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四十八章 望气之术
    “方逸,怎么对付那个古处长?”等到满军兴冲冲的离开后,三炮开口说道:“要不要把事情捅给孙老?你要知道,打蛇不死会反被咬的……”

    三炮本就是个蔫坏的性子,而且别看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但哥三个里面他却是出手最狠的一个,在之前和那帮小偷的打斗中,三炮用板砖直接就给两个人的脑袋开了瓢。

    “怕什么,有孙老在,我看他再也不敢对付咱们了……”胖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现在他不敢,不代表以后也不敢,我看他走的时候一脸怨毒……”

    三炮还是不肯放过古处长,话说自从他小时候用锄头没打死那只蛇被咬了一口之后,三炮是愈发的心狠手辣,小时候村子里的孩子很少有怕胖子的,但却是没有敢惹三炮。

    “没事,他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

    听到三炮的话后,方逸微微摇了摇头,三炮不是什么善茬,他这野道士也不是喜欢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刚才在古处长离开的时候,方逸就仔细看了一番他的面相。

    在管理处看到古处长那会,方逸发现他天庭饱满印堂发红⑥≈爱上书屋,www.23sw.net,是个富贵的面相。

    可是只过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古国光的面相就发生了改变,首先是他的奸门,也就是眼角鱼尾纹的地方,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显得有点发青,奸门主一切口角官非,若此处发青暗之色,则代表容易出现牢狱之灾。

    再者古国光的天仓地库也有了一些变化,印堂由红润变成了淡黑无光,黑气直入天中,这也是牢狱之灾难逃的面相表现,所以方逸相信,就算他们哥几个什么事都不做,古国光也是大难当头了。

    看相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真正能相面的人,却必须懂得望气之术。

    望气之术,往大了说是风水堪舆中的一种术语,懂得望气的人可以看到穴气,气色光明则发兴,气色暗淡则败落。气呈红色则巨富,气呈黑色则有祸,气呈紫色则大贵,他们往往以此来帮人寻龙点穴。

    而往小了说,望气之术也可以说观望人的气色,也就是俗称的相面,只有懂得真正望气之术的人,才能称得上是相师,像是街头巷尾的那些所谓的什么麻衣神相,只是懂得一点皮毛的江湖骗子罢了。

    要知道,善于望气之人必是炼气之人,方逸从五岁开始,每次练功时都会瞄准给自己在远处设定一个目标,练功时半阖双目入静,似看而非看,目注而达心,久而久之,自然可以看到一种冉冉升腾,薄轻飘渺的岚雾。

    这就是大自然的环境之气和阴阳宅内气相沟通的气,也称之为晕和宅气,只有能看到这宅气或者是气晕,望气之术才算是得有小成。

    在方逸十岁的时候,老道士就带着他行走于方山山脉,让他观望缠绵于绿水青山的山巅峰腹之间的生气以及那寸草不毛之地的山头显现出来的凶气。

    练了十多年的望气之术,现在的方逸,一眼就能看出宅气和山间的生气旺气和凶气死气,观人面相中的气色,对于方逸而言只不过是小道而已,基本上一眼就能看个**不离十,这也正是方逸放过那古国光的原因。

    “逸哥儿,老道士不是让你少给人占卜问卦吗?”胖子有点担心的看着方逸,他知道方逸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本事,但按照老道士的话说,这些本事用出来,对自身也是有一定伤害的。

    “胖子,我心里有数,看看面相,预测下吉凶没事的……”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固然有道理,但只要不进行繁杂大型的推演,一般是不会触犯天机的,精通占卜问卦的术士本就是趋吉避凶的高手,一般不会让自己陷于险地之中的。

    “哼,那死胖子肯定和刀疤脸有扯不开的关系……”

    听到方逸的解释之后,三炮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他收钱没给咱们开收据,我也留了一手,要是警察不抓他,也能让他干不成这管理处的处长……”

    方逸等人的钱,都是保管在三炮手上的,之前去管理处缴费的时候,三炮在那几百块钱上面都做了一些暗记,他那是怕古国光收钱不办事,不给他们安排摊位。

    “你小子,还是那么阴险……”胖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三炮,说道:“以后别胖子不胖子的,胖爷我和那胖子是有区别的……”

    “什么区别?”三炮看着胖子坏笑了起来,说道:“要不我和逸哥儿以后不叫你胖子了,改叫金花怎么样?”

    “三炮,你找死啊!”

    听到金花两个字,胖子的额头顿时现出几条黑线,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要知道,他从小因为这个绰号几乎和整个村子里的孩子都打过架,这可是胖子心中永远的痛。

    “逸哥儿,救命啊……”

    斗嘴三炮不落下风,但真实动起手来,不出狠招的三炮却是打不过胖子,三两下就被胖子给按到在地上痛殴了起来,嘴里连声大叫着救命。

    “你们俩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方逸看着嬉闹的两人,脸上满是笑意,方逸知道,这是哥儿俩在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他们兄弟算是在古玩市场真正站住脚了。

    “好了,今儿一天的东西都是我卖出去的,你们哥儿俩也上点心啊……”等三炮和胖子一身泥土的从地上爬起来后,方逸开口说道:“我到别的摊位转悠下去,这摊位就交给你们俩了啊……”

    “去吧去吧,胖爷一准卖的比你多……”胖子挥了挥手,当了十多年小道士下山没几天的方逸,卖起东西来竟然比自诩能说会道的自己还强,胖子很是感觉没有面子。

    “得,你要是能卖出个三五件的,那咱们这个月的房租就算是出来了……”

    方逸闻言哈哈一笑,下山方知油盐贵,要不是满军好心收留,这哥三现在不是挤在三炮家里估计就是在睡桥洞呢,所以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赚钱让自己能在这座城市里生存下去。

    “哎,大爷,一看您手上的珠子就知道您是个玩家,来看看我们的东西吧……”

    胖子卖东西的套路显然和方逸不一样,刚刚坐在方逸刚才的位置上,胖子就吆喝起来了,要是让老京城的人看到,一准会认为胖子在天桥耍过把戏卖过大力丸。

    不过还别说,胖子这一套挺好使的,方逸离开自己的摊子时,那摊位旁边已经被胖子拉来了七八个游客,正巧舌如簧的鼓动着那些人拿出钱包来购买自己的东西。

    “这小子,还真是吃这碗饭的……”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身形融入到了游客之中,跟着人群一个一个摊位的转悠了起来。

    虽然刚才抓小偷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古玩市场,但是出事的时候方逸他们的摊子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除了就近的一些摊主之外,倒是没有人认出方逸来。

    和一般的游客会上手看东西并且出言询问不同,方逸却是一言不发,在见到有人问价的摊子,往往就会驻足不前,竖起耳朵来听买卖双方的话语,两个多小时下来,倒真是让方逸长了不少的学问。

    “这做买卖的,说出来的话还真是让人无法相信啊……”转悠了一圈,方逸最大的收获就是,整个古玩市场里的摊主,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大忽悠,十句话里面有九句都是言过其词的。

    要知道,望气之术不单是看人面相,也能观人言行,方逸不会做买卖但是会看人,他发现这些人所说出来的话,说好听了是言过其词,说不好听就是在忽悠人掏钱买东西。

    “真是无奸不商啊……”方逸忽然想起师父说过的一句话,摇头苦笑了一声,看着这会市场里的人已经不是太多了,这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摊位上。

    “哎,胖子,生意怎么样?”回到摊位的方逸发现胖子身边围了五六个人,都是距离自己摊位不远的摊主,正听着胖子在那指手画脚吐沫横飞的吹着牛呢。

    “诸位,这就是我们逸哥儿,孙大师都很看好他,准备收他当弟子呢……”

    见到方逸过来,胖子连忙将位置给让了出来,拿起一瓶水扔给了方逸,说道:“方逸,这几个哥哥太热情,看到天热非给咱们买了一箱水,你也谢谢大家伙儿……”

    “不用,不用谢,你们小哥几个给咱们古玩市场除了一害,要说谢,也是我们谢谢你们几个啊……”

    众人听到胖子的话后,顿时连连摆手起来,那眼神却是都放在了方逸的身上,他们可全都听过孙连达孙老的名头,也知道那人是个冷性子,没想到方逸竟然能成为他的弟子。

    “嗨,别听胖子胡说,根本就没有的事……”

    方逸一听胖子那话,就知道这小子在扯虎皮做大旗,不过方逸也就是轻描淡写的否认了一句,因为他也明白,想在这古玩市场不被人挤兑,那还是需要一定背景的。

    “小方太谦虚了,对了,你们晚上有没有空?哥哥我做东,咱们找个地方喝点?”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开口说道,他的摊位距离方逸的摊子只有五六米,今儿发生的那些事,络腮胡子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络腮胡子知道,有孙连达和现任的赵副馆长当靠山,那这小哥几个在古玩市场就能横着走,一顿饭要是能和他们交好,那绝对是物有所值的。

    “这位大哥,晚上还真有事,要不咱们改天吧?”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前这些摊主个个对他们是避之如虎,现在的态度突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方逸还真是有几分不习惯呢。

    “那成,改天哥几个一定要赏光,给老胡我几分面子啊……”那络腮胡子豪爽的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先就听到了方逸和孙老有约,说出这番话来只是想和方逸套个近乎而已。(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