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修仙的理由 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

    树冠滋滋一声响,  一缕青烟飘起,  那树冠上的叶子,  瞬间枯败。(m.23sw.net)无数日光飘洒了进来,  让这黑漆漆的丛林内,瞬间亮了不少。

    刑釉青瞧得头皮一麻,还真不能小瞧了这徐赢,  表面上是玩物丧志,  实则他走的不过是另一条道罢了。

    “能死在这无岸之境内,  也算你的荣幸!刚好,我这纵尸虫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大补的东西了。”徐赢面容扭曲,  怪笑的了起来。

    刑釉青手中的青鸾鞭加快了度,  这就是个疯子,一件法器罢了,他竟要至她于死地。

    被徐赢后放出的纵尸虫,在徐赢的操纵下,  也向着刑釉青的方向,疯狂的飞了过来。

    之前的上千只,  已经让刑釉青有些吃力,  突然间又飞来数不清的绿光,  让她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逃。

    刑釉青身形一闪,御风朝着身后逃去。

    “想逃!”徐赢眸光中闪过一道寒光,  他手一晃,  手中便多了一个形似芭蕉叶的扇子,  待他输入灵气后,那扇子便快的拉着徐赢向前飞去。

    扇子的度比纵尸虫和刑釉青都要快,不过一瞬,徐赢就挡住了刑釉青的去路。

    刑釉青被绿光和徐赢夹在的中间,根本没法再逃。

    无奈之下,她只好停了下来,仰头看着徐赢,冷着声音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徐赢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嘴角的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来:“十二岁,变异雷灵根,呵呵,还不是一样会死在我的手中!”

    刑釉青趁着徐赢说这话的空隙,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四周,现左右和后方,被纵尸虫围得密密麻麻,根本没有一丝可逃脱的缝隙。她刚刚也见识过,这虫子的厉害,还是不要贸然接触为好,那么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

    刑釉青不待徐赢反应,手中的青鸾鞭会挥了出去!不过徐赢瞬间就反应过来,他往后疾驰退去。

    手中的扇子收了起来,转而拿出了一把长剑,对着刑釉青冷笑道:“竟然还有力气偷袭,让你尝尝我这凝霜剑的厉害!”

    边说着,徐赢纵身一跃,一剑刺了过来!

    这一剑其实没有多大威势,可刑釉青比徐赢修为差了几层,故在她看来,凝霜剑好似化为无数冰锥,向她射来,让刑釉青有种错觉,她坠入了寒意十足的冰雪天地。

    真是见鬼了,刑釉青在心底暗骂道。这凝霜剑不是冰系属性的法器吗?她怎么觉得徐赢一个金木土三系灵根的人,竟然操纵得无比顺畅。

    刑釉青是前后左右受敌,她手中的青鸾鞭又加快了度,几千道鞭影,在纵尸虫和徐赢之间来回穿梭。

    徐赢的剑光也化为无数残影,与刑釉青的鞭影撞上。

    一声声砰砰的巨响,在空中炸开!

    突然刑釉青感觉昨日受伤的经脉处,猛地一痛,全身痉挛起来,手中的青鸾鞭一时没握稳,竟然掉到了地上。这时,徐赢的剑光恰好扫了过来,直接刺穿了刑釉青的肩胛骨,刑釉青面色瞬间苍白,她痛得往地上一栽,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那纵尸虫也趁机一窝蜂的涌了过来,刑釉青只感觉浑身一阵灼痛!那种被徐兮容剥除灵根的痛感,又涌了上来。

    徐赢见刑釉青倒地后,准备又补上一剑,但他见纵尸虫已经将她包围,便放下了手中的剑。

    “虫儿们好好享用吧!吃完了就回来。”

    那纵尸虫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上下跳动了两下,徐赢见此满意的笑了笑,他从储物袋间拿出一个阵盘,将阵盘往空中一抛,一道白光闪过,徐赢的身影便消失了。

    刑釉青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分毫,那些纵尸虫正一层一层的啃咬着她的肉和血,再加上经脉带来的剧痛,让她更加是雪上加霜。她能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正逐渐流失。她这重生不过一日又要死了吗?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太弱造成的悲剧,若她很强,根本就不会生这一切。

    什么是道,为何而修道。为长生,为力量,还是为其他,刑釉青说不明白,此刻她只想好好活着。

    “真是个蠢蛋,白救你了,被几个虫子欺负成这样!”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刑釉青耳畔响起。

    刑釉青用她那未被束缚的神识扫了一圈后,现并没有人存在,那这声音是?

    “不用找了,我就在你体内!算了,小爷我就再帮你一次,没见过你这么蠢的……”

    体内?刑釉青紧张起来,她体内能有什么东西,除了昨天……那面小旗子……难道是它?怎么可能,刑釉青立马就否定了,万物生灵,那是天材地宝经过漫长岁月才会有的事。

    “什么小旗子,难听死了!”那声音这次是直接回荡在刑釉青的脑海当中。

    不待刑釉青反应过来,一道红光,从多数绿光当中飞了出来,接着一面红色的小旗渐渐显现了出来,它逐渐变大,然后浑身绽放出更强烈的红光。

    一阵古朴的梵音,回荡在刑釉青的脑海当中,那声音厚重悠远,她仿佛看到无处星辰之光从她身边划过,那是时间,也是时空……是过去,也是未来!

    是过去,也是未来,时间才是这个世间的主宰!那是一种很玄妙的体验,刑釉青感觉自己摸到了实质,可一转瞬又觉得是虚无……

    可惜这种玄妙的体验并没有持续多久,刑釉青就被一阵熟悉的痛感给扯了回来。

    “舍得醒了,小爷我还以为你就这么死了呢?”那稚嫩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刑釉青的脑海当中。

    刑釉青先是检查了一番自己的全身,说真的,实在是太恶心了,被那些纵尸虫咬得血肉模糊,没一块好肉……还好她是个修仙者,筋骨血肉都是经过天地灵气淬炼的,比普通人要强悍许多,恢复得也快。咦,刚刚那些纵尸虫呢?刑釉青有些吃惊,那些东西有多难缠她是知道的,连她的雷霆之力,都伤不了这些家伙分毫。

    “当然是被本小爷给收拾了!”那声音得意洋洋道。

    刑釉青这才将注意力放回这个在自己脑海中说话的家伙身上。

    “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刑釉青觉得好奇,又觉得危险,不过这家伙刚刚帮了她,应该暂时不会害她吧!

    “你以为小爷想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声音没好气道。

    “那你是谁?是那面小旗子吗?”

    “说了不要叫小旗子,难听死了。”那声音有些急了。

    刑釉青有些不解,问道:“这就是承认你就是那面小旗子咯,不过你不让我叫你小旗子,那你让我叫你什么呢?”

    “叫我……”小旗子思考了半响,失落回道:“我不记得了。”

    “这就对嘛!那我还是叫你小旗子吧!”

    小旗子:“好像说得还挺有道理。”

    “你可以从我身体里出去吗?”莫名有个东西躲在自己体内,还能听到自己在想些什么,刑釉青觉得实在有些可怕。

    “你以为我不想出去……要不是你吐那口血,小爷早就走了……”

    “吐血?”刑釉青回想了好一番,这才想起,她昨日入魔时,好像是吐了口精血出来,直接喷到了这小旗子上……但……她的修为好像也就是被这个家伙吸走,让她直接从练气十层掉回练气五层……

    “昨日我入魔时,掉修为,是不是你干的?”刑釉青质问道。

    小旗子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额……那个……我刚刚帮你弄死那些臭虫有些累了,我先休息会儿……”

    说完,刑釉青能感觉到那家伙是真的去休息了,因为她能感觉他在沉睡……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

给我一个修仙的理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