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炼器师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冰之杀意
    两名男子与少女都是脸色大惊,不明白这天上怎么飞下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还是说,什么时候,蛤蟆这种生物也是能够飞上天了。

    坑洞中的蛤蟆,此时就像一团烂肉,上面被人丢进了一双来自不同生物的眼睛,扔进了一张烂嘴。

    “这是怎么回事,第五山都喜欢天降蛤蟆吗?”少女向旁边的两名男子问道。

    两名男子无言,他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事儿,又怎么知道。

    其中一名男子灵机一动,双手一拍,似恍然大悟,说道,“我知道了,这是某件稀世珍宝的守护凶兽,肯定是那个无耻败类,抢了宝物还不够,还这般羞辱这蛤蟆,将它当成玩物,也就只有那家伙才做得出这种事情!”

    “没错,这蛤蟆好歹守护了那宝物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抢了别人宝物不说,还这般残害,简直不把人家当人……当蛤蟆看!”另一男子随声附和,咬牙切齿。

    他们极力宣扬着那个无耻败类的不是,有多么丧性病狂,让人发指,希望让这少女害怕,进而选择加入他们天河盟。

    此时此刻,他们都拿出了脑袋里所有骂人的词语,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口才有这般好。

    少女看了看坑里的蛤蟆,听了两名男子的话,不禁有些可怜起这家伙来。

    “小蛤蟆,你是被他们所说的人大伤的吗?”少女向坑里已经重伤得不成样子的蛤蟆问道。

    坑里的蛤蟆,此时是凄惨无比,想起这一路的飞天噩梦,它就胆寒,尤其是自己的宝物万毒水还被抢走了。

    它听到坑外两名男子的对话,当他们说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时候,是深有所感,自己真是太惨了,守了那么多年的宝物,一朝被夺,还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这还有没有天理。

    能如此理解自己的二人,多半也是曾受到那个人类迫害的人,不然为何会如此共鸣!

    想到这里,蛤蟆不禁点了点头,眼里全是痛楚与愤恨。

    这一幕,落在两名男子眼中,不禁大喜。

    真是天助啊!

    少女脸上露出复杂之色,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那这什么天河盟就必须得加入了,这样才能防备那样的无耻败类啊!

    “好,带我去见你们的老大吧!”少女咬牙说道。

    另外二人闻言,心里一松,这任务总算完成了多亏地他们口才好啊,以后类似的事,看来都得他们多出马才行。

    二人不禁相视一笑,颇为得意!

    ……

    南境之中,大多数三十岁以下的天骄都前往九悬山夺取机缘,这些人要么已经身处九悬山,要么就是在前往九悬山的路上。

    就算害怕死亡,不敢进入九悬山的,也都在关心着这个事,心里忐忑犹豫,迟疑不决。

    但,却有一个人例外!

    天渠皇都之中,冰莜凌在自己的院子,央栾鸽在一个竹笼里,冰莜凌玉指滴下一滴精血。

    这已经是第一白天了!

    玉倪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知什么滋味,既希望冰莜凌能够如愿,但也不希望那个人再出现在他们冰家。

    郡王府之中,小郡王烦躁地来回踱步着,九悬山已经开启一段时间了,再不进去,就要错失良机了。

    但是,他心里极不甘心,因为他还没有获得那个天骄女人的青睐,连见都没有见上一面。

    从头到尾,冰莜凌都没有注意他哪怕一下。

    “该死!”小郡王目色阴沉。

    他等不了了,牙齿一咬,进了郡王的密室,他打算要好好跟自己父亲商量一下,拿下冰莜凌。

    他的父亲是地境,而冰莜凌是易境巅峰,这里离中域又远,冰家的势力一时鞭长莫及。

    只要能拿下冰莜凌,到时一切好说,生米煮成熟饭,看这个女人怎么应对,只能认他。

    小郡王此时已经颇为疯狂了,有些丧失理智。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机会从面前流逝,而他只能呆在一个小小的皇都,虚度光阴,结束卑微的一生。

    只要冒一下险,未来可能极其光明!

    小郡王进了自己父亲的密室,他疯狂的计划刚刚吐露,原本还一脸淡然的郡王,眼中厉色闪过。

    “逆子,再打不该有的主意,就把你废了贬成平民!”郡王面色冷漠地说道。

    他一个巴掌,把小郡王扇出了密室,小郡王一口鲜血喷出,显然郡王是动了真怒。

    小郡王咬着牙离开,眼中阴狠更加浓郁。

    他却不知,此时密室里的郡王已经全身冷汗在冒了,这是吓的,他不明白,自己的儿子平时这般稳重,怎么会突然这般失了理智,敢有这种想法。

    或许,自己的儿子过得太安逸了,经受不住太大的诱惑,还需要磨练磨练。

    郡王叹气,想起冰莜凌那个女人,那若有若无的一丝危机,似乎随时都能要他的命!

    央栾鸽在吸取了冰莜凌的这滴精血后,头上的一滴如血玉的石状物开始缓慢发生变化,冰莜凌目色冷静,淡淡看着这一幕。

    随着那石状物的演变到达终点,她的眼睛终于不那么古井无波,而是出现了一丝复杂。

    她脑中不禁想起十多年前,那个在院子里消失的伟岸身影,母亲看着他离开的不舍目光。

    那时的她,懂得并不多,但是,自此以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然后,她和母亲被接回了冰家。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只当从来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但是,当年为了那个男人,母亲修为尽废,体虚病多,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

    想到这里,冰莜凌心中一疼。

    央栾鸽头上的石状物,血玉一般的颜色,玲珑剔透,吸收了冰莜凌的精血,它的气息竟也变得强大起来。

    但是,在这段时间,它的速度却会下降许多,大多数精力都用来感应遥远的血脉。

    这是央栾鸽的特性,冰莜凌打开笼子,央栾鸽飞出,向着正南方向而去。

    这也意味着,她要找的人,就在那个方向!

    但就在她莲步轻易,就要跟上之时,央栾鸽却突然被一张巨网俘获,在网里挣扎着,飞不出。

    冰莜凌目色冷如冰,一丝杀意涌现出来,寒气在天渠皇都散开,整个皇都之人都紧了紧,不约而同打了个喷嚏。

    她的心情本就糟糕到了极点!

    旁边的玉倪不禁吓得后退了两步,身体有些冷飕飕。

    院子的门打开,小郡王笑着,很是和煦地走了进来。

    “冰姑娘,可还记得我!”在小郡王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他们都是半步地境。

    小郡王有信心,凭借两名半步地境,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的毒药,有很大几率拿下冰莜凌。

    而且,他在赌,赌自己行动后,父亲不会看着自己失败。

    [www.23sw.net]

科技炼器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