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49.替嫁前女友(17)
    “咚——咚!咚!咚”

    四更已过, 笼罩在夜色之下的街道一片寂静。

    渐渐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在实行宵禁的期间, 原本落了锁的城门却被人突然打开了。

    而在城门下, 悄无声息聚集了一支黑甲军队。

    “不好了, 有人——”

    “咻——”

    尖锐的箭头犹如闪电般掠过,刺破血肉, 洞穿了哨兵的喉咙。

    “开始吧。”

    男人声音淡漠,明灭不定的火光映照在他俊秀的脸庞上,眼眸幽黑一片,明明是清冷的, 却隐隐透出杀戮的味道。

    “胆敢挡路者,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煞气冲天。

    黑甲军一路势如破竹攻进了皇宫。

    后宫里立充斥着尖叫声与求饶声,鲜血淌过了荣华殿的玉阶,海棠在凛冽的夜风中愈发妖艳。

    “娘娘,外头已经乱起来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避避吧, 免得刀剑无眼,伤了您。”

    忠心耿耿的岫玉早早就找好了退路。

    作为后宫的眼线一姐, 她手头上有不少的情报, 例如, 荣华殿藏有一条通道直达皇陵, 连魏帝都不知道。

    这位聪明能干的管事姑姑都不用琳琅吩咐, 自觉去踩点过了, 还准备充足的干粮与水囊,足够避上一个月。

    那样,无论谁是这出博弈的最后胜者,她们都有充足的时间去考虑未来的选择。

    “可是走不掉了呢。”琳琅轻笑着说,令岫玉一头雾水。

    然而下一刻——

    殿门被缓缓推开了。

    夜凉如水,悄然蔓延进来。

    身后,冲天的火光映红了整个苍穹。

    血肉横飞,尸骨满地。

    他宛若天神一般降临。

    这位年轻俊美的王爷一手抱着红缨头盔,铿锵一声,将染血的长剑插回剑鞘,朝着殿里的人伸出手来。

    春风十里,不如他展颜一笑。

    “虎儿,哥哥来接你回家。”

    小时候,无数次由她牵着手穿过大街小巷。

    这一次,轮到他主动。

    琳琅将手放到他的掌心里。

    魏钰握紧了她的手,满是深情缱绻地说,“今夜可能会有点嘈杂,你再忍忍,到明天就好了。”

    然后,他会以江山为聘礼,正式迎娶他的皇后。

    他要她风风光光。

    成为天下女子最羡慕的对象。

    “我想见见他。”

    琳琅说,“我要亲自了结。”

    那个“他”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

    魏钰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只要她能出一口气,痛快了,心中的郁结大概也会消散一些,说不定病情也会因此好转。

    魏帝正被困在寝宫里,外头有重兵把守。

    视线中,一对璧人联袂而来,男俊女俏,真似一对神仙眷侣。

    魏帝的眼神微微凝住,面如沉水,“逆贼,朕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造反逼宫!”

    “便是反了又如何?”

    年轻王爷的唇角噙着一抹淡薄讥讽的笑意,“你难道不知道么,我想弄死你很久了。”

    若是魏琛能有几分好好待她的心,他也不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你若是恨他,便杀了吧。”魏钰转头看琳琅,“不必担心,这一切都有我在担着,你尽管发泄好了。”

    他既然愿意为她颠覆魏氏的江山,弑君,也不过是写多一条罪名。

    遗臭万年,又怎样?

    只要她高兴!

    魏钰将自己腰间的佩剑取下来,毫无防备的,双手奉给了琳琅。

    女人随手拔出了剑,刃上折射出冰冷的光。

    缓缓地,她将剑尖对准了魏帝的胸膛,只消一寸的危险距离,便可插入胸膛,鲜血淋漓。

    “唰——”

    陡然间,剑锋一转,抵住了另一个人的喉咙。

    触目血红。

    魏钰睁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

    那个跟他说着以后要合葬的人,此时,却对他刀剑相向!

    一股寒意渗透了四肢百骸。

    所以,从头到尾,她一直在骗他?

    原本瘫坐在椅子上的魏帝突然站了起来,哈哈大笑。

    “魏钰啊魏钰,枉你聪明一世,到头来,还不是朕的手下败将!可笑,难不成你还真以为,琅儿会喜欢你?”

    帝王拍了拍手掌,外头候着的侍卫立刻走进来。

    他没有反抗,只是直勾勾看着琳琅,眼珠子全是血丝。

    直到被拖下去,再也看不见了。

    琳琅收回了剑,熟练别入剑鞘之中,收敛起那浓烈的血腥。

    “这些天,真是多亏爱妃了。若不是你提早告诉我魏钰那厮要造反,羽林军估计会被打得措手不及呢。”魏琛笑着说。

    “陛下过奖。”

    琳琅淡淡地说,“这一切都是陛下部署有方,臣妾不敢居功。”

    帝王略微皱起眉头,他不喜欢她这种生疏的语气,就好像自己是个外人一般,将君臣关系划分得泾渭分明,不可逾越。

    难道,她还在生气?

    气他纳了冯思思为妃?

    “朕知道委屈你了,等珍妃身体痊愈,朕再好好看你。”他满是爱怜的语气,伸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颊。

    琳琅偏开头,耳边的坠子轻晃着,打在他的手上,略有一丝痛意。

    “别碰我。”

    她眼神冷漠。

    “我嫌你……脏呢。”

    朱红的薄唇微掀,吐出一个令君王愕然的字眼。

    尔后,她转身离开,猩红的裙摆一路迤逦,掠过地上的血迹,在清冷的月光下越发显得幽艳鬼魅。

    魏琛微微暗了眼神。

    这一夜的逼宫,魏帝以惨胜告终,所以他不得不着手处理起后续的烂摊子。

    对于罪魁祸首,即便是他的弟弟,魏帝也不会手软,一杯毒酒送进了牢房。

    魏王看着面前的精美食盒,轻笑了一声,“怎么,他还这么好心,让我当个饱死鬼吗?啧,真是看不出来呢。”

    送饭的狱卒不敢随意应他的话。

    潮湿阴暗的牢房之中,一身素衣的落魄公子宛如无暇的美玉,风姿俊朗,光华照人。

    可惜了。

    谋反是死罪呢。

    这样芝兰玉树的公子却要死于这等肮脏之地。

    狱卒有些不忍地说,“快吃吧,等会人就来了。”

    “好,多谢小哥。”

    魏钰等人走了,才打开食盒。

    他怔住了。

    从入狱到现在一直淡定从容的王爷,突然像小孩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吓坏了守值的狱卒。

    里面是一碗长寿面。

    碗身绘着两个穿着红色肚兜的胖头娃娃,一男一女,两小无猜,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放我出去!我要见她!”

    男人疯狂撞着栏杆,甚至想要徒手撬开,指甲都被剥落了好几个,在铁门落下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印。

    无论狱卒们怎样劝他,就是冷静不下来。

    他们甚至考虑要不要将人打晕。

    直到,狱里来了一位客人。

    来人披着素白的斗篷,脸庞也被严严实实遮掩着,绣着珠花的鞋头在裙摆下若隐若现。

    那野兽一样发狂的男人突然就噤声了。

    他愣愣看着向这边走来的人。

    “你们先出去。”

    对方出示了一枚令牌,狱卒们不敢违命,立即走得干干净净,顿时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两人。

    玉石一般细腻的手从斗篷里探出来,解开了牢房的枷锁。

    他颤抖着,掀开了来人的头兜。

    远山如黛,唇若涂朱。

    是他青梅最美的模样。

    “面快凉了,趁热吃吧,我特地煮给你的呢。”

    她牵着人坐下,底下垫着枯草。

    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言语能力,只能呆呆傻傻地看着她。

    是做梦吗?

    “看起来还没动筷呢?是我煮的不好吃吗?”

    她有些苦恼端起了碗,用筷子夹了一些,想放进檀口中仔细品尝。

    魏钰立马将碗抢了过来,毫无形象的,大口大口嚼着汤面,含糊不清地说,“好吃,你做什么都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的面了!咳咳咳!”

    “你慢点儿,没人跟你抢。”琳琅用手抚着他的后背,顺着气儿。

    雾气升腾起来,模糊了他的脸。

    眼泪一颗颗掉进碗里。

    “好吃,真好吃!”

    男人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话。

    没一会儿,汤见底了。

    他仰头全喝干净了。

    “别动,你看你,弄得到处都是。”

    琳琅拭去他唇边的汤汁。

    “是、是吗?”

    这位权倾一时的王爷傻乎乎笑了,特别傻的那种。

    “困了吗?”

    “有点。”

    “那躺下吧,舒服点。”

    琳琅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好。”

    他乖乖照做了,将脑袋枕在她的腿上。

    “虎儿。”

    “嗯?”

    “没什么,就想叫叫你。”

    细长的手指温柔梳理他的鬓发,琳琅垂着眼,看着人慢慢地合上了眼。他脸上挂着犹如孩童一般天真幸福的笑容,像是做着一个美梦,嘴角却溢出了血。

    越来越多。

    滴滴答答,顺着脸颊流进了耳廓。

    一路淌到了琳琅的红裙上。

    “傻瓜,怎么又哭了呢。”

    她叹息着,轻轻吻上他的眼皮。

    好梦。[www.23sw.net]

前女友黑化日常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