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清广本纪 第五百五十三章 重临第一战6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吕清广想不明白就顺嘴问慈悲大妖王,同时也通过心灵之桥问太古灵族。

    盗取信仰之力?这个命题一出让慈悲大妖王都吓了一跳,同时被惊吓到了的还有太古灵族,无疑,太古灵族的惊诧度是远远的高于慈悲大妖王的,这帮老古董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等事儿,信仰那不是得从自己的信众那里得来么?盗取?如何可能的呢?

    然而事实俱在,幸存的这十位太古灵族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的,震惊之余一推算就明白吕清广的怀疑绝对不是空穴来风,震惊归震惊,该有的思辨能力这些太古灵族是绝对都有的。

    “是有这可能性,”说话的还是风天,“虽然这跟我们以往的认知相差太远,但我们觉得可能性真的是很大。嗳,直说吧,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可能帮不上多少忙了。”

    吕清广的元婴传递了一个理解的讯号回去,新鲜事物的确不是老古董能处理的,理解吧,理解万岁。

    慈悲大妖王可就新潮多了,即使是潮人也不会比他更潮的,在位面世界千奇百怪光怪陆离的风云变幻中,慈悲大妖王那如炬的目光总是能直指核心的。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例外,虫子脸眉头皱紧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舒展开了,佛脸则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可在虫子脸皱眉时也是沉默不语,等虫子脸眉头解开了才淡然说:“这也不奇怪,信仰之力被盗取虽然有些难以令人置信但也并非绝对不可能的,信仰这东西本来就是稀里糊涂的,以前神中靠忽悠起家的就不是少数,到后来都明白了,于是就各自圈养自己的信徒,放养的倒是逐渐减少了。不过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在位面中走得前卫一些的位面大概是又玩儿出新花样来了,所以才有了这盗取信仰之力的。还别说,这法子倒真是好用,只是不知道上升到咱们这个高度还能有用不?”虫子脸自我解答道:“我觉得上升到一定高度就不容易再上去了,瓶颈一定是有的,只是不知道瓶颈在什么样的一个位置。怕是不会太高的。”

    “怎么个意思?”吕清广问,“难不成你还打算学这个?信仰之力不是神的专属吗?你跟神貌似不沾边儿吧?”

    “你错了。”慈悲大妖王毫不客气的指出吕清广认识中的谬误。“佛也是信仰之力的大玩儿家,菩萨们各个都是靠信仰之力来维持果位的。从现在的种种迹象看,尤其是此次你的际遇,我推断,魔族也在研究利用信仰之力。当然,信仰之力玩儿得最好的还是神。所以你的认识并不算错只是太偏颇了一些。”

    吕清广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是受了电子书的毒害,看来起点的文章多是不靠谱的,可以看,却不可深信。当下就诚恳地承认了的无知,并且问道:“老甘,你真打算学信仰之力的盗取掌控?”

    慈悲大妖王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佛脸说:“要是到了咱们这级别都还有用我就真的得想方设法的学了来,可估计这种盗取的信仰之力也就只能在低端运用,低端的信仰之力不需要多虔诚多纯净,杂乱一点儿没关系。但到了高阶存在了,到了正神的级别,也就是菩萨果位等级,信仰之力不纯净不虔诚就没多少用了,那样的信仰之力是绝不可能在信众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能提取的,那需要信众自觉自愿的牺牲。”

    说到这个话题了,太古灵族又有了些许自信,风天说:“以往,大神们对战或者与其他异界大能作战,信徒们可都是前赴后继的牺牲自己贡献出自己的生命燃烧自己的灵魂,将自己的全部都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来。那信仰之力完全不是这里的可比拟的,你感受到的信仰之力简直都不配称之为信仰之力。”

    吕清广明白风天这是在挽回面子,但他相信风天也绝对不会是胡说八道。很给面子的谢了一个,算是安慰一下太古灵族集体古老而脆弱的心灵。

    结界已经破开了,那比窒息更可怕的腐蚀性力量压根儿就没有作用到小蚂蚁中的吕清广身上,上一次让吕清广陷入到危机中的华夏一族的信仰之力,在这一次坚定有力的大一统之下,一点儿效用都没有生出来。信仰之力就是如此的古怪,信则有不信则无,而信念与信念之间却又差得天远地远的。

    就在不久前,在真实进行第一战的时刻,即便是已经有金仙级别灵力的吕清广依然是差一点儿丧命的,因为那个时候的吕清广并没有完成对血雾微粒的大一统,血雾微粒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一盘散沙,也就是没有信念,没有信念的自然会被有那么一点儿信念的给制约住,而且制约得死死的。可如今也就是有了一点儿凝聚力而已,这点儿凝聚力激发出的信念就足以让吕清广不受丝毫的影响,而且还起了追究一下安培幸爱子以往旧恶念头。在第一战的时候,也即是在这个时空的现在,曾经版的投影吕清广正跟投影版的慈悲大妖王说:“……她只是无心之过,用不着深究的。”

    在同一个时空里,才经历了重大转折,在临战状态下精诚团结的吕清广说着与之完全相反的话语:“不管是不是仅仅只是低端使用,这样盗取华夏一族的信仰之力就是罪大恶极。既然咱们已经遇上了,那就不能轻易的放过去。常言说得好,走过路过不可错过。有有言道,遇到了就是缘分。对于谁是善缘谁是孽缘就看平时的业报了。我认为这个罪行应当一查到底,不管是遇到谁都得坚决追究绝不容情。”

    吕清广这话慈悲大妖王是爱听的,当初他就曾经有过如此的主张,要不是吕清广表示无所谓,他早就扔个马甲出去拍死丫的了。

    前文说过了,安培幸爱子幸运就幸运在实力够低,如果不是她的实力低到对慈悲大妖王根本就没有丝毫威胁,慈悲大妖王是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的。当然,如果吕清广不说算了,慈悲大妖王也是会拍死她的,有杀错没放过也是慈悲大妖王的一贯宗旨,当做座右铭的那种。

    现在得了吕清广的指示自然是不会再有丝毫的犹疑,果断地说:“现在就灭了她吧,灭了现在这个,后面儿两架都不用打了。”

    “不急着从肉体上毁灭她。”吕清广制止道,“消灭她这个个体不是目的,她也不值得咱们这样去做,跟她一般见识没得降低了咱们的身份。”

    虫子脸撇着嘴,佛脸皱着眉,整个慈悲大妖王都是被不耐烦笼罩着,觉得吕清广简直是太肉了。

    “我知道你会觉得这样不爽快,可必须要这样。”吕清广善解人意却又坚定不移的说,“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因为她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消灭她挺容易,但之后呢?”

    虫子脸不屑的回道:“遇上不顺眼的胆敢龇牙就一路灭去,没遇上咱们的就算他丫的运气好,遇上的,嗨呀呀,那就遇上了呗,谁让他们不开眼呢。”

    佛脸深沉的说:“寻根溯源不是不对只是因果循环,此时的果自然有因,然此因亦是果,复又有前因,前因亦有前因,因转果果转因,一步步推去,无休无止,根本就不会有个头的。”

    吕清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佛脸还真是有佛的智慧,一下子就说得吕清广张口结舌了。

    要玩儿嘴皮子吕清广也不是没词儿,可这不是玩儿辞藻呈口舌之能的环境,俩大罗金仙逗闷子?满嘴跑火车?那还有点儿严谨的学术精神没有了?好吧,不提学术,但精神总是要的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23sw.net)

吕清广本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