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二十七章 醒转
    “年轻人,你没事?对着灯光看一下……”值班的医生已经换了一位,这是个五十出头的男医生,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个手电筒,准备查看一下方逸的瞳孔。~~色~~书~,

    “吴医生,我没事……”听到医生的话,从震惊中苏醒过来的方逸摇了摇头,为了显示他的清醒,方逸将医生胸前白大褂上挂着的胸牌姓氏读了出来。

    “嗯,应该是没事了,你们不要围着了,那谁,病房里不准抽烟……”随着吴医生的话,方逸才发现,敢情病房里并不是仅有胖子和医生几个人,除了孙老的儿子孙超之外,那位满老板竟然也在病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忍不住烟瘾了,满军正点着一根烟在门口抽着,只不过那烟味在充斥着消毒水的病房里很是刺鼻,他刚抽了第一口就被医生也抓住了。

    “嘿嘿,灭了,灭了……”满军嘴里喊着灭了,可还是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恋恋不舍的将那剩了一多半的烟给掐灭了,看的那位吴医生直摇头。

    “方逸是,你刚才打坐练的是什么功夫?为什么几乎都感觉不到你的呼吸了?”

    没有搭理一脸堆着讨好笑容的满军,吴医生将注意力放在了方逸的身上,他早年跟着一位老中医学过一段时间,知道一些中医的医理,也幸亏今儿是他值班,否则要是换个年轻医生的话,说什么都会将呼吸微弱的秦风拉去急救的。醉心张節

    “没有练什么功夫啊……”方逸眼中露出一丝迷惘的神色,开口说道:“我就是在打坐而已,哦,对了,我练的是瑜伽……”

    方逸知道现在世道昌明,凡事都要讲个科学,他也懒得像这医生解释道家的修炼体系,干脆直接报了个自己以前听过的名词。

    还别说,当年方逸跟着收音机倒真是学过一段瑜伽,只不过那些姿势对于方逸来说太没有挑战性,瑜伽里再难的动作方逸都能轻而易举的做出来。

    “哦,原来是瑜伽啊,怪不得呼吸那么微弱……”

    听到方逸的话后,那位吴医生倒是点了点头,最近几年从印度传过来的瑜伽在国内很是盛行,除了电视上有位瑜伽高手在海边教授瑜伽动作之外,就连收音机里也能听到瑜伽相关的知识。

    而在前几天的城市晚报里,吴医生还看到一则新闻,说的就是印度有位七十多岁的瑜伽高手,将自个儿埋在土里过了整整八天,又毫发无损的被挖了出来。

    “方逸,以后练瑜伽的时候要有人指导知道吗?要不然是很危险的……”

    吴医生看到方逸神志清醒口齿清晰,当下交代了方逸几句,眼神瞄向了病房里的其他人,开口说道:“除了两位留床照顾病人的,其他人都离开,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了……”

    按照医院的规定,晚上十点钟之后只能留一位护工或者是家人亲属,要不是方逸一直处在未清醒状态,吴医生早就出言赶人了。

    “吴医生,我们马上就走,再说几句话就走……”孙超陪着笑将一包大中华烟塞在了吴医生的白大褂口袋里,低声说道:“您看这都大半夜了,吴医生您抽根烟提提神……”

    “嗯,好,最多半小时,你们都要离开……”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吴医生也没推让,直接出了病房回到了值班室。

    “小方,你没事,真是吓坏我了……”等吴医生离开后,孙连达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看你状态不大对,这才叫来的医生,小方,没影响到你练功?”

    其实在孙超送过来晚饭的时候,孙连达还曾经制止了儿子叫醒方逸的举动,不过过了将近十个小时之后,方逸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动作,孙连达这才有些沉不住气了,不顾胖子和三炮的拦阻,将医生给叫了过来。

    “是啊,小方,你没走火入魔?”孙超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方逸,他虽然年龄不小了,但却是个武侠迷,从七八十年代就在看港台的武侠小说,那联想力不是一般的丰富。

    “走火入魔,还真差一点让你说对了……”方逸心中苦笑了一下,抬起头说道:“孙老,孙大哥,我没事,这瑜伽只是帮助人静心入定而已,就算是你们把我喊醒都没事的……”

    其实以方逸现在炼精化气的修为,还远未到泰山崩顶而色不变的境界,即使他进入到深层入定,周边有太大的吵杂声还是能把他给惊醒的。

    只不过这次方逸的情况有些特殊,进入到识海空间内的他,对于外界的干扰几乎一无所知,要不是方逸的精神力自行退出来的话,他那肉身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不会有任何的思维。

    “那就好,那就好……”孙老连连说道,脸上露出一丝庆幸的神色。

    “小方,来,这老鳖汤放在保温瓶里的,还热乎着呢,你赶紧喝一点……”

    见到方逸没事,孙超将他带来的保温瓶拿了出来,那两只老鳖足够分量,孙超连菜带汤一共拿了四个保温瓶,像是胖子他们早就已经吃过了。

    “好,谢谢孙大哥……”不知道为何,方逸这会感觉肚子十分的饥饿,当下也没客气,接过保温瓶尝试了下汤的温度,“咕咚咕咚”就喝下了肚子。

    “嗯?这汤里加了参?年份还不低呢……”

    一口气将一斤多的老鳖汤喝下了肚子,方逸只感觉浑身的细胞似乎都舒服的在**一般,那汤中的热量飞快的被身体吸收着,方逸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身体的酸痛瞬间减弱了大半。

    方逸是修道习武之人,他自然知道古人所说的穷文富武这句话不是白说的,由于对身体的锻炼,习武之人对食物的需求是远超常人的,连带着这肠胃的消化功能,也不是普通人能与之相比的。

    打个比方说,普通人中午一顿饭吃一碗米饭,可以维持到晚上吃晚饭,但如果是习武之人,中午一顿饭吃五碗米饭,可能仅仅过去两个小时就会再次感觉饥饿的,所以古时候的穷人想练武,远远要比考秀才难得多了。

    “孙大哥,这菜也是给我留的吗?”看着床头上那早已凉了的红烧老鳖肉还有两道别的菜,方逸在询问的时候,他的肠胃已然是促使他用手将一盘菜给拿到了面前。

    “是给你留的,不过已经凉了,我到下面去给你热热?”孙超开口说道,由于方逸的原因,他们几个今天都没怎么吃,孙超带来了五六个人饭量的饭菜,现在最少还剩下了三人份的。

    “孙大哥,这么热的天吃凉的正好……”

    方逸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将几块老鳖肉塞进了嘴里,使劲的咀嚼了几下之后,那原本坚硬的骨头被他嚼的稀烂,混着肉一起吞进了肚子里。

    只不过短短的三分钟时间,那几盘菜外加大半盘的米饭,被方逸一个人一扫而空,吃完了最后一粒米后,方逸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眼那些空盘子。

    “我靠,方逸,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能吃了?”

    几乎所有人都被方逸那胡吃海喝看傻了眼,胖子算是反应比较快的,张嘴嚷嚷道:“完了,你那么大的饭量,那两万块钱还不够你一个月吃的呢,不行,满老板,这估计是方逸的车祸后遗症,你得再赔点钱才行……”

    “胖子,你小子不地道啊……”

    又偷偷点上了根烟的满军被胖子说的哭笑不得,指着胖子说道:“你这话说的多稀罕啊,撞个车就变得能吃了,换我我也愿意啊,你不知道能吃是福这几个字吗?”

    “行了,胖子,不关满老板的事……”方逸摆了摆手,自家知道自家事,方逸心里明白,要说后遗症,那也是自己精神力进入到识海的后遗症,和人家满老板有什么关系啊。

    见到满军在这里,方逸还以为他是怕自己出什么事担责任,当下开口说道:“满老板,你别担心,我们不会讹诈你的,我再住一天,最晚后天就能出院……”

    “没事,小方,你多住几天,医药费你不用担心……”

    听到方逸的话,满军知道他是误会了,当下说道:“我今儿过来是和孙老交易那幅扇面的,之前你一直没醒,大家也没了交易的心情,现在你醒了就好了……”

    满军下午的时候将那幅唐伯虎的扇面拿给了自己的一个老客户,那位老客户在看了之后,只愿意出四万五千元的价格,满军自然是不肯卖了,不要说他想搭上孙连达这条线,就是在价格上孙连达出的比那个客户多出了不少。

    生意不做人情在,满军还是很会做人的,画没有卖给那人,但是却请对方喝了顿酒,于是来到医院的时候有点晚,孙老等人那会正在担心方逸出问题,所以这扇面一直还没来得及交易。

    “倒是忘了你这茬了……”

    听到满军的话,孙老看向满军,开口说道:“这扇面我要了,你留个账号,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明天给你把钱打过去,要是信不过等明儿再给我东西也行……”

    “孙老您这是哪里话,东西放在您手上,比放保险柜里还保险呢……”

    满军原本就是为了和孙连达拉近关系卖的这幅扇面,别说孙连达明儿就给钱,满军还巴不得孙老钱不凑手,然后给自己拖个十年八年呢。百度一下“神藏色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dd>

    ...(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