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三十章 新居
    “做饭的灶台?”

    听到方逸的问话后,满军不由愣住了,现在城市里早就用天然气了,哪里还会用灶台?要不是满军小的时候家里烧过木柴,恐怕他连灶台两个字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小方,现在城里做饭早就不用灶台了……”

    满军苦笑了一声,说道:“家里有天然气,也有炉灶,只不过我这边不做饭,锅碗瓢勺的什么都没有,你要是想做饭,咱们回头就在超市买一套……”

    “那就买一套吧……”方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让他偶尔在外面吃上一顿还行,如果天天吃的话,方逸肯定受不了那些油腻的食物。

    “没想到小方你还会做饭,那回头满哥可要厚着脸皮蹭饭吃了啊……”

    满军闻言对方逸不由刮目相看起来,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有点眼高手低,像他的儿子年龄比方逸小不了几岁,但别说做饭了,从小到大吃完饭就没洗过一次碗。

    “嘿嘿,满哥,你算是有口福了,逸哥儿的手艺不是一般的好……”听到两人的对话,胖子在旁边嘿嘿笑了起来,他虽然在部队里干了几年炊事员,但要和方逸比厨艺,胖子绝对是甘拜下风。

    “真的?”听到胖子的话,满军来了精神,嚷嚷道:“那回头你们都别和满哥抢,这需要买的东西都算是你们满哥我的……”

    说实话,满军整天在外面饭店里吃,也是感觉有些腻了,不过他妻子要在城区照顾上高中的孩子,他平时又忙,就算也会炒几个菜回到家也懒得动手,这一听方逸要在家做饭,哪里还有不愿意的。

    别看满军刮着个光头看上去挺凶的,这心思却是很细腻,他知道方逸等人手中就自己给的那两万块钱,实在是囊中羞涩,所以一进超市就说道:“方逸,你们需要什么尽管拿,今儿满哥买单……”

    “谢谢满哥……”方逸答了一句,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大超市。

    这个小区旁边的超市,是一家在国内都很有名的连锁超市,从小商品到大家电无所不含,可以说只要是家里需要的东西,在这个超市里全都能得到。

    进了超市的方逸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马上就被那些五花八门的商品给晃花了眼,最后还是三炮给方逸挑了些换洗的内衣裤,而胖子在选完锅碗瓢勺之后,则是又假公济私的给自己拿了两条香烟。

    “胖子,不是自己的钱也不能这样花……”在满军结账的时候,方逸忍不住拍了下胖子的脑袋,胖子拿的两条烟虽然不是很贵,但却是容易给人一种喜欢占小便宜的感觉。

    “方逸,是满哥让我拿的,而且那烟也是他喜欢抽的牌子……”胖子摸着脑袋一脸的委屈,昨天他们回家的时候刚好满军身上的烟没了,抽了胖子的半包烟,然后说今儿让他买几条放在家里的。

    “嗯,以后买菜什么的,别都让满哥花钱……”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其实说实话,虽然现在穷的叮叮当当,但方逸对钱并不是很看重,因为他要是愿意走师父当年的老路,赚钱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方逸跟师父学道,可不仅仅是修道炼气,还有一些道门的术法,像是占卜问卦,风水堪舆,符咒驱邪、消灾祈禳、房中术这些,方逸全都会一些,在占卜问卦一术的造诣上,比起师父也是不遑多让。

    方逸经常听师父谈起他当年行走江湖的事情,按照老道士的说法,他当年给高官占卜问卦,帮大户人家堪舆风水,混的是风生水起,在当时的金陵城中,是不少高官巨贾家中的座上宾。

    不过老道士也告诉过方逸,拥有大能力者,如果没有与其相匹配的心性,最终会迷失在自己的力量之中,那样即使本事再大也会不得善终的。

    所以老道士要求方逸,下山之后不得以道门术法来谋生,这不是说方逸不可以给人占卜问卦堪舆风水,但却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否则就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方逸没有感觉师父的叮嘱有什么不好,他本来就是道家无为恬淡的性子,对于现实生活中的阶层之分更是毫无概念,如果不是胖子死活不愿意的话,方逸甚至都做好了下山当保安的念头。

    至于说到钱,方逸现在是没钱,但试想一个能抵挡得住百万巨款诱惑的人,又岂是会将钱看得重的人?孙连达其实也正是看中了方逸这一点品德,才有了收徒的念头。

    “我知道,咱们人穷志不穷,不会被人看轻的……”

    听到方逸的话,胖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别看他平时经常摆出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但自尊心不是一般的强,否则也不会因为受人白眼而辞去保安的工作了。

    “咱们穷一时,不会穷一世的!”

    方逸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虽然占卜中有卦不算己的说法,连带着和自己有因果关系的亲朋也不好推演,但只是从简单的面相中方逸也能看得出来,胖子和三炮都是眉额隆起、印堂饱满、鼻孔不昂不露之人,这辈子未必能大贵,但一定是大富之人。

    “那是,咱们现在不就自己做老板了吗?”

    在见到满老板一幅破扇面卖了六七万之后,对于自己以后的生活,胖子很是憧憬,昨儿做梦就梦到自个儿吃烧鸡都是一次买俩,自己吃一只给家里的大黄吃一只。

    “行了,胖子,还是先踏踏实实的练摊吧……”

    三炮给胖子泼了一盆冷水,他在城里生活的时间要长一些,知道城里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在农村最起码家里有地能种粮食吃,但要是在城里下了岗,那生活也是非常艰难的。

    “哼,胖爷我这是在展望未来……”和三炮斗着嘴,几人拎着东西往满军家的方向走去。

    朝天宫是在秦淮河附近,这里也是以前金陵的老旧城区,因为人口密度大,重建和规划难度比较大,所以还保留着许多私人宅院,满军家就是在以前自家房子的基础上重建的一栋三层小楼。

    “满哥,你这院子可够大的,不种点什么怪可惜的啊?”

    当满军打开院子大门之后方逸才发现,敢情在那围墙和大门里面,还有一个占地不小的院子,只是除了院子中间搭了一个棚爬了些葡萄藤之外,院子两边的地却是都荒废了。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倒是种了花草,到我就荒着了……”满军现在一天到晚不是呆店里就是全国到处跑,哪里有时间去摆弄菜地,就连那长势不错的葡萄藤他都一次没浇过水,全凭地生天养。

    “满哥,要不我们自己种点菜?自己种的菜吃的放心……”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他今儿在饭店吃那青菜的时候,就感觉里面含些轻微的毒素,虽然一时半会没有什么危害,但日积月累之下,还是会对身体有损害的。

    方逸在山中的时候,在道观旁边开垦了差不多有一亩大小的菜地,他和师父吃的青菜都是自己种的,吃惯了天然无污染的青菜再吃城市里的大棚菜,方逸很是不习惯。

    “那敢情好,你们要种什么菜?不过这种子我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淘弄?”

    这几年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满军也经常听老婆说买的菜都有农药的事情,要是方逸愿意在自己家院子里种菜,他正是求之不得呢,不过算上满军爷爷那一辈都没种过地,说起种地的事情还真的是有些难为他。

    “这事儿好办,我过几天回家给带过来……”胖子闻言笑了起来,他们都是实打实的庄稼人,要是连菜种都搞不到才真是笑话呢。

    “行,那就麻烦你们小哥几个了……”

    满军高兴的点了点头,打开一楼的房门,说道:“我每个星期只在这里住四五天,平时也不怎么上二楼三楼,上面脏的厉害,咱们一起动手打扫下吧……”

    这栋小楼原本是满军父母的房子,父母去世之后他图做生意方便才搬过来的,不过一个大老爷们住,他哪里会去打理房间,除了一楼还能住人之外,二楼三楼都是摆满了杂物外加满地灰尘。

    “满哥,我算是知道你买了三把拖把的意思了?”

    昨儿胖子和三炮就是在一楼的客厅沙发上凑合的一夜,并没有到楼上去,这上去一看,胖子顿时苦起了脸,那地面上的灰尘踩上去脚印清晰可见,也不知道满军多久没打扫过了。

    “咱们这不是人多力量大吗?”满军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住一楼,二楼有两间房,三楼一间房带一个平台,只要你们打扫干净了,一人住一间都没问题……”

    “一人一间?那敢情好啊……”听到满军的话,三炮都干劲十足起来,他家虽然在金陵有房子,但一家好几口挤在一处几十平方的房子里,三炮早就有搬出来的打算了。

    “嗯?这房子阴气有点重啊?”

    拿着扫把簸箕上了二楼之后,方逸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拉开了二楼的窗帘,窗户外面却是被另外一家楼房的墙壁给挡住了阳光,大白天的几间屋子都显得有些阴暗。

    而就在满军打开了灯之后,几只老鼠和一些蜈蚣爬虫更是从墙角和柜子下面四处乱窜,很快钻入到了阴暗的角落里不见了踪影。

    “哎,早知道买点老鼠夹子和驱虫喷剂了……”看到那些老鼠爬虫之后,满军脸上愈发的不好意思了,他平时极少上二三楼来,没成想上面都快成了老鼠窝了。

    “满哥,不用什么老鼠夹子和药,这种事交给逸哥儿就行……”听到满军的话后,胖子嘿嘿的笑了起来。

    (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