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列国志之虞国传奇 > 第一百一十一回 演武场半面惊魂 第二战生死交锋
列国志之虞国传奇 第一百一十一回 演武场半面惊魂 第二战生死交锋
    高子骞利刃出鞘,说时迟那时快,刀光剑影之间只听见高氏一声惨叫,捂着肩膀跌倒在地,脸重重摔在地上,擦出半面污浊,肩膀上的血让黑色的衣裳都透出别样的花,可见伤口之深。

    高子骞的剑上滴着血,他站在姬仓身前、冷眼看着高氏,心中舒了口气,他出手的话,她说不定能保命。高子骞呵斥着:“废物,竟敢冒犯公子!心智都无有,还敢进南华,现在带着你的东西去宇宙落堂找炎彬堂主,你已经没有资格呆在南华了。”

    高氏震惊,她爬起来,跪在地上:“属下知错,请您再给属下一个机会!”

    高子骞眼睛下看:“那可就要去演武场了。”

    高氏抬眼。去演武场就意味着要在厮杀之中脱颖而出,如今她负伤在身,不知道能撑多久,高子骞这是明摆着要让她滚。但是她不能走,她要是走了,就要被无情的父亲和黑心的嫡母作为政治筹码嫁给不爱的人,她不要,她不要和母亲一样拥有身不由己的命运!就算死,她也要死在南华!

    高氏应:“好!”就算生如尘埃,她也要卷起沙尘暴!

    高子骞一滞,这丫头是傻了还是疯了?怎么就这么执着呢?她不想走他可以开个后门让她去后勤之类的,又轻松俸禄又高,只是给公子一个台阶下,她坳不过弯儿来,非得去送死!好啦,现在公子在场,不让她去演武场都不行了。

    高子骞收起剑:“跟我来。”

    高氏捡起自己的剑,尾随高子骞而去,姬仓站在那里,也跟着去了,他想看看,这个丫头能不能活下来,如果可以,或许可以考虑接受一个和高子骞差不多的人作为护卫。

    演武场今天有点不一样,平时演武场里,除了要选拔人才而举办的点到为止的比赛之外,一般都是生死格斗,来参见的,要么就是想加入南华的穷凶极恶之人,要么就是犯了巨大错误的属下想要活命,要么就是一些被排挤但是想谋求达官贵人青睐、另觅出路的南华轩士们在达官贵人的赌博之下用命换前途。来的人一般都是男人,迄今为止,加上现在站在场地里的高氏,也只有两个女人,而且上一个女人,还是南华的第一批领导者之一、如今呆在当今陛下身边,有了一个文雅的名字,叫“雏鸾”。

    插入一下雏鸾的故事:以前的雏鸾和现在一样沉默寡言,是一个奴隶,她和其她奴隶一样,出身贫寒,字都不认识,生下来就没穿过鞋,后来她家里太穷就把她卖去窑子,她当时又黑又瘦,年纪小没长开,就被鸨母扔去嬷嬷那类,准备以后专门管制那些不听话的女士,所以她被训练得凶狠又大力,懂得很多折磨人的办法。可惜好景不长,她到了豆蔻年华,一下子长开了,人白净、丰腴,平时不苟言笑,微微一笑便能倾城,故而吸引了很多注意,鸨母哪里能放过她,就想逼着她去接客,她逃跑被抓,各种曾经施予她人的刑罚都受了一遍,最后不得已,费劲手段逃出来、宣誓要加入南华,当时南华缺人,为了看看她是不是那块材料,韩汤下令将她丢去演武场,给了她一把剑。雏鸾打了两天两夜,尸体堆积如山,等韩汤最后去检查的时候,只见雏鸾一个人坐在码成的尸山上,气势汹汹地看着他。韩汤笑了,开始着手训练她,之后,带着她去见了姬余,成为了一个照顾姬余饮食起居的宫女、隐藏的护卫。

    雏鸾还买下了当年的那间窑子,杀死了鸨母,自己成为主人,除了对女士们很放松之外,还训练她们窃听情报的能力,为后来无谎堂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如今,又一个女人站在这里,大家都等着看好戏,当然,残忍的人类是想看见这个女人被虐杀,毕竟每次演武场三个对手,她已经伤痕累累了,而对面那个半张脸都是虞国罪犯刺字的男人还健康壮硕。

    高氏敛眉,这个男人是“半面妆”言福鸿博,号称“得罪了半个虞国的男人”,兴化人,之前是军队里的敢死队伍的伍长,后来因为和上级长官的小妾有不可描述的关系,被长官报复、诬陷入狱,便从监狱里杀了狱卒逃出来,落草为寇,杀了长官一家之后孤身一人闯荡江湖,有人给钱就杀人,吃喝嫖赌、拐卖人口无恶不作,一度成为官府头号通缉犯。最后一次是因为去地下赌场赌妓,正巧看见曾经跟他好的小妾在台上卖弄风骚、和许多男人***,他一怒之下狂斩百人,将小妾折磨了三日方死,手段极其残忍,故而黑白两道通通要杀他,他走投无路,这才请求南华给他一个机会。

    高氏咬牙,真是倒霉,第一个对手就这么强,这个男人杀人不眨眼,自己说不定会死得很惨。

    言福鸿博没有过多的表情,他从肩上卸下比他人还高半头的巨剑,挥舞着便朝高氏砍了过来,观众席一下子沸腾了,呐喊声惊天动地。高子骞皱着眉,这种比赛他是不可以插手的,否则他就要被扔下去了,他唯一能做的,只能在心里为堂妹祈福。

    高氏一闪身躲过,那巨剑砍在场地中央的四米石柱上,那柱子一下子就被砍倒,口子很齐国、分明就是被剑砍断的而非被震断的。高氏心有余悸,刚才那下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是粉身碎骨哇!

    言福鸿博再度进攻,巨剑一下一下砍来,剑带着的音效不停地在高氏耳边回响,她左躲右闪,忽然就地一躺、从言福鸿博胯下钻了过来、从他身后站了起来,一甩手就是几百枚银针。言福鸿博反应也快,当即转身用剑挡住所有的暗器,反手也扔了一两个用铁链串在一起的荆棘铁球。

    高氏用剑挑着那铁链,转了几圈送还给他,言福鸿博似乎意识到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剑为依靠,腾空而起,两脚踢飞那铁球。铁球落在高氏脚边开始冒烟,高氏飞身而逃,站在四米高的石柱上,才落脚,便听得一声巨响,那铁球爆炸了,地动山摇、狼烟四起。烟雾迷蒙和观众的抱怨声中,言福鸿博骤然靠近,巨剑和高氏的短剑交错在一起,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等浓烟散去,言福鸿博已经单手掐着高氏的脖子从四米高的地方直接摁向地面。

    高子骞上前半步,他就算被扔进去,也要救他的妹妹!

    可是高子骞还没有动手,姬仓便将手搭在了高子骞的手上,高子骞一愣,看向场中,只见高氏忽然抓住言福鸿博的手臂,一个漂亮的翻身、骑在了言福鸿博的身上、手指一抓,言福鸿博脖子上的血管便给撩了出来,空中弥漫着男人的惨叫。姬仓忍不住闭上眼睛,活生生被剥皮抽筋,是有够痛的。

    等二人回到地面,言福鸿博已经是一具露着白骨脖子的尸体,而高氏则喘着气,丢下一堆血肉模糊的人体组织,举起了自己血淋淋的手,示意成功。

    观众席爆发出欢呼,赌场的赌注开始改变,很多达官贵人开始想要出钱买下这个女子,就算是尸体,放在藏品里,日后也有展览的价值。

    高氏还没来得及把嘴里的水吞下去,闸门一开,又一个浑身血污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个男人是在另一个场地刚刚战斗过的胜利者,他膀大腰圆,一个光头锃光瓦亮,一条刀疤从下巴延续到脑后,他的身高有一丈四尺,浑身的肌肉昭示着他的穷凶极恶。

    贾昊笑了出来:“哪儿来的屠户?”

    令狐熹解释道:“城郊义庄的守门人,叫第五丑,自己开了猪肉铺子,被人发现用新鲜的人肉兑在猪肉里出售而跟人大打出手,随后就开始杀人做成人皮娃娃,在家里放了满满一屋,要不是太臭了根本不会被人发现。流放到北地之后杀了几个戎族逃回来,在孙地作乱,到处掘坟辱尸。这次第被抓是因为想去翘王陵对面的公主坟。不过犯罪未遂,所以给他一个机会。”

    高子骞无语,这个第五丑也真是胆大包天啊,王陵对面的公主坟虽然因为政治原因不入王陵,那也是王亲国戚,他还敢去盗墓,当虞国王室不存在的啊?此人长得丑名字带丑也就算了,性格还这么变态,吃人肉做人皮娃娃盗墓还鞭打尸***@尸,不杀了都对不起广大良民。

    高子骞看向场中,不知道身为活人的高氏能不能躲过这劫。

    第五丑扎进自己手上的布条,他的武器就是手背关节处那些铁锥子,全部都是用人骨做的,削铁如泥。

    高氏蒙上面纱,服用了一颗解毒丸。这个男人常年累积的尸毒和尸臭能杀人,必须做好防范,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第五丑吼叫着朝高氏跑来、尘土飞扬、地面震荡,这个女人好看,做成娃娃肯定更好看,他要生剥了她的皮,保持她的完美。

    第五丑一拳下去,地面一坑,高氏冲上云霄。[www.23sw.net]

列国志之虞国传奇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