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柄五十年 第九十七章 倒打一耙
    王宁说话语气间不再有那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仰慕和感激,甚至略带点请求的意思。

    “王管家客气了,是荀某导教不严,冲撞了王管家,还请见谅!”荀林并没有品出王宁话语中的个中细节,似乎也没有把刚才出手相助当作一回事,随手抱拳行了一歉礼。

    见完礼,荀林不等王宁回应便转过身子朝身后那群正在逃散的渔民大声喊道:“都停下来,你们再跑就是违抗圣命,到时候你们可就是朝廷要犯了!”

    荀林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他中气十足,声音雄浑有力,这么一喊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像是从耳边传来一般,就连林应元一时间都为之侧目一番。

    他这一喊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那些正夺路而走的老汉都停下脚步,慢慢的聚拢到荀林身边。

    甚至有两个站得离大江比较近的幼童已经一头扎进了水里,就要游走的时候听到喊声后又游了回来。

    见到荀林威风尚在,一声喊就让那些陷入混乱的村民全部受到控制,王宁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他。毕恭毕敬的来到荀林面前见了一礼以示感谢,然后才示意身边的扈从上前把他们围起来。

    这一次,王氏扈从不再动手动脚,恶颜相向,而是远远的拔剑看着,只要他们不再乱跑就可以了。

    控制住了渔村村民,除了走脱了一个石琮的手下,剩下三个侍从包括水蛟龙在内全部受伤被俘,只剩下石琮独自一人。刚才还横剑怒对林应元的他,自从听到有人自称“广陵都尉”,认出了“水蛟龙”,便让他泄了气志,手中长剑也已经垂在地上,好像之前拨开缠斗在一起的侍从和士卒时的雄气已经不再,

    当然了,这更像是他放弃了武力诉求,不愿再武斗。

    一旁的赵枫一剑扎在水蛟龙大腿处,看到他大声惨叫,脸色苍白,手抖无力,确定水蛟龙已经无法再起身逃走后,便松开了剑柄朝着石琮走了过去。

    赵枫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理清内中关系,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水蛟龙摇身一变就成了一名历阳小吏,而且还跟在堂堂县尉身边。

    赵枫离开水蛟龙几步后,身后船上的林应元在姜或的授意下也带着亲卫下了船。林应元紧紧跟在赵枫后身朝石琮走去,身后亲卫则接替了赵枫刚才站的位置,一柄柄长枪里里外外围住了水蛟龙。如果水蛟龙感有任何异动,身边的长枪随时会让他成为肉窟窿。

    早知道,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水蛟龙,那他就是袭击朝廷天使第一人,当今朝廷第一要犯,能抓到他那就是大功一件!既然现在出现在大家眼前,自然不会再有让他跑掉的机会。

    赵枫来到石琮前面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石琮感受到赵枫的目光,竟不自觉的抬头跟他对视了起来。

    两人相视了一眼,旋即又岔开了相对的目光。然后石琮松开握剑的手,听得长剑落地“咚”的一声划破寂静,石琮这才仰天大笑一声,“你就是广陵都尉?”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广陵都尉赵枫,正是某。”赵枫负手昂然而立,他身为一国都尉,对面仅仅只是一个小小县尉,虽然不是自己属下的,但也足够傲视于他。

    “你们俩是不是想来问我为什么袭击朝廷天使的水蛟龙在我手下当差听命?”石琮收起大笑,嘴角残存的一丝邪魅让林应元疑惑不已。

    “呵,石县尉有自知之明便好。”赵枫没有说话,反而是一旁的林应元冷冷的接话起来。

    “那好,我这就告诉你来龙去脉!”石琮假意点头唯唯诺诺,目光看向水蛟龙的方向,发现那里已经被大夏士卒围得水泄不通,根本看不到水蛟龙的影子。再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同样也是聚拢了不少荷枪在手的官兵。

    “愿闻其详!”林应元被他这么一拖,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

    “水蛟龙之所以在我手下当差,那是因为……”说道这里,石琮故意看了看赵枫,又看了看林应元,拖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那是因为你们认错人了呗。”

    认错人了,在石琮口中似乎是那么轻描淡写。

    “你!”听到石琮辩解,林应元脸色大变,知道他们这是被石琮耍了,当即拔剑抓个地方就要朝着石琮刺过去。

    但是赵枫却没有任何一丝意外,只是伸手挡住了冲动的林应元,开口劝道:“林军侯切莫激动,他石琮暂时还是我大夏命官!”

    林应元被赵枫这么一挡,更是怒火中烧,杀气更炽。

    但是没一会又释然了。

    石琮是朝廷县官,水蛟龙是袭杀朝廷天使的水匪!如果石琮承认他勾结了水蛟龙,甚至让他在自己手下当差,那就等同承认自己造反,可是要夷灭三族,悬尸乡野的。他们石家是历阳豪强大户,虽然历阳遭了水灾生民十户存留不足三户,但是他们豪强就是豪强,政治资历还在,自然不会轻而易举就说自己是勾结水匪。

    而石琮这边把赵枫和林应元的反应尽收眼底,眼神露出一丝轻蔑,抬手抱拳朝着京师安夏拜了一拜,然后开口辩解道:“石某乃一县尉守,虽不敢说殚精竭虑,效死方休,但也是兢兢业业,忠心耿耿。他水蛟龙可是横行大江的水匪,连当朝卫尉,朝廷使团都敢袭杀,又怎么可能安心在某手下听差?”

    “倒是赵都尉你,未闻其声,不见其人就先射伤了我两个侍从。见了面,更是抓我历阳渔民,兵困我历阳胥吏,还说某是勾结水匪,残害天使的大逆不道之徒。”

    “古圣人有云,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某可是听说,赵都尉护送天使不利,导致杨卫尉被贼人枭首,你侥幸带着御史大夫逃脱。现在缺随意污蔑我下属是水蛟龙,见之就是动刀动枪,想要拿我们冒公直说,石某这颗项上人头,你们随便拿去就是!”

    石琮振振有词,说得义正凛然。不仅先说了自己是朝廷命官,不会勾结水匪,更是倒打一耙说他赵枫咄咄逼人,大有杀良冒功的意思。

    一旁的林应元要不是背后有姜或在指点,加上他跟赵枫是一伙的。他可能还真就信了石琮的话!

    林应元转头看了看赵枫,看到此时他的脸上异常的冷静,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怵。[www.23sw.net]

御柄五十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