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神藏 > 第二十一章 方逸的另一面
神藏 第二十一章 方逸的另一面
    “拜我父亲为师?”

    听到胖子的话后,孙超不由仔细打量起对方来,他可是知道早些年父亲因为收弟子的事情很是被伤了心,这么多年别说收弟子了,就是连指点后进的事情都很少。

    “小超,别听他的,我可没答应……”看到胖子那死皮赖脸的样子,孙连达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事关自己的声誉问题,任凭胖子怎么说,孙连达也是不会松这个口的。

    “原来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啊?”孙超闻言笑了起来,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道:“小兄弟,多努力,说不定我父亲什么时候改变了想法,就会收你当弟子呢……”

    说实话,孙超其实是希望父亲收个徒弟的,因为父亲不愿意请保姆,而他平时的工作又很忙,经常会照顾不到父亲的身体。

    这次孙连达半夜去洗手间摔倒,其实第一次摔的并不重,但是当他扶着洗手池站起身想回房间的时候,却是又被滑倒了,也正是这次才将腿给摔骨折的,这要是有个弟子跟在身边,那也不会出现像这次的事情了。

    “你小子,少跟着凑热闹……”孙连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儿子,说道:“还不把那东西还给小方,怎么着,戴在手上就摘不下来了是吧?”

    “哎呦,爸,我是那种人吗?”

    孙超被父亲说的脸色一红,不过他还真是舍不得将这串难得一见的老沉香手串给摘下来,稍微沉吟了一下,将目光看向了方逸,说道:“小方,不知道你这个手串愿不愿意割爱转让给我?价格咱们好商量……”

    古玩行里的人,玩的就是个“雅”字,说话自然不能太俗了,所以孙超没有问方逸愿不愿意卖,而是用了割爱和转让两个词,像那种一进店就嚷嚷着老板多少钱的人,往往不是游客就是刚入行的棒槌。

    见到儿子要买这串沉香念珠,也将孙连达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说实话,他刚才也看中了这个老物件,只是还没来得及张嘴儿子就来了,刚好将他要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对不起,孙大哥,这是我师父的遗物,多少钱我都不卖!”

    方逸虽然从小在山里长大,但情商智商却都是非常的高,在孙超讲诉那个发生在国外的故事时,方逸就察觉到他对自己的这串念珠有想法了。

    不过师恩如山,师父已然故去,也就只留下了这么几件东西能让自己追思先师,方逸说什么都不会用师父留下的东西去换钱的,如果真的在社会上生活不下去,大不了他将箱子里的道士证给拿出来,随便找个道观去奉道,继续做自己的道士好了。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方逸是不会走这条路的,因为他在师父羽化时曾经立下过宏愿,那就是自己日后要重修上清宫,方逸感觉自己要是继续当道士这个没钱途的职业,恐怕这辈子也完不成这个愿望了。

    “小兄弟,我看你们几个是刚到金陵来吧?”被方逸一口拒绝了的孙超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道:“要不你先听我报个价格,然后再决定愿不愿意转让给我,可好?”

    “孙大哥,我是在山里长大的,没什么见识,我也知道你很喜欢这珠子……”

    方逸叹了一口,用手撑着病床,稍微坐起来了一点,很认真的说道:“但是这珠子代表着师恩,每当我戴着它的时候,就能想到恩师,所以不管是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

    “这个……”

    见到方逸态度如此坚决,孙超不由语塞了起来,古人言天地君亲师,敬天法祖、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方逸的这个理由让孙超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了。

    “哎,方逸,你怎么那么死脑筋,不就是一串破珠子吗?”

    方逸这边没松口,胖子顿时就急了,不过他话声未落,就看到方逸转过头来的眼神,声音不由变小了起来,“我也没说让你卖,不过问问价还不行吗?这要真是个宝贝,咱们以后也收好啊……”

    和方逸认识那么多年,胖子知道方逸的脾气虽然很好,但却是极有主见的人,刚才那一个眼神他就明白过来了,如果自己再继续怂恿方逸卖掉那珠子,恐怕方逸真的会和自己翻脸的。

    而且从心底来说,胖子还有点怕方逸,因为他们三兄弟之间有个秘密,那就是他和三炮都知道,方逸手上有过人命。

    那是在胖子十二岁的时候,他和三炮上山去找方逸玩,方逸带着他们两个钻入到一个峡谷里的溪流中去抓大鲵,这东西在外面是保护动物,但是在山里,却是方逸最喜欢吃的食物。

    以前胖子也跟着方逸去那里抓过大鲵,本来没当一回事,但他们几个都没想到,就在他们到了那峡谷的时候,却是看到一件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

    在距离峡谷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几个孩子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呼救声,赶到峡谷一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撕扯着一个少妇的衣服,那女人的上半身衣服已经被撕烂掉了,在大声喊着救命。

    让方逸等人愤怒的是,在见到他们几个来到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还不住手,而是拿起地上一块石头砸在了女人的头上,当场就将女人砸晕了过去。

    山里长大的孩子性格一向比较野,见到这一幕,哥三都忍不住了,冲上去就想抓住那人,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那人居然掏出了一把匕首,在跑在最前面的三炮手臂上划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毕竟才是十来岁的孩子,在见了血之后,三炮和胖子都有些胆怯了,不过这时候方逸冲了上去,也没见他如何动作,直接就从那人手上夺下了匕首,而且反手就插在了那人的肚子上。

    当方逸顺手拔出匕首的时候,那个男人身上的鲜血混着肠子一起流了出来,当时就到底不起,吓得胖子和三炮都是面色煞白,一时间就愣在了那里。

    肠子流淌出来,一般人是很难活下去的,也就是那么三五分钟的时间,那个男人就没了呼吸,而做下这件事情的方逸,却是面色如常,行为举动和平日里在山中猎杀一只野猪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而且等那男人死去之后,方逸让三炮守着昏迷过去的女人,他则是喊着胖子,将那男人抬到了峡谷深处的溪流旁边扔在了那里,按照方逸的说法,到不了半夜,这个男人就会被山中来喝水的野兽啃得只剩下一具骨架的。

    处理完那个男人的事情之后,三个半大小子又将昏迷的女人背回了道观,在路上方逸告诫两人,就说那男人自己跑掉了,还没从方逸杀人这个事实中清醒过来的胖子和三炮,自然没口答应了下来。

    到了道观之后,也不知道方逸和老道士说了什么,在将那女人救醒包扎了下伤口,老道士就把那个女人给送下了山,而之后也没人来追究这件事情。

    似乎被方逸当时表现出来的冷酷给吓到了,胖子和三炮足足有一年都没敢上山,而在一年之后,胖子和三炮才来到了道观,鼓足了勇气询问方逸,当时为什么会杀掉那个男人。

    方逸的回答让胖子和三炮很是出乎意料,方逸之所以出手无情,却是源自老道士的教诲,因为老道士年幼的时候,正值义和团运动,到处是兵匪横行,老道士的一家人,都死于乱匪的手中。

    而老道士的母亲和姐姐,更是在受尽凌辱之后死去的,当时的老道士只能躲在床板下面眼睁睁的看着,所以他不止一次对方逸说过,淫人妻女者,当千刀万剐。

    道家崇尚自然,又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义,所以生长在山中的方逸并没有将人命看作是多大一件事情,在将匕首插进那人肚子里的时候,他脑海里还在想着师父的教诲呢。

    在了解了方逸的想法后,胖子和三炮才知道,敢情整天笑眯眯被他们欺负的方逸,也有如此冷酷的一面。

    所以后来胖子和三炮两个虽然没有再疏远方逸的行为了,但却是打心眼里有些怯方逸,这自然也是方逸一个眼神就让胖子乖乖听话的原因了。

    -----------------------

    “要问你去问……”

    方逸摇了摇头,不过也没反对,毕竟他能看得出来,孙超是真的喜欢这珠子,自个儿已经拒了一次,再坚持下去的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孙大哥,方逸这珠子到底值多少钱啊?”见到方逸不再说话了,胖子笑眯眯的说道:“刚才我进屋的时候听到什么三十万五十万的,不会是说这珠子吧?”

    “没错,这珠子的确值那么多钱……”孙超苦笑了一声,别说三五十万,就是再多上一倍他也愿意买,但架不住别人不卖啊,钱再多也是他的,但也无法从方逸手段买到这念珠。

    “这……这黑不溜秋的东西能……能卖三五十万?”

    孙超的一句话,让胖子和三炮顿时就傻眼了,他们都是刚刚步入社会的人,别说三五十万了,就是三五万块钱在他们眼里都是个天文数字了,一串珠子能卖那么多钱,已经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掉金饼了。(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