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绾,红颜殇GL 43.第四十三章
    防盗章, 需购买的VIP章节达到VIP总数的50%方可正常阅读  君夕颜这一下是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遂忍不住问

    “请恕下官愚钝, 不明白七公主之意”

    北堂清绾瞥了君夕颜一眼, 微敛下眼睑, 淡淡开口道

    “看来君太傅是昨夜的酒还未醒,也难怪”

    北堂清绾说着看了一眼院中的其他皇子公主们, “明明是授课的时辰,这人却都不在学堂之内读书习字”。

    君夕颜在一瞬间似乎都明白了过来,清冷的眸中难得的浮起一抹笑意,拱起手恭敬地回道

    “七公主训示, 下官定当铭记于心,日后定当洁身自好,不让七公主烦心”

    烦心?北堂清绾一抬了眼,便对上了君夕颜那带着一丝戏谑的眸眼,顿觉气恼,留下一句“君太傅该为皇子公主们授课了”,甩了袖便离开了。

    在回王府的马车之上

    北堂清绾双眼微闭靠在车壁之上, 一想到那人略带着戏谑又有些得意的眼神,便觉心中有一股气, 却是发不出来, 只得皱了眉头。

    这人昨夜去那凝翠楼快至凌晨方才回到府中, 风流了半宿, 竟还能对她笑得出来, 莫不是一点未觉不妥吗?!

    先前不是言说不喜与她人亲近吗?怎得昨夜被人又是搂、又是抱还又是摸脸之时却未见有一丁点的不适, 还左拥右抱,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

    纵然是为了打消齐王兄的疑虑,也无需做成那般,人家大师兄和杨泽身为男子都未如此,她还竟那般,那般的……

    莫不是那人以为男子皆是好色之徒吗?还是说,根本就是那人自己看到那些妩媚的风尘女子动了心思?!

    这北堂清绾越想便越觉得生气,亏她知道之后还为那人担心,担心其身上尚有伤,饮酒伤身,又担心齐王兄设计为难于她,却不想人家是风流快活得紧!

    北堂清绾倏地一下睁开双眼,一向温和如水的眸子此刻竟泛着少有的冷意。

    “去归云阁”

    校场之上

    一千兵士正在例行操练,季舒珩立于看台之上,目光如炬地看着他们的一招一式。

    “哼!哈!哈!”

    突然,他的副将杨泰跑上了看台,在季舒珩耳旁低语了几句,便见他转身走下了看台。

    “人现在何处?”,季舒珩开口问。

    杨泰回道,“正在将军的营帐之内等候”。

    当季舒珩掀开营帐的毡布之时,就见一身形清瘦但挺立的背影,还未等他走进帐中,这人便转过了身来。

    “兵部侍中君子谦见过云麾将军”

    “君大人无需多礼,请坐”

    二人各自落座之后,季舒珩忍不住开口问君夕颜。

    “不知此番君大人来此,所为何事”

    君夕颜抬了头,薄唇轻启,淡淡道

    “君某初上任不久,对兵制事宜不甚了解,今奉皇上旨意,特来军中了解一下”

    季舒珩不由温温一笑,“原来如此,那还请君大人随我来”。

    君夕颜随即起身拱手谢道,“那便有劳季将军了”。

    两人一边走,季舒珩便一边向君夕颜介绍起这封国的兵制事宜来。

    “我封国一共有三支常备军,一为陛下亲自执掌的青龙军,分别驻扎在临近的桐城和纪城,二为苏立大统领执掌的京城护卫军,三则为我父王执掌的尚阳军……”

    “尚阳军原本一直由我父王率领驻扎在边境之上,但此番因他身体有恙,陛下特恩准他在京中休养一年,因而现下的尚阳军暂由我来接管”

    “那十万尚阳军如今皆驻扎在这京郊吗?”

    “不,只有五千兵士驻扎在此处,另外的九万五千兵士依旧驻扎在边境”

    “那他们由何人统领?”

    “由常年跟随我父王征战的几位叔伯统领着,因为现今非战时,所以他们只需管好这日常的操练和时刻关注他国的动向即可”

    “……”

    两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走到了校场边,方才操练的士兵此刻正在一旁的树荫之下席地而坐休息呢,见季舒珩过来了,纷纷起身行礼。

    “季将军”

    季舒珩微点了下头,随后看向身旁的君夕颜向众人介绍道

    “这位是兵部侍中君大人”

    众人随即齐声喊道,“见过君大人”。

    而后不知是谁突然嘀咕了一句,“这便是与季将军在殿前比武的新科状元君大人吗?”。

    君夕颜并没有开口,只是不动声色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身侧的季舒珩。

    “对,就是那位文武双全的新科状元”

    原本想着这季舒珩可能会当做没听见,却不料他竟这么大声的承认了。

    此言一出,那些士兵立刻便像炸开了锅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说道

    “听闻君大人武艺高强,与季将军是不分高下,可否让我等见识一下”

    “是啊是啊,我们都想见识一下”

    “或者,君大人教我等几招也行啊,这样我们上了战场之后,便能多几分活下来的把握”

    “……”

    这些人看似无心的话,可却很容易让人听了产生别的想法,尤其是身侧站着的身为他们的统帅的季舒珩。

    “君大人难得来此,不妨与他们玩玩,也好指点一下他们”

    君夕颜不由侧过头看了季舒珩一眼,“这沙场征战与平日里的舞刀弄剑不同,战场杀敌之术唯有季将军懂得,君某又岂敢在此班门弄斧”。

    闻言,季舒珩不由笑了,而后便转身领着君夕颜往别处去了。

    两日后

    边境似有异动,顾虑到季子常身体不适,北堂明礼便颁旨令季舒珩即日启赴边境。

    旨意颁下的第三日,杨泽和卫炔又去君夕颜府中探望,而后又莫名地被冻伤了。

    看着君夕颜冷的似千年寒冰的脸,杨泽忍不住不解地开口问

    “子谦,这近日也未发生什么可让你烦心之事,你怎么看起来又不开心的样子”

    君夕颜冷漠地抬了一下眼,“那最近可是发生了什么大喜事,值得你高兴成这样”。

    杨泽直接被问的哑口无言,而后有些无辜地眨了一下眼,似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眼前人挤兑,而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卫炔则在心里吐出两个字,“活该!”。

    这卫炔可是知道为何,只因那季舒珩前脚刚离京赶赴边境,七公主北堂清绾便病倒了,于是乎,各种‘相思成疾’、‘夫妻恩爱’的传言便都出来了,这让眼前人怎么高兴的起来?!

    明明是旧疾复发,却被那班人说成这样!

    可君夕颜知道又如何,身份有别,男女也有别,她根本就不得机会为那人诊治……

    “七公主到~”

    “绾儿你有病在身,怎得进宫来了”,楚姬翎执起北堂清绾微凉的手,将她带到榻上坐了下来,“母妃正准备带着御医出宫去给你瞧瞧呢”。

    “绾儿觉着今日身子好多了,便想出来走走”

    北堂清绾清浅一笑,因着那泛白的脸色愈显柔弱,不由让楚姬翎愈发的心疼起来。

    “你啊,身子不好便该多躺下休息,现下天气闷热,你可别又热着了”

    “皇上驾到~”

    “臣妾恭迎皇上”

    “绾儿见过父皇”

    “都免礼吧”

    北堂明礼转身在榻上坐了下来,而后抬头看着北堂清绾道

    “绾儿不是病了吗?今日怎得入宫来了?”

    “回父皇,今日觉着好些了,便想进宫来看看父皇和母妃”

    北堂明礼饮了一口茶,“这舒珩方才离京,绾儿便病倒了,可是怪父皇将他派去了边境”。

    闻言,北堂清绾连忙低了头回道,“维护边境安宁本就是舒珩的职责所在,绾儿也只是旧疾复发,并无甚大碍,请父皇放心”。

    北堂明礼将手中的茶盏搁到一旁,“可有请太医再瞧瞧”。

    “七皇子到~”

    “儿臣拜见父皇,见过贵妃娘娘,七皇姐”

    “起来吧”,北堂明礼声音浑厚道,看着恭敬立于面前的人,“你不在书房之中读书,怎得跑到这秋梧宫来了”。

    北堂玄琰随即拱了手,态度恭谨地回道

    “回父皇,儿臣是听闻近日来七皇姐身体抱恙,所以特来看望”

    “琰儿有心了”,楚姬翎柔柔笑着道。

    “那可有请太医给绾儿姐姐瞧过?”

    北堂清绾清浅一笑,“已经让太医瞧过了,并无大碍,琰儿不必为我担忧”。

    楚姬翎却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七皇姐自打出生便身子骨不好,这太医也是束手无策”。

    北堂玄琰不由稍稍皱了眉,过了片刻后,突然说了一句。

    “或许君太傅会有办法”

    闻言,北堂明礼那双锐利深沉的眸子不由看向了北堂玄琰,“琰儿说的可是那君子谦”。

    “是的,父皇”

    “她还会医术?”

    “回父皇,儿臣曾听她提起过,她自幼师承高人,对医术也是颇为精通”

    “听你这么一说,朕突然忆起,这灏儿似乎也跟朕提过,说她颇通医道”

    思忖了片刻,北堂明礼突然对着殿外道

    “来人,去兵部把那君子谦给朕叫来”

    君夕颜径直走进了书房,而后在书案前坐了下来,似有些疲倦地闭上了双眼。

    最是无情帝王家,这话果然说的一点都没错。

    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可拿来当做交易的筹码,只为了能拉拢她。

    而那刁蛮的公主明明那么讨厌她,可这北堂玄裕却还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公主对她有意。

    为了那一个至尊之位,当真是不惜颠倒黑白、不择手段。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不过这北堂玄裕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一点也不难明白,倒是那此刻正坐在龙椅之上的北堂明礼的心思确让君夕颜有些看不透。

    今日,北堂明礼突然派人将君夕颜宣进了宫去,跟她说的竟是一句,“朕先给你留着这京城防卫军副统领一职”。

    当时君夕颜便想,这京城防卫军属太子的势力范围,这北堂明礼此举莫不是要削弱太子的势力,难道他想扶立齐王上位?

    可细细一想又觉不对,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是为何,只是隐隐觉得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

    不过这些于她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在宫中发生的一切让她更加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绾儿还是当年的那个绾儿。

    许是有些乏累了,君夕颜竟靠着椅背睡了过去,直到一阵恼人的敲门声响起。

    君夕颜倏地睁开眼,那一向清冷的眸子此刻更是寒的跟刀子似的,走过去将门拉开的瞬间,就见到一张笑到有些扭曲的脸。

    “子……谦”

    杨泽似也看出君夕颜有些不高兴了,这声音都一下弱了下来。

    君夕颜也没管他,转身便又往书房里面走。

    “找我什么事”

    “喔喔,我是想到这从明日开始我们便要上早朝去六部任职了,便想着今日一起出去彻底放纵一次,喝它一个痛快!”

    许是想起君夕颜本就那性子,这杨泽很快又变回了原样。

    君夕颜径直走到书架前,抬手抽出了一本书,“你还是与卫大人一起去吧”。

    “就这家吧”,杨泽指着一家虽布置简单但素雅干净的酒楼对君夕颜和卫炔道。

    君夕颜微微抬眼,只见匾额上书了龙飞凤舞的“太和酒楼”四个字。

    “好”

    “那我们进去吧”

    杨泽抬起手便欲去拍君夕颜的肩膀,却冷不丁扑了个空,再一看,这两人都已经进去了,连忙跟了上去。

    因雅间已经客满,三人便只能寻了大堂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多少能安静些。

    点了几个小菜,烫了一壶酒,三人便开始吃了起来。

    君夕颜午时方与北堂玄裕饮了不少酒,因而当杨泽要给她倒酒时被她给挡了。

    “子谦你来这儿难道不喝酒吗?”

    君夕颜真是想翻个白眼,她原本就没打算过来的,谁知道这人那么缠人,一直啰啰嗦嗦碎碎念,聒噪的要死,把君夕颜弄得实在烦极了便就一起过来了。[www.23sw.net]

青丝绾,红颜殇GL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