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太凶猛:泼辣农家小媳妇 下雪了
    下雪了

    唉哟,咋啦,你咋变成这样呢。 vw vw三妹尖叫起来,拉着四弟,看着他。

    四弟的脸两道长长的口子,嘴角边肿起来了,衣服扣子掉了一颗,鞋子有些脏,踩到些黄泥巴。

    孙谨看过去,他明显被人打的,偏偏小家伙还扭着头,一副倔强模样。

    过来。她开口。

    四弟起先还不动,三妹在旁边推了他一把,他这才不情愿的过来。

    孙谨看见他这个样子叹了一口气,问道:跟谁打架了

    他摇了摇头,不说话,低头看着鞋子,也不知道想啥。

    孙谨觉得四弟今天怪怪的,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她蹲下身子强行把他头抬起来瞧了瞧。

    都肿了,你不痛么

    四弟飞快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痛。

    你低着头做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是想问问你跟谁打架了,怕你被欺负。

    四弟抬起头来,脸蛋红红的,红肿的脸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二姐我以后不用你帮我了。

    孙谨一愣,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听见这话她还是挺高兴。

    为啥

    四弟握紧小拳头,信誓旦旦的说:我以后要像你一样,谁敢欺负我欺负回去,二姐,以后我自己会保护自己,还会保护你。

    三妹走过来,拍了拍四弟的肩膀开心的说:咱们四弟长大了。

    孙谨开口:那要是你打不过咋办

    那我四弟卡在那里说不出来,不知道要咋办。

    三妹敲了敲他的头,笨,打不过当然是跑,不能站在那里让人打,记住了没

    四弟疑惑的看向孙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

    三妹说的不错,咱们打不过跑,首先别让自己受欺负。

    嗯,我是男子汉,一定不会让人欺负我。他重重点头。

    孙谨把炸好的土豆条给他,尝尝看好不好吃

    三妹跟四弟两个人围着盘子像两只老鼠。

    到底谁打了你三妹不死心继续问。

    我会报仇回来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不要让我们管我们不管,如果实在是打不过又欺负记住一定要跟二姐讲,二姐打不过还有二姐夫呢。

    嗯,我晓得。

    赵若兰肚子大了些,现在格外的小心,生怕有个闪失。

    见钱氏撒盐,眼皮一跳,提醒,娘你干啥呢,盐放那么多咸的发苦。

    钱氏回过神,立即把多余的盐还没有散开的掏出来,这才继续炒菜。

    赵若兰走过来,有些怪,她娘这是很大的不对劲。

    娘是不是有啥事,如果有事你要跟我说,别闷在心里,让我给你出出主意。

    钱氏还不是因为孙谨的一番话,虽然但当时她很生气,但是想一想又觉得很在理。

    她跟程夫人打的那一架,她肯定怀恨在心,再说程老爷自从说把若兰娶过去以后程少爷压根没有露过面。

    娘你想啥呢,菜都糊了。

    赵若兰接过她的锅铲把菜盛起来,这才免得没有烧坏。

    钱氏出去洗了把手,把赵若兰叫过去。

    赵若兰疑惑的看着她,这么严肃,干啥呢

    若兰你想清楚了没

    啥事

    程家,我跟程夫人打了一架,你要是过去是她的儿媳妇,我怕到时候她针对你,要是你日子不好过咋办

    赵若兰被高兴冲昏了,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何尝不是,她看得出来程夫人是个有手段的人。

    哦,原来你是说这个,放心,我心里有打算,娘你看看我肚子,只要有他在她还不敢对我咋样,你别忘了程老爷站在我这边,我过去了好好讨好他,在程家总会有法子过下去。

    这

    娘你别担心了,我这一辈子要不去大户人家,要么不嫁,难道你想看我老姑娘,一辈子嫁不出去

    当然不愿意

    那不是,反正我一定要进程家,我不信我赵若兰还会被他们击垮不成,对了娘,我的聘礼你拿出一些,倒时候给大哥娶媳妇用。

    钱氏心里高兴,她早想拿了,可是赵若兰没有开口她也不好意思。

    好好好,你大哥也会记着你这个当妹妹的好处。

    赵若兰微微一笑,这才护着肚子往屋子里走去。

    睡得迷迷糊糊,有些冷,孙谨缩了缩脖子,睁开眼,才发现窗子开了一条小缝隙。

    赵贤的手把她抱着,睡得很熟,她动了动他又紧了几分。

    多孙谨窝在他怀里,风还是往里钻,她抬头亲了亲他的脸,小声说:松点,我有些难受。

    等她再动,他的手已经松开了,孙谨爬起来,打算把窗子关。

    等她不小心的往外一看,一愣,随叫把外套披,火急火燎的跑出去。

    打开门,外面白皑皑一片,到处都是白色,看过去一望无际。

    她一直生活在在南方,从来没有看见过雪景,真真切切的看见跟看见图片完全是两码事。

    她欢快的往面踩去,脚步轻松的往前跑去,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赵贤翻了一个身,手下意识的一捞,捞了空,他立即睁开眼,身边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

    他坐起来,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这才穿衣服往外面走去。

    打开门看见一连串的鞋印,等他看过去只见她在雪里欢快的跳。

    瑾儿

    孙谨看过去,他正在站在门边看着自己。

    你看,好多雪啊。

    雪里冷,你快过来。

    孙谨蹲下,捧了一手血,伸出舌头尝了一口。

    不冷,一点也不冷。

    雪花纷飞,黎明瞧瞧的到来,在这样时间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回去,她还没有玩够了。

    赵贤见她不听话,脑子突突的跳,虽然感受不到冷,等停下来会很冷。

    走过去把正在玩的高兴的小女人一把抓过来,扛着往屋里去。

    你干嘛啊,我还没有玩够了,你放我下来,我还要去堆雪人。

    你身子寒,要堆雪人我给你堆,你乖乖的躺在床。

    把她放下来,抓住她的手,他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么冷她还说不冷

    孙谨缩了缩,不知道为啥一下子冷了好多,肯定是因为刚刚在雪里太疯。

    你干啥孙谨谨慎看着他。

    都说了冷你还不信,我给你暖暖,省的等会儿你难受。

    孙谨想要跑,一下子被他抓住,他缠着她,给她暖手暖脚,在她暖和一点时掰开她的腿冲了进来。

    璃陌白说

    今天晚八点准时更新,w

    vwhtlbook4040395dexhtl

将军太凶猛:泼辣农家小媳妇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