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神藏 > 第四十六章 贵人相助(中)
神藏 第四十六章 贵人相助(中)
    “逸哥儿,有什么说法?”见到方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胖子眼睛一亮,用胳膊肘捅了下方逸,低声问道,一旁的三炮也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从小挂着屁股帘儿一起长大,胖子和三炮可谓是对方逸知之甚深,他们知道,方逸虽然之前和这个社会脱节很严重,还当了十多年的小道士,但做事情向来都是谋而后动,很少去做鲁莽出格的事。

    “哪里有什么说法啊……”

    方逸嘿嘿一笑,却是把右手露了出来,只见三枚被磨的有点发亮的铜钱,在他的五根手指之间回旋转动,方逸的手指就像是一块磁铁一般,不管那铜钱怎么转,都无法脱离开方逸的手指。

    “嗯?起卦了?”

    看见这几枚铜钱,胖子和三炮顿时松了一口气,当年他们村子里无论是丢了什么牲口,只要那老道士起上一卦,就算是牲口摔死在山涧都能找得到,而方逸虽然很少算卦,但却是得到了老道士的真传。

    “你们几个小子搞什么啊?”看到方逸等人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满军不禁有些恼了,要是他们哥几个真的当面被古处长赶出市场,他老满的面子也没地放啊。

    “满哥,你不用担心……”三炮指了指方逸的右手,说道:“他鬼门道多着呢,既然他这么说了,就不会有事的……”

    “靠,方逸你小子会变戏法啊?”

    顺着三炮手指的方向,满军也看到了方逸右手的动作,不由是看直了眼,三枚小小的铜钱简直被方逸给玩出花来了,看的满军眼花缭乱。

    “满哥,这玩意可不是变戏法用的……”方逸右手一抖,那三枚铜钱顿时被他握在了掌心里,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般。

    “嗯?莫非是占卜问卦?”满军忽然想到方逸在自己家里画符的事情,心中不由一动,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可不能以常理度之,或许还真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满哥,看您这满头大汗的,还是回店里歇歇吧……”方逸笑着开口说道,却是没有回答满军的问题。

    “不用,我那边反正没什么生意,今儿就陪你们在这摆摊吧……”满军摇了摇头,他还是不怎么放心方逸等人,再说了方逸是他介绍来的市场,不管古处长怎么想,自己已经算是得罪他了。

    不过满军可不是像方逸他们那样没人根基的人,在古玩行里混了那么多年,满军也认识几个博物馆的领导,如果古处长真敢连他一起收拾的话,那说不得满军就要和他斗一斗了。

    “得,正主儿来了……”方逸正想说话的时候,却是发现原本已经离开的二刘又从人群里挤了过来,二刘和他那几个同事拥簇着的人,可不就是管理处的古处长嘛。

    见到古处长眼中露出了一丝阴狠,方逸自然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经常听师父说到人心险恶这四个字,但却是从来都没见识过,眼下怕是就有这个机会了。

    “哎,古处长,小孩子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看到古处长来到摊位的前面,满军连忙掏出中华烟递了一根过去。

    “小孩子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吗?”

    古处长压根就没接满军递过去的烟,摆了摆手,说道:“老满,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他们触犯了管理处的规定,在市场滋事,是一定要严肃处理的……”

    看着面前的方逸等人,古处长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刚才他亲自去了趟辖区派出所,准备给刀疤脸他们说说情,将偷窃改成斗殴滋事,这样就属于治安管理条例的范畴,最多行政拘留几天。

    但是让古处长没想到的是,往日里和他称兄道弟的派出所长,这次竟然丝毫都没给他面子,直接就给古处长说这次的事情市局有人过问了,要他们将古玩市场的这个毒瘤给连根拔起,现在已经立案了。

    听到所长的话,古处长吓得脸都白了,他很清楚立案的涵义,立案之后就会批捕,那刀疤脸等人面对的就不是行政处罚,而将会是刑事责任了,没个三五年恐怕是出不来了。

    更重要的是,古处长和刀疤脸之间,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和刀疤脸认识差不多有三年多的时间,在这三年中,刀疤脸几乎每个月都会向他上贡五千到一万元不等,三年时间,古处长整整在刀疤脸这里赚了两套房子钱。

    当然,古处长也不是全无付出的,刀疤脸团伙中一旦有人失手被拎进派出所,古处长总会出面说情,然后在市场内打击那些见义勇为的人,一来二去之下,市场里的摊贩对刀疤脸团伙的行为也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现在刀疤脸团伙全军覆灭,古处长最害怕的是刀疤脸在出去无望的情况下,将自己也给拉下水,就凭着他这几年作为保护伞所收受的贿赂,那刑期恐怕要比刀疤脸他们都要长。

    最后在古处长的软缠硬磨之下,他在派出所的那位熟人让他见了刀疤脸一面,古处长很欣慰的是,刀疤脸保证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把古处长给供出来的。

    得到了刀疤脸的保证,古处长稍稍心安了一点,但是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古处长对方逸等人的怒火却是抑制不住的升腾了起来,如果不是那几个小子多管闲事,哪里会出现这种事情。

    且不说自己会不会被刀疤脸连累到,方逸等人的行为可是直接断了古处长的财路,俗话说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单凭这一点,古处长就下定决心要将方逸他们从市场内给赶出去。

    “你们几个,把摊子收了,到管理处接受处罚……”

    想到那一个月近万的收入,古处长的心都在滴血,恨不得将方逸等人给活吞掉,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他还是要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来。

    “古处长,我们为什么要接受处罚啊?”

    方逸和胖子都没说话,三炮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他这人平时看上去蔫了吧唧的,不过论起在这种场合内斗嘴玩心眼子,三炮却是要比胖子强的多了。

    “斗殴滋事还不够?”

    古处长没想到这瘦弱的年轻人竟然还敢质问自己,当下一绷脸,说道:“市场不欢迎你们这些不安分的人,现在你们立刻、马上把摊子收了,到管理处接受处罚!”

    古处长现在已经是十分的愤怒了,说话的时候用上了立刻和马上这两个词,而且还加重了语气。

    “早知道让那个柏警官来作证了……”听到古处长的话后,胖子缩了下脖子,只在大城市里做过几个月保安的他,显然没有和古处长争执的底气。

    “古处长,你们管理处有执法权?”

    和方逸与胖子不同,三炮当兵前就已经在城市里生活了,算是见过世面,而且他平头小百姓一个,或许会怕警察那一类的执法人员,但绝对不会怕古处长这么一个公家小干部的。

    “派出所都没处罚我们,你凭什么处罚我们啊?”没等古处长开口,三炮紧接着说道:“我们制止小偷的盗窃行为,这属于见义勇为,不知道为什么要处罚我们?”

    “是啊,这几个小伙子是在抓小偷,我可以作证……”三炮话声刚落,人群里的一个中年人就抬起了手。

    “我姓孟,我可以作证……”

    开口的中年人叫孟琦正,他是附近一个中学的历史老师,也是金陵城小有名气的一个藏家,平时没事就会到古玩市场来转转,经常会出手购买一些小物件。

    去年过年的时候,孟琦正身上揣着的一千五百块钱来古玩市场,被小偷给偷的一干二净,报警之后也是不了了之,所以孟老师对市场内的小偷很是深恶痛绝,在听三炮的话后,第一个就站了出来。

    “我也可以作证,我刚才也看到他们抓的是小偷……”

    “没错,我们都看到了,小伙子,大爷也给你作证……”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如果没有人挑头的话,在场的这些游客未必会站出来,但是当孟琦正第一个开口说了话之后,很多人顿时就纷纷响应了起来,要给方逸等人作证的声音此起彼伏。

    “你们抓的是不是小偷,要由派出所的说了算,现在我只知道他们动手在市场内打架了……”

    看到周围有那么多的游客要作证,古处长的脸色不由变得阴沉了下来,不过他也不害怕这些人,毕竟只要古玩市场内的人不开口,这些游客散掉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抓小偷也算打架?”

    “就是啊,这个人很不讲理呀,是不是和小偷一伙的?”

    周围的游客听到古处长的话后,顿时鼓噪了起来,很多人纷纷指责起了古处长,就是不远处摆摊的那些摊贩,也是对着古处长指指点点了起来,有几个年纪轻点的,身体已然是站了起来。

    “大家别吵,我们这也是在执行市场的规定……”

    见到自己似乎犯了众怒,古处长心中有些惊慌起来,连忙开口说道:“现在让他们去管理处,也是要问清楚事情的经过,要真是见义勇为的话,那市场还是要奖励的……”

    说话的同时,古处长向二刘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上前去收方逸的摊子,只要到了管理处,古处长想怎么揉搓方逸他们,那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不用去管理处,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到了,要不要我来和你说说?”就在二刘等人准备去抢方逸他们的三轮车的时候,一个老年人的声音从人群里响了起来。

    “我们管理处做事情,要你们来指手画脚吗?”

    古处长头都没回的就将那人的话给顶了回去,他这会心里已经是十分腻歪和烦躁了,这些年他在古玩市场内一言九鼎,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