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纹战神 第1784章 势不可挡
    这是沈一飞最后的幻想,只要江尘放他们父子一马,他们父子就有东山再起的时候,不然的话,等到了风罗门,一切阴谋被揭开,他们父子就再也没有半点机会了。

    这些年他父亲暗中的确笼络了不少的高手,到了关键时刻,一同谋反,拿下风罗门,但那是有条件的,条件是他们父子有了称霸风罗门的实力,也就是沈一飞的父亲有了仙尊后期的修为的情况之下,不然的话,那些人是不会跟着他们谋反的,毕竟没有人是傻子,尤其是谋反这样的大事情,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是不会有人出手的,因为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人会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尤其是那些在风罗门本身就有着一定地位的人。

    “是吗?看来你们父子很有钱,也好,你们父子要是能够拿出十亿尊品仙元石的话,我就考虑放了你们父子。”

    江尘呵呵一笑。

    卧草!

    沈一飞狂喷一口老血,差点没有被呛死,十亿尊品仙元石,这他娘的还真敢开口啊,他爹虽然是风罗门大长老,家财万贯,但想要拿出十亿尊品仙元石来,除非将他给杀了,不过沈一飞也明白,这是江尘故意狮子大开口,摆明了是不给他们父子活路了。

    “江尘,搞垮了我们父子,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果你能够跟我们合作的话,将来我们坐享风罗门,岂不是更好。”

    沈一飞不甘心,继续说道。

    “沈一飞,风罗门我不感兴趣,你们父子的宏图大业我也不感兴趣,我和你们父子本来也是无冤无仇,根本不可能有来往,可你们却偏偏伤害了我的父亲,这是你们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或许你们父子真的有成功那么一天,但你们却犯了致命的错误,有些错误,足以让你们万劫不复,在你们眼中,权利和**很重要,但在我的心里,我爹的尊严,胜过一切,所有践踏我父亲尊严的人,都将要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遇上我,是你们父子的不幸。”

    江尘对着沈一飞说出了一段非常富有哲理的话,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准则,全力和财富永远不能够代表一切,有时候尊严永远超过任何的东西,也正如江尘说的那样,有些错误是致命的,带来的就是毁灭。

    很多时候,很多东西,不是一句我错了就可以弥补过错,也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用财富来弥补。

    错了,就没有机会改正了。

    听了江尘的话,沈一飞心里彻底绝望了,抓捕试丹奴,只不过是他们大计划中最小的一个环节罢了,谁能想到会在这么一个环节出错,虽然这事情是余家的人做的,但真正的指使者还是自己,江尘现在明显要找的就是罪魁祸首。

    沈一飞也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

    江尘本身的实力,自然不能够对沈一飞的父亲造成什么伤害,但江尘的智慧实在太可怕了,他看穿了一切,现在要借助风罗门的力量来铲除自己的父亲,以除后患,这一招,可以说是高明。

    在明知道和江尘谈条件没戏之后,沈一飞想着传信给自己的父亲,好让自己的父亲提前做准备,逃之夭夭,可惜在江尘的控制下,沈一飞连动然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传信了,自己随便一个举动,都完全在对方的控制范围内。

    风驰仙域和缥缈仙域差不多,大的地域也是分为五个板块,比起缥缈仙域的玄域之分,这边显得更加简单,去掉一个玄字,分别是东域,西域,南域,北域和中域,风罗门所在的位置,正是属于风驰仙域的中域,这里一共有八大势力,风罗门只是其中之一,但中域地域辽阔,比起缥缈仙域的东玄域来也丝毫不逊色,所以风罗门所能够掌控的地域之广阔,是可想而知的。

    这是一个超级大派,在这一片地域就注定高高在上,江尘将沈一飞完全掌控,沈一飞也是不敢有半点造次,指引着江尘向着风罗门的方向飞驰而去。

    以江尘的速度,在施展大虚空术的情况下,想要从风力城赶到风罗门,实在是一件无比简单和轻松的一件事情,没有用多长时间,就直接来到了风罗门的山门之外。

    风罗门和其他的大势力一样,将自己的山门选择建立在一片庞大的山脉之上,仅仅这一片山脉,就足有万里方圆,地下蕴含龙脉,可保一个大势力气运旺盛。

    从远处看去,风罗门上空飘荡着层层雾气,宛若仙境一般,成排的建筑物连绵起伏,宫殿高塔耸入云霄,大势力的气势,一览无遗,单单从这外观,风罗门就足以秒杀无数的中小型势力。

    此刻的风罗门,一片的平静,几个守山弟子百无聊赖的在山门之外晃悠,时不时交流几句。

    事实上守山也只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像风罗门这样的大势力,是根本不需要守山弟子的,整个中域,敢有人跑到风罗门闹事的人,也不多。

    江尘和沈一飞来到了风罗门的山门之外,沈一飞失去了双臂,脸色苍白,这份苍白除了本身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势之外,更大一部分原因是被吓的,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沈一飞的灵魂都快要蹦出来了,这样的场面,他从来没有想过。

    他很难想象自己从一个风罗门第一天才突然间变成了谋反者会迎来什么目光,那些平日里对自己敬畏的人,恐怕都要唾弃自己了。

    “怕吗?”

    江尘看向沈一飞。

    “江尘,饶我们一命吧。”

    沈一飞继续求饶,到了这个时候,除了求饶之外,他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本来自己落入外人手中,自己的父亲是他最大的依仗,仙尊中期的强大修为,也的确可以当做大靠山了,可惜现在的沈一飞没有半点安全感,因为不久之后,这个靠山都要倒塌了。

    “放心吧,我不杀你,今天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看好戏的,至于风罗门会不会饶了你,我就不知道了。”

    江尘说着,拉着沈一飞向着山门就直接走去。

    “什么人?”

    那几个守山弟子看到有人前来,当即大喝一声,拦住了江尘和沈一飞的去路。

    “在下江尘,前来拜会风罗门门主,你们速速去通报。”

    江尘对着几个守卫大声说道。

    “笑话,你是什么人?一个小人物罢了,也妄想见我们门主,自不量力。”

    一个领头的弟子嘲讽道,风罗门门主何等身份,何等的尊贵,岂是什么人想要见就能够见得着的。

    “你们看看这是谁?”

    江尘把沈一飞推到了前面。

    “这是?沈师兄,我的天,真的是沈师兄。”

    “该死的,这家伙伤害了沈师兄,斩掉了沈师兄两条手臂。”

    “快快通知宗门高层,有人要来风罗门闹事。”

    几个弟子认出了沈一飞,一个个脸色瞬间狂变,沈一飞的修为他们太清楚不过了,风罗门第一天才,现在却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细看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出来。

    有人竟然打伤了风罗门的第一天才,还跑到风罗门耀武扬威,这简直是翻了天了,在风罗门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们几个,立刻滚开,我今日来是帮助你们风罗门清理门户,只有你们门主才能够出来和我说话。”

    江尘身上强大的气势一震,直接将几个守山弟子给震飞出去,这些弟子和江尘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想要阻拦江尘,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江尘今日前来风罗门,自然是要强势一些,将自己的气势给施展出来,让人不敢轻视自己,只有强大的人,才能够被更加强大的人重视,如果自己不够强大的话,如何能够吸引出风罗门的门主。

    不过江尘也只是将那几个弟子给震飞而已,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丝毫的伤害,毕竟他这次前来不是给风罗门结仇的。

    江尘强大的气势释放开来,在整个风罗门的上空盘旋,他凌空踏步向前,向着风罗门中心地带直接冲去。

    沈一飞在江尘的手中面如死灰,一句话也不说,他现在还能说什么,要是在以前,到了风罗门就等于到了自己的家,到了自己的地盘,他或许会看到希望,大呼小叫起来,但现在,他最害怕的恐怕就是回风罗门了。

    嗖嗖嗖

    一道道强横的身影从风罗门内冲了出来,眨眼之间就有上百弟子,可惜这些弟子的修为都太弱了,对江尘造不成半点威胁。

    “什么人敢闯风罗门,找死吗?”

    “哪里来的狂徒,真是不知道死活。”

    “立刻停步,再向前一步,死。”

    轰

    风罗门的弟子一个个大呼小叫,然而却挡不住江尘一股汪洋大海般的气势冲击,庞大的气势犹如潮水一般从江尘体内冲了出来,上百风罗门弟子遭受到强大的冲击,一个个口中发出惨呼之上,整个都被掀飞了,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

龙纹战神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