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二十六章 识海(下)
    “师父,你说我下山会有血光之灾,可……可这血光之灾已经过去了啊……”

    感受着识海之中那强大的吸引力,方逸已然是欲哭无泪了,他现在只不过是炼精化气的修为,以前尝试探查识海中层都有些勉强,现在却是一下子被吸入到识海深层或者是底层去,方逸顿时感觉小命不保。

    只不过那股吸力却是不以方逸的意志所转移,只是一念间,方逸的精神力就被吸入到识海深处,至于是深层还是底层,方逸就不得而知了。

    精神力的存在,从古至今一直都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它就像是人的思想一般,没有了精神力,就等于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而就在方逸的精神力被识海拉扯进去之后,盘膝打坐的方逸的呼吸,突然间停止掉了,就像是一尊石像,原本微微起伏的胸口却是一动不动了。

    “嗯?小方这功夫,怎么有点古怪啊?”一直观察着方逸的孙连达,此刻皱起了眉头,他虽然看不出方逸身上的变化,但依然感觉得到了和刚才的不同之处。

    孙连达对道家炼气的功夫并不了解,他还以为就应该如此,却是¥⊙不知道此时的方逸已经是遇到了大危机,正是武侠小说中所说的那种轻则重伤重则丧命的走火入魔。

    “无量那个天尊,我这修道才十几年,不会就让我举霞飞升吧?”被拉入识海之中的方逸意念,还在转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敢肯定就算是自己的师父老道士,也未必就能进入到识海底层。

    “这就是识海底层?”

    方逸感觉到一阵眩晕,那股吸力突然之间就消失掉了,而方逸却是发现自己像是处在一处白雾空间的上空,就像是之前被车撞到时灵魂出窍一般,俯视着下面的那无边无际的白色浓雾。

    不知道为何,观察着下面的那白色浓雾,方逸心中产生一种极其强烈的危机感,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的精神力和下方的白雾接触到了的话,恐怕会被吞噬的一点都剩不下来。

    “三清老祖,无量天尊,这……这让我怎么回去啊?”

    此时的方逸,就好像是被吊在热锅上的蚂蚁,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那就不是尸骨无存的事儿了,直接就是神魂俱灭,就算是有往生殿估计自个儿也是无福享用了。

    “不是说进入到识海深层就会产生大能力吗?我……我这怎么什么都感受不到?”看着下方的浓雾,方逸脑子一直都在胡思乱想。

    “不能这样,师父说过,越是遇到事,越是要冷静……”方逸强自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想要进入到意念入定的状态中去。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抟气致柔,能婴儿乎?”方逸从小背诵的最为熟练的,自然还是道经了,在这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的情况下,方逸很自然的念诵起道经中修炼精神力的语句来。

    “咦?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方逸念诵道经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这团精神力下方的浓雾忽然翻滚了起来,一丝几乎让他察觉不到的白雾,竟然溢入到了方逸的意念之中。

    见到这一幕,方逸不由大惊起来,只是他的意念就像是被禁锢住了一半,压根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丝丝缕缕的白雾,渗入到了自己的意念里面。

    “嗯?没有什么危险啊……”

    在白雾和自己的精神力接触之后,心中忐忑不安的方逸,却是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并没有被吞噬掉,恰恰相反,他只感觉到一股极其庞大和精纯而又没有任何意识的力量,正在和自己的精神力相融合着。

    与此同时,在方逸的神识中,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在一座破旧不堪的道观前,一个被襁褓包裹着的婴儿正在大声啼哭着,片刻之后,有个身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婴儿旁边,将其抱了起来。

    “师父这……这是师父?”看到这个画面,方逸的精神力忍不住一阵翻涌,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能看到师父当初收留自己时的情形。

    而当老道士从方逸的脖子上摘下那嘎巴拉之后,方逸更加可以确定,这就是师父当年收养自己的情景,不知道为何却是在自己的脑海里回放了起来。

    不仅如此,方逸接下来还看到,老道士把自己抱进道观之后,熬制了一锅小米粥,小心翼翼的喂着自个儿,可是自己却是很不给面子的尿了老道士一身。

    看着师父一脸苦笑手忙脚乱的给自己换了个襁褓,方逸无比的思念起了师父,心中忍不住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就是从那么小一人儿,被师父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大的。

    画面还在继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逸也在慢慢长大着,方逸看到,两三岁时的自己很懂事,师父说什么都会听,但是三四岁左右认识胖子他们之后,自己就变得淘气了起来。

    在五岁的时候,方逸就敢从山中抓了毒蛇拔去牙,然后将无牙的毒蛇偷偷放在师父炼气所坐的蒲团下面,要不然就是在师父刷牙的缸子里放上一只青蛙,反正每天都会做一些恶作剧。

    虽然这些恶作剧在师父面前没有成功一次,但方逸还是乐此不疲,直到有七八岁的时候方逸才停止了这一类的游戏,因为这时候师父已经允许他独自进入到山林中去了。

    一幕幕的景象在方逸的神识中闪过,只要是方逸亲身经历亲眼看到的,几乎没有丝毫的遗漏,那些早已被方逸遗忘的记忆,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逸看到自己逐渐长大的画面,这些记忆他就比较深刻了,但却是不受控制的又重温了一遍。

    “对了,怎么没有自己在被师父收养之前的景象呢?”

    方逸忽然心中一动,他虽然从来都没寄希望找到父母,但有此机会,方逸却是感觉十分的可惜,自己脑中回放的记忆,只是从师父在道观前抱起自己而已。

    “难道是只有自己亲眼看到的画面才会有记忆吗?”眼前一页页往事不断的翻过,方逸心中起了一丝明悟,不过更多的还是不解。

    “无量天尊,这……这不科学啊……”看着这些画面,并不耽误方逸的思考,如果意识也有面目的话,那么此刻方逸一定是在苦笑着。

    方逸看过胖子带上山的一本科普知识书,那本书上面说,人类对于三岁之前的记忆几乎是没有的,只有一些极其深刻的片段,会让人类在长大后有一点点的印象。

    但方逸相信,不管自己的印象如何深刻,恐怕也不会在出生几天就有产生意识,而眼前所看到的东西,就像是时光在倒溯,把自己这十多年的人生整个又给重演了一遍。

    甚至就连方逸被车撞到灵魂出窍的情形,在那画面里都体现了出来,不过也就在此刻,方逸突然感觉到那丝白雾状的物质已经和自己的精神力融合完毕,画面忽然停止掉了,而眼前一黑,方逸的意念被从识海深处给抛了出去。

    “我……我没死?也……也没走火入魔?”几乎就在一瞬间,方逸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这让他顿时激动了起来,万一要是被禁锢在识海深处的话,那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身体没事吧?”

    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方逸连忙运转内气行走起了周天,这次他没有再敢运行大周天经过识海,而是行走了一个小周天,只是大致查看了一下。

    “还好,身体酸痛的情况好转了一些,不过想要彻底恢复恐怕还需要两天……”

    当行走完一个小周天之后,方逸心中松了口气,不过在方逸的内心深处却是又有些感觉失望,因为按照道家的典籍记载,别说进入到识海底层了,就是进入到识海深处再能退出来的人,都会有一些大能力产生。

    只是任凭方逸如何运转内气,也没发现身体有任何的变化,就连往日不通畅的穴道都没多打通一个,而且自己那融入了一丝白雾的精神力,也没能比之前壮大多少。

    换句话说,方逸的这次识海深处之旅,除了惊吓之外,似乎等于是白去了一趟,当然,如果说要有收获的话,那就是方逸有生之来看了第一场免费电影,重温了一遍自己这十多年的生活。

    只是方逸不知道的是,其实变化还是有的,在他的精神力回到身体中之后,那些融入到方逸精神力中的白雾,就悄无声息的溢入到方逸的身体里,只是以方逸现在的修为还无法察觉到而已。

    “是不是再到识海旁边转一圈,看看能不能再被吸进去一次啊?”方逸脑海中转过这么一个念头,他这纯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转念之间,又将意识凝聚到识海旁边。

    “进不去了?”原本已经做好了被吸入进去的方逸发现,那股吸力并没有出现,这让方逸失望之余也松了口气,看样子自己日后可以正常的运行大周天了。

    “方逸,方逸,你小子醒醒啊……”就在方逸将内气置于丹田之中神识归位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胖子的喊声,眼皮微微翻动了一下,方逸睁开了眼睛。

    “嗯?怎么回事?胖子,你拉着医生干什么?”方逸一睁眼,就见到胖子正拽着医生的胳膊,口中还在不断喊着自己的名字。

    “你小子坐了十来个小时了,喊也喊不醒,医生要带你去检查,我没让他动你……”

    胖子从小和方逸一起长大,自然知道他们道家在炼气的时候是不能受到干扰的,所以尽管那医生说方逸的呼吸非常的微弱,必须要进行抢救,胖子都拦在病床前没让医生挪动方逸。

    “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了?”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心中一惊,虽然在脑海里翻看了一遍自己十多年的记忆,但在方逸的感觉里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打坐了十多个小时。

    ...(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