好转。”楚阳端着药碗,蹲到了石娇娥的面前。

    他很自然的用勺子搅了搅,然后盛出了一勺,送到嘴边吹了吹,这才递到了石娇娥的面前:“不苦的,来,喝一口。”

    就像哄小孩子一样,就差拿个蜜饯来吸引了。

    “我自己可以喝。”石娇娥有些尴尬,把头扭到了一边。喂药的动作,实在太过亲密,她根本无法接受。

    对她来说,楚阳毕竟是外男,是需要男女大防的。

    “你才刚醒过来,身上还没什么力气,万一把药弄洒了……”楚阳说着,看了看石娇娥身子下面的垫被。

    嗯,他睡过的被子,垫在她的身下,感觉特别顺眼!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被子上面还绣了祥云,而且绣得还挺好看的。

    “晋王不会认为,这药就应该一口一口的喝吧?就算药再怎么不苦,味道又能好到哪里去?!”石娇娥不用凑近,都能闻到刺鼻的味道。

    很难想象,她要是等着楚阳慢慢喂,这么一大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喝完,而且,这嘴里的味道会苦成什么样儿?

    石娇娥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抢过了大碗。然后,她直接仰起了脖子,咕咚咕咚的吞咽,把碗里的药液喝的干干净净。

    喝这种药,当然是越快越好,喝得越快,在味觉上停留的时间越短。

    当然,也不排除她是因为尴尬,想借着喝药的动作来掩盖。[www.23sw.net]

毒后攻略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