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斩空 第二百零三章:白日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三道身影,身穿羽织,气势不俗。

    一个是身材高大,脖子上挂着念珠的和尚,一个是梳着长发的壮年男子,最后一个则是面目慈祥的老者。

    这三人,雪信只认出了一人,也就是和尚,兵主部一兵卫。

    但是另外两个,雪信却认不出来。

    不对啊。

    二枚屋王悦呢?

    他发明了斩魄刀,至少在一千年前就要出现,甚至时间更久远。

    他不在护廷十三队,现在在哪里?

    雪信正在愣神中,兵主部一兵卫已经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山本,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来了。。”

    “和尚。”

    山本元柳斋看到为首的人,眯着眼喊道。

    “山本,好久不见。”那个长发壮年男子立刻凑上来,笑着说道。

    “王悦,别来无恙。”山本朝着他点点头,看来两人关系不错。

    王悦?他就是王悦?

    雪信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但是和日后自己看到的弯月,发型,年龄以及装扮言行都不同。

    日后的他是爆炸头,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喜欢嘻哈。

    但细细一想也知道,现在是九百年前,爆炸头,眼镜,以及嘻哈都未发明,他的年龄也不会像日后那么大。

    “哼,山本,你还没有死吗?”那名老者眯着眼说道。

    “周平,你死了我都不会死。”山本元柳斋冷冷的说道。

    看来两人关系不好啊,不过山本元柳斋说的没错,九百年后已经没有了这个老者,看来死在了这段时间。

    兵主部一兵卫笑着说道:“山本,我们来带麒麟寺和修多罗二人前往零番队。”

    “尽管带走好了。”

    山本元柳斋点点头,看向二人,说道:“你们跟和尚一起前往灵王宫。”

    “是。”

    麒麟寺和修多罗两人走到了和尚身边,不仅如此,他们的属下也都跟着前往。

    “为什么这么多人?”

    二枚屋王悦指着走过去的二十人,瞪视着两人说道:“喂喂喂,天柱辇根本坐不下好不好?”

    麒麟寺天示郎咳嗽一声,说道:“我只有两个人,剩下的都是修多罗的手下。”

    “修多罗,你带这么多人干什么?”二枚屋王悦没好气的问道,“你用得着?”

    “当然用得着,他们都是妾身忠心耿耿的手下,负责护卫,食物,车马,清洁,警戒,我还觉得太少了呢。”修多罗有些不满的说道。

    二枚屋王悦无奈的说道:“你可不是去度假。”

    “天柱辇的空间有限,你必须减少些人。”

    兵主部一兵卫想了想,说道:“最多带八个人。”

    “好吧。”

    修多罗伸出骨手指了指,说道:“就这八个吧。”

    “那就跟其他人告别,然后准备出发吧。”兵主部一兵卫站到了一边。

    “我没有需要告别的。”修多罗千手丸直接带着手下进入天柱辇。

    “总队长,诸位队长,我们离开了。”麒麟寺天示郎神色复杂的说道。

    “去吧。”山本元柳斋点点头。

    “保重。”卯之花烈淡淡的说道。

    “好。”

    麒麟寺天示郎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两个手下,进入了天柱辇。

    “那我们就走了。”

    兵主部一兵卫跟山本元柳斋说了一句,而后看向远处,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交给我们吧。”

    一个中年男子轻轻的说道,他便是这届志波家家主。

    兵主部一兵卫进了天柱辇,中年男子走到大炮旁,举起巨大的天柱辇,扔进了炮筒里。

    他站在那里,将袖子撸起,右手燃放起汹汹的火焰。

    轰。

    拳头砸在高台上,瞬间勾勒出繁复的花纹,慢慢亮起。

    砰。

    下一刻,天柱辇直接飞射而出,冲向天空,在空中留下一道烟痕。

    现在净灵璧没有放下,还在灵王宫周围,自然也就不会阻挡天柱辇。

    刷。

    天柱辇在远处天空消失。

    “回去吧。”山本元柳斋转身离开,走出了院子,消失在了远处。

    “咱们也走吧。”

    雪信看向卯之花,笑着说道。

    “嗯。”卯之花点点头,和雪信一起离开。

    “还回四番队吗?”

    走出志波家,雪信看着卯之花,问道:“要不咱们直接回家吧。”

    “现在才下午三时,我应该在番队里,怎么你有事情吗?”卯之花看了看天色,好奇的问道。

    雪信笑着说道:“这不是离家近吗?回到四番队然后在回家,多此一举嘛。”

    他们在志波家外,志波家在贵族区的最里面,蜂家在靠外的位置,距离很近。

    而四番队要在外面,距离有些远。

    “我什么时候说要回家了?”

    卯之花嘴角翘起,有些笑意,但瞬间消失,冷着脸哼了一声,说道:“我回四番队,当然是住在队舍里了。”

    雪信挠了挠头,说道:“您也和麒麟寺队长交接完工作了,已经不忙了吧?”

    “确实不忙了。”

    卯之花眯着眼说道。

    雪信抓住卯之花的手,立刻凑过脑袋,轻轻的说道:“烈姐姐,都已经十天了。”

    “十天?”

    卯之花脸色一红,但还是板着脸说道:“那又怎么样?”

    “烈姐姐,咱们也该再过次夫妻生活了。”

    雪信有些着急的说道。

    那日两人从十一番队回去,拿到了卷腹,当晚便将各自的第一次奉献给了对方。

    但是截止到现在,十天时间,竟然都没有进行第二次。

    “现在还不是白天,怎么也要晚上吧。”卯之花脸色红润的说道。

    “管他白天晚上。”

    下一刻,雪信凑近了卯之花,轻声说道:“烈姐姐,你要不同意,我就在这里亲你了。”

    “你敢……”

    卯之花白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小声的说道:“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走。”

    雪信和卯之花向着蜂家走去,雪信走在前面,卯之花却低着头,紧紧跟在身后。

    两人进入蜂家,直接进了卧室,雪信将房门关上,回过头来,发现卯之花站在那里,脸红如滴血。

    虽然已经进行过一次了,但那次却让雪信看到了她的丑态,之后她反而有些抵触,再加上要交接工作,便一直未同意他的要求。

    而且这次是白天,让她更加的不自在。

    但是看到卯之花羞涩的模样,雪信却更加无法忍耐,直接抱住了卯之花,将她扔在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就将她剥了个精光,当然留下了卷腹压制灵压。

    看着那具白花花的躯体,雪信爬上床用手按住她想要去拿被子的手,露出一抹笑容:

    “烈姐姐,嘿嘿嘿。”[www.23sw.net]

死神之斩空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