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十六章 扇面
    “哎,我说大爷,不能因为你们都是城里人,就相互帮衬着说话吧?”

    胖子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旁边病床的老人,开口说道:“我兄弟被他撞的到现在动都不能动,我只是让他负担医药费和营养费,这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听到胖子愤愤不平的话后,那老人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撞了别人自然是要给人瞧病的,不过他说的话也是有点道理的,做古玩生意的,往往手上闲钱不多,但一旦开张了,就能吃好几年的……”

    “那些我不管,反正我兄弟看病要钱……”胖子脖子一拧,在他看来,这老头就是在帮那司机说话呢。

    “胖子,怎么和大爷说话呢?”

    虽然这会方逸还是浑身乏力,但比之刚才要好多了,很费劲的将枕头竖起来坐高了一些,开口说道:“我看那押金什么的就不用再交了,过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刚才运功在体内行走了一个小周天,方逸已经感觉好了很多,他相信再修养几天的话,应该就能复原过来,现在身上的酸麻,≧↘爱上书屋,www.23sw.net或许只是肌肉骨骼在遭遇到车子撞击时的一种自我保护。

    “小兄弟,我真是手头没现钱了……”

    听到方逸这么一说,满军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左手指了指右手拿着的锦盒,说道:“本来手头有点现金的,都换成这玩意儿了,回头一出手就有钱了,不行我到时候再补贴你们一些营养费,你看怎么样?”

    本来满军是想把这唐伯虎的扇面给锁进保险柜的,不过在路上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有个老客户想看东西,于是满军又把它给带着了,准备从医院走之后就去客户那里。

    “不用了,两万块钱就够了,已经很让这位大哥破费了……”

    方逸摇了摇头,在下山之前他对于钱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不过在知道胖子打工半年一分钱没攒下之后,方逸知道这两万块钱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而且这一次的车祸,司机固然有责任,但胖子站在马路中间拦车,本身也是很危险的,所以方逸也不想为难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毕竟道家也是讲究与人为善的。

    “哎呦,小兄弟真是明事理啊……”满军今儿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听到了一句暖心窝的话,而且方逸说的还是那么真诚,听的也算是老江湖的满军,差点就热泪盈眶了。

    “没得说,这是我的名片,你们先拿着,回头我卖掉这东西,立马就过来……”、

    满军掏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方逸的床头,他能看得出来这几个人应该都是农村的,不过似乎在城里也生活过一段时间,属于那种很难打发的人,能这么了解这件事,满军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哎,我说,你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能给老头子我看看吗?”就在满军准备离开的时候,旁边病床的老人忽然喊住了他。

    “嗯?大叔,你要看我这东西?”听到那老人的话,满军有些迟疑,因为他并不想把这东西给对方看。

    要知道,满军虽然在朝天宫开了家古玩店,但实际上那店铺能卖出去的东西很是有限,一年连个房租钱都赚不回来,满军的主要业务,还都是发生在一些老客户的身上,就比如是等会要见的那位老板。

    所以在通常情况下,做古玩生意的人都不太喜欢将手里的好东西,拿给一些不懂行的普通人去看,因为他们看不懂也不会买,而且有时候还会造成古玩的损坏。

    “小伙子,里面是什么?”

    老人看到满军迟疑的样子,笑了笑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一个紫檀木手串和一双白手套还有一个拇指大小圆筒状十分精致的玩意儿,开口说道:“我懂规矩,不会损坏你那物件的,拿过来看看吧……”

    “哎呦,原来您老是玩家啊?”见到老人的举动,满军有些夸张的喊了一声,这次却是没有再推迟,而是将手中的木盒放在了老人的床铺上。

    在古玩行干了这些年,满军自然知道,老人玩的紫檀手串,是文玩类别的一种,而文玩却又是脱胎于古玩文房四宝衍生出来的各种器玩,现代意义上的文玩,可以通俗的理解为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赏玩件或手把件。

    如果老人仅仅是拿出了紫檀手串和手套,满军未必会愿意给他看唐伯虎的扇面,但是见到那个拇指大小圆筒状的东西之后,满军才脸色一变,因为他认识这个东西,这是一个显微放大镜。

    鉴别古玩的工具有很多,但要说最常见的,自然就是放大镜了,不过满军一眼就看出来了,老人拿出来的这个放大镜不是市面上能见到的,而是专业人士所用的,单单这一个放大镜就需要七八千块钱,而且在国内还买不到。

    满军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也有一个,那还是去年到港岛旅游的时候一咬牙买的,回来之后在同行圈子里一显摆,很是收获了不少羡慕的目光,自身立马觉得高大上起来。

    “嗯,这盒子也有些年头了,是民国时的紫檀打制的,值点钱……”老人并没有先打开盒子,而是拿起了木盒看了看,给出了一句评语之后,这才打开了盒子。

    “大叔,您瞧瞧这物件,看看我有没有吃药?”

    听到老人一口就说出了木盒的材质,满军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木头类的东西大多属于文玩范畴,在文玩才刚刚兴起的这年头不值什么钱,所以关注的人也少,老人能一眼认出来,的确算是个行家了。

    而满军所说的吃药,在古玩行里指的是把赝品当真品买了吃了亏,有时候花了超出物件本身很多倍价格买下来的行为,往往也会被称之为吃药。

    “嗯,是幅扇面?”

    打开那木盒之后,老人一眼就看到了底下垫着黄布绸子折叠在一起的那张泛黄的扇面,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了,而手底下也愈发的轻柔起来,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对方不愿意给自己看东西。

    懂行的人都知道,古人字画在古玩行里是属于那种价格昂贵而又不善保管的东西,很容易损坏,扇面也是属于书画类的一种形式,而盒子里的这种折扇,保管起来的难度就更加大了。

    “咦,这……这是六如居士留下来的《看梅图》?”刚一打开那扇面,老人口中就发出了一声惊呼,很小心的将扇面放在被子上,然后俯身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了起来。

    “是个行家……”见到老人的举动,满军暗自点了点头,老人没有先看画而是先看题跋还有印章,这绝对是行家里手的表现。

    “哎,我说满老板,这不就是个扇子面吗?”旁边的三炮看到老人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很是不解,满大街都有卖扇子的,至于还用个盒子装着吗?

    “是扇面不假,不过是古代人绘制的,现在叫做古董……”听到三炮的话,满军不由笑着给他科普了一下,遇到了个行家,满军的心情很是不错,正好可以让对方再帮自己鉴别一下。

    “那……那这玩意值多少钱啊?”一旁的胖子插口问道,他倒是知道古董挺值钱的,但具体能值多少胖子就不知道了。

    “很贵……”满军笑了笑,却是没有说出这扇面的价格来,他这是怕影响到那个老人对东西的鉴别。

    “说了等于没说……”胖子闻言撇了撇嘴,而此时那个老人也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坐直了身子。

    “大叔,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满军顾不上搭理胖子,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住了老人。

    说实话,满军进入古玩行的时间虽然不算短,但他是野路子出身,没有系统的学过古玩的鉴别知识,虽然相信自己这双眼睛,但买下这东西,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忐忑的。

    “唐伯虎的《看梅图》,我见过他的这样一幅画……”

    老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这东西不管是从题跋印章还是画风纸质来看,都是真迹无疑,小伙子,不错啊,这东西是多少钱收过来的?”

    “嘿嘿,花了好几个数呢……”满军嘿嘿一笑,伸出了一个巴掌,说道:“这扇面虽然没有画值钱,不过架不住别人不愿意出手,足足花了这么多……”

    满军是生意人,自然不会将自己的收购价如实说出来的,因为金陵的古玩圈子就那么大,他要是说出了低价,搞不好第二天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了,所以满军说了一个自己想要卖出去的价格。

    “五万?”

    听到满军报出来的价格,老人眉头一挑,沉吟了一下,说道:“虽然你这价格稍微有点贵,不过从前些年出过那件事之后,唐伯虎的作品价格倒是起来了,五万块钱也值……”

    “大叔,您也知道这件事?果然是行家!”满军冲着老人伸出了大拇指,不过那脸上佩服的神色,就连躺在病床上的方逸都能看出来是装的。

    “满老板,什么事啊?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胖子被两人的对话搞的心里痒痒的,一听这东西值那么多钱,他都恨不得投身去做古玩生意了。

    --

    ps:今儿要去上海参加新书发布会,接到邀请的书友们上海见!

    。(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