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二十四章 立身之本
    “孙老,您觉得干这一行是不是立身之本啊?”

    方逸并没有急着下决定,而是看向了孙连达,他记得师父经常会说一句话,那就是谋而后动,方逸平时看似性子有些慢,其实却是受了老道士的影响,考虑事情比较周全。

    他和魏锦华还有彭三军几人,不管是古玩还是文玩,基本上连初入门都算不上,就算是要做的话,最好也是听一听面前这个专业人士的意见。

    而且对于自己下山所要从事的第一个行当,方逸还是很慎重的,他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而且隔行如隔山,既然打算从事古玩生意,那就要全身投入进去,将其当做是立身之本,日后不可轻易更改。

    “不骄不躁,你很适合做这一行啊……”

    听到方逸的问话,孙连达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想做古玩这行当,性子一定要沉稳,做事更是要三思而后行,否则被人编个段子或者做个套一激,很容易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老爷子,逸哥儿是问您我们能不能在这一行里面干下去?”见到孙连达答非所问,胖子有点沉不住气了,开口提醒了一句。

    “小胖子,你这养气的功夫,比小方可是差远了啊……”孙连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胖子,看来他还就适合摆摊忽悠人,如果让胖子去进货,那恐怕真会连内裤都赔掉的。

    “他拜了个老道士当师父,别的没学会,就光学会炼气了……”胖子嘴里嘟囔了一句,这老头拿他和方逸比什么不好,偏偏要比养气的功夫,他哪里能比得过一打坐就是十几个小时的方逸啊。

    “道家炼气?这可是和养气的功夫不一样的啊……”

    听到胖子的话,孙连达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孙连达见识渊博,他知道现在道家衰败,真正懂得炼气的人已经是很少了,没成想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居然会炼气的功夫。

    细看之下,孙连达还真看出了一些端倪,虽然是躺在病床上,但方逸身上还真有一种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出尘气息,有那么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孙老,其实就是一些很简单的导引术,我从小练的熟悉而已……”

    方逸笑了笑,用一句话解释了自己以前的生活,不过像是自己在道观生活十几年师父给自己办了道士证以及上清宫方丈的事情,方逸是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来,看样子你师父一定很不简单……”虽然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孙连达能感觉得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有着很深的国学功底,这可不是一般的野道士能教导出来的。

    “师父学究天人,我所学只不过万一而已……”方逸谦虚了一句,其实这十多年来,他差不多也将老道士的本事学的七七八八了,所差的无非就是将那些理论应用到生活中去实践而已。

    “孙老,咱们还是说说这古玩吧,您看看我们哥几个适不适合干这行?”见到话题被扯偏了,方逸又将其给拉了回来。

    “对,对,还是说古玩……”

    孙连达活了一辈子,哪里看不出方逸不想提及自己的事情,当下说道:“在古玩行里有句话,叫做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你们觉得现在是乱世还是盛世啊?”

    “当然是盛世,现在国家的经济形势是越来越好了……”

    根本不用想,方逸随口就答了上来,他那每日里的小收音机不是白听的,基本上每天的新闻联播是次次都没落下,国富民强的概念早就深入到方逸心中了。

    “呵呵,我的答案不是已经有了吗?”

    听到方逸的话,孙连达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古玩这东西盛行的年代,往往都是国家强盛的朝代,像是唐朝贞观年间,宋朝中早期明朝嘉靖还有清五帝的时候,只有人民安居乐业,古玩才会有市场……

    现在这个社会,虽然还有些贫富不均,但老百姓的日子也开始好过起来,手上也有了余钱,所以我敢断定,在未来的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面,古玩行当一定会火热起来的……”

    作为金陵大学的教授,孙连达在古董文物的思想形态上也是有一定研究的,虽然现在古董热还处于萌芽状态,但是孙连达已经发现,关注古董的人越来越多,这也代表着古董市场将要兴起了。

    “小方,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听?”孙连达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孙老,您请说,我们现在就是缺少经验……”方逸连忙答道。

    “这个建议我也提过,要知道,古玩市场和文玩市场那是在一起的,我建议你们从最简单和便宜的的文玩先入手,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去不断的学习古董知识,逐渐的从文玩生意像古玩生意去过渡,这样会使你们少走很多弯路少花很多学费的……”

    对方逸几个人说了那么多的话,孙连达也算是破例了,在古玩圈里谁不知道孙教授最不待见的就是古玩商人,别说教导了,他们甚至都没听说哪个古玩商能和孙教授搭上几句话的。

    “哎,老爷子,您和我想的一样啊……”听到孙连达的话,胖子一拍大腿,开口说道:“逸哥儿,怎么样,老爷子都说这事儿能干了,做不做你给句话吧?”

    “做!”

    方逸沉吟了一会,说道:“胖子,咱们到城里要先有个住处,这样吧,你和三炮去找处房子,要离你说的那什么朝天宫近一点的,日后摆摊什么的也方便……”

    方逸没下过山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道家修行都要讲究个法、侣、财、地,修道尚且都需要场所,这生活总不能睡大街吧,所以找房子才是他们眼下首先要做的事情。

    最初进城的时候,方逸以为胖子和三炮会安排好,不过看现在这架势,这哥儿俩纯粹就是没有任何计划,如果不是出了车祸那位满老板赔了些钱,恐怕他们今儿指不定就会睡大街的。

    “行,我这就和三炮去找房子……”胖子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没方逸想的那么不靠谱,在进城之前胖子就和三炮商量好了,这头几天先去三炮家客厅打个地铺,等找到工作之后再搬出去的。

    不过现在手上有了钱,倒是不用去三炮家挤了,胖子做过物业上的保安,知道租房子并不是很贵,在沪上那种大城市租个精装修带家具的两房一厅的才千把块钱,在金陵那就更加便宜了。

    “方逸,你和老爷子多聊聊……”临出门的时候,胖子冲方逸使了个眼色,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学古玩知识的那块料,像这种动脑子的事情,说不得就要交给方逸了。

    “孙老,我这朋友心直口快,您老别见怪啊……”等胖子和三炮离开后,方逸有些歉意的对孙连达说道。

    “这小胖子是个性情中人,小方,要说做生意,你未必有他灵活……”孙连达笑着摇了摇头,他都六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和个十多岁的大孩子生气呢。

    “哎,你们两个,该打针了……”

    正当向孙连达请教下文玩的一些知识的时候,一个护士推着车子走了进来,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方逸,说道:“你恢复的挺快呀,上午送过来的时候还昏迷不醒呢……”

    “护士,我……我能不能不打针啊?”

    看着那护士手脚麻利的给孙连达挂了吊针,方逸忍不住缩了下脖子,在行走了一个小周天之后方逸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那被车撞到时的昏迷和现在的全身酸麻,其实只是自身的一种保护反应。

    方逸从记事起就跟着老道士炼气,在十岁出头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体内的气感,这种气感随着功力的加深会变得愈发浑厚,不断增强着方逸对外界事物的敏感度。

    长而久之,方逸的身体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保护措施,这也是方逸被车撞的那么厉害都没有伤到腑脏的原因了。

    “这个……打针会好的快一点的……”护士的年龄不是很大,应该刚参加工作不久,眼睛看到方逸因为包扎伤口裸着的上半身,脸上不由红了起来。

    方逸如果穿上衣服的话,体型会稍微显得瘦弱一点,但是脱掉衣服旁人会发现,他身上的肌肉非常的结实,而且线条很流畅,比之那些练健美的肌肉男,却是多了一分健康的美感。

    方逸对护士的表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当下开口说道:“不碍事的,我学过中医,像我这种情况属于气虚,只要调理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

    “那好吧,不过你要好好休息,不准再说话了……”

    护士和方逸对视了一眼,连忙转开了眼神,她心里也有些奇怪,自己是上过解剖课的,对于男人身体见得多了,怎么偏偏在这个病人面前会产生脸红的感觉?

    “好,只要不打针,怎么都行……”方逸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其实如果有条件的话,像他现在的身体,用红枣糯米炖上一锅鸡汤,用不到两天就能恢复过来了。

    “我们值班室就在旁边,你要是再说话,我可就要过来打针的呀……”护士笑着警告了方逸一句,这才推着车子去别的病房了。

    等护士离开后,孙连达没等方逸张嘴,就开口说道:“小方,你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别说话了,睡会吧……”

    “好,孙老,那我就休息一会……”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不光是气虚,胸口处的伤口流血也导致身体有点血虚,在没有药材调理的情况下,他也只能用内气来蕴养身体了。

    --

    ps:求推荐票啊,碎碎念。。(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