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四十九章 害群之马
    “一定,到时候肯定要叨扰胡大哥的……”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别人给脸自然得兜着,方逸答应下来之后,络腮胡子和另外几个摊主才散去回到了自己的摊子上。

    “嘿嘿,咱们哥几个,算是出头啦……”胖子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虽说在这古玩市场摆摊累一点,但心情很舒畅啊,看着手里的物件换成钱,胖子甭提有多高兴了。

    “出头,还早着呢……”三炮没好气的说道:“等咱们哥几个都在金陵城买了房子,那才算是出头呢,现在还是踏踏实实的做生意吧……”

    “对,咱们都在金陵城买房子,娶个城里人做老婆!”胖子少有的没和三炮抬杠,眼中露出了憧憬的神色,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做梦都想去城里面生活,胖子自然也不例外的。

    “行了,胖子,刚才生意怎么样?”方逸出言打断了哥儿俩的梦想,有那做梦的闲工夫,还不如多卖几串珠子实在呢。

    “胖爷出马,生意自然好极了……”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脸上露出发自心底的笑容,开口说道:“小叶紫檀的珠子卖了两串,总共收入∽∟爱上书屋,www.23sw.net四百,星月菩提卖了四串,收入八百八十,金刚菩提卖出去一串,收入一百八……”

    胖子得意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方逸,你猜猜我还把什么给卖掉了?”

    “我哪里知道啊,这么多货少个三五件的根本就看不出来……”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满军给他们的货光是各种文玩珠子就有几百串,摊位上摆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都在那玻璃展柜下面的三轮车里呢。

    “方逸,我把满哥给咱们的那个胡杨木观音给卖出去了……”胖子哈哈一笑,伸出了两个胖巴掌,说道:“一千,整整卖了一千块钱,怎么样,哥们我厉害吧?”

    “嗯?那个观音被你卖掉了?”

    听到胖子的话后,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们这次出来摆摊中的物件,就要数那件观音个头最大了,足足有三十多公分高,雕刻的微妙维权,按照满军的话说,这东西最少要卖到八百以上,没想到胖子还多卖了两百。

    “那是,你不看看胖爷是谁……”

    胖子得意的仰起脑袋,那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在方逸离开的这几个小时里,胖子接连卖出去好几件东西,终于是找回了自个儿之前被方逸打击了的信心,

    要说胖子这张嘴,的确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之前有个老人逛到这个摊位上,胖子和老人聊了几句之后,就知道这是个信佛的人,当下拿出了三轮车里的那件胡杨木雕件,硬是忽悠的老人掏钱给买了下来。

    “胖子这生意做的不错,满哥给咱们那物件的价格是三百,等于白赚了七百……”三炮在一旁说道,论起吆喝做买卖他确实不如胖子,不过三炮是管钱的,每卖出一件东西,他就把成本和盈利给计算出来了。

    “三炮,咱们今儿一共赚了多少钱?”下午人流变少之后,胖子和三炮就与旁边那些摊主聊起天来,还没顾得上去算他们今天的收入呢。

    “我算算……”

    三炮拿出了个小本子,一边算一边说道:“逸哥儿买了一串小叶紫檀是五百块钱,还有两串珠子加起来是四百二,胖子珠子卖了七串珠子一千四百六,不算那观音雕件,今儿卖珠子的钱加起来是两千三百八十块钱……”

    算出今天的销售额之后,三炮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要知道,满军给他们那些珠子的价格,全部都是一百块钱一串,如此算来,除掉十串珠子的成本一千块钱之后,胖子他们仅仅卖珠子就净赚了一千三百八十块钱。

    另外再加上那胡杨木观音雕件赚的七百,他们哥儿三个一天的收入就是两千块,这一天收入,就比很多金陵城内上班的双职工家庭甚至都要高,难怪三炮也激动了起来。

    “一天两千,一个月不就是六万吗?哥几个,咱们发财啦?”

    胖子的数学虽然是他们学校那位体育语文政治兼数学的老师教出来的,但掰着手指头还是算出了两千乘以三十等于多少,那眼珠子顿时就瞪圆了。

    胖子不能不激动,要知道,他以前做保安的时候,一个月才赚一千出头,再交上每天十块钱的伙食费,就只能剩下八九百了,他要不吃不喝的整整干上五六年,才有可能赚到六万块钱啊。

    “你们哥儿俩先别激动,账不是这么算的好吧?”

    看到胖子和三炮手舞足蹈的样子,方逸给他们泼了一盆凉水,开口说道:“这个市场只有周末的生意才会特别好,平时能卖出周末的三分之一就不错了,今天是星期天,明儿的销售额可能就要下来……”

    方逸这一下午可是没白转悠,通过旁听和别人的交谈,他了解到,古玩市场的生意虽然是靠游客来推动的,但成交的人却大多都是金陵本地的玩家,由于平时这些玩家都要上班工作,所以周末才是古玩市场出生意的时候。

    “那也不错了,算下来一个月也能有小两万的收入……”胖子和三炮丝毫都没受打击,他们两个都是在社会上呆过的人,知道就凭他们两个退伍兵,一个月别说两万,就是连两千都拿不到。

    “嗯,这个行当是有做头……”方逸想了一下,说道:“你们两个多学点东西,回头咱们再把进货的渠道给打通,日后就在这古玩市场里面干下去了……”

    “好,咱们哥几个就大干一场!”兜里有钱心里不慌,胖子和三炮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自信。

    “行了,赶紧收摊子走人吧……”方逸从兜里将那块怀表掏出来看了一下,说道:“差不多要到六点了,咱们别让孙老他们等……”

    “好嘞……”

    胖子和三炮答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将玻璃柜里的东西收到了袋子里,然后将袋子送回到了满军的店铺里,满军临走时把钥匙留给了三炮,反正他那店里也没多少值钱的东西。

    “哎,小方,这边……”方逸他们来到市场门口正东张西望的时候,孙老的声音从一辆小车里传了出来。

    “上车,去你们住的地方……”孙老摇开窗子冲方逸摆了摆手,坐在前排驾驶位置的正是孙老的学生赵洪涛。

    “小方,我就厚着脸皮跟老师叨扰你们一顿啊……”赵洪涛和方逸打了个招呼,他知道老师很看重方逸这个年轻人,是以也没摆什么馆长的架子。

    方逸知道以后想顺风顺水的在古玩市场干下去,肯定是要仰仗赵副馆长的,当下连忙开口说道:“哪里话,赵馆长愿意来,是给我们几个面子……”

    “行了,到地方再聊吧,大热的天开着窗户,冷气都跑没了……”孙老出言打断了方逸和赵洪涛的寒暄。

    “孙老,我们就住在这下面……”方逸指了指满军家的方向,说道:“从这里走下去只要四五百米,就是那个电线杆子旁边的哪一家,我们走下去就行了……”

    “你们就住在这里?那倒是很便利啊……”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老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说道:“我和你们一起走过去吧,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也是应该活动活动了……”

    “老师,那你们先走,我把车子停到停车场去……”赵洪涛开口说道。

    “嗯?晚上别开车了,陪我喝几杯……”孙老点了点头,对于赵洪涛这个弟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当年带研究生的时候,孙老有心将自己在古玩鉴定上的心得传授给他,只不过赵洪涛醉心于杂项,对于瓷器青铜那些并不是很感兴趣,这十多年下来,赵洪涛反倒是成了国内杂项鉴定的专家。

    “孙老,赵馆长,你们来了,快,快到屋里坐,外面实在是太热了……”方逸等人来到满军家的时候,满军已经在门前翘首以盼了,把孙老等人迎进去后,忙不迭的将早已冻在冰箱里的西瓜拿了出来。

    “小满,你这宅子不错啊……”

    进到满军屋里后,孙老开口说道:“现在在闹区能有这么一处带院子的宅子,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小满你做的是古玩生意,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其实孙老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当年他在金陵博物馆工作的时候,上下班还经常经过满军家,只是当时并不认识罢了。

    “孙老说的是,我能干这行,也是沾了这房子的光……”满军点了点头,说道:“这宅子距离古玩市场近,以前吃完饭陪着父亲散步的时候,就经过会去市场那边,一来二去也就入了行……”

    “嗯,以后好好做,古玩这一行可是博大精深啊……”

    孙老看向满军的目光也带着几分赞许,他还在医院的时候就让人打听了一下满军的名声,知道满军在行内算是个本分人,从业这么多年没干过什么坑蒙拐骗的事情。

    这也是孙老愿意来满军家里做客的原因,否则以他那爱惜羽毛的性子,就算是再看好方逸,那也断然是不会到一个奸商家里去吃饭的。

    满军听出了孙老话中的意思,连忙站起身说道:“孙老,您放心,我一定本本份份的做生意……”

    “好,以后有什么事,你去找洪涛……”

    孙老的一句话让满军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要知道,他在博物馆里也有几个熟人,不过级别最高的才是个副处,如果能搭上赵洪涛这条线,那日后在古玩市场做事情就要方便多了。

    “满兄,违反原则的事情我可不做啊……”赵洪涛笑着开了句玩笑。

    “哪能,我满军别的不敢说,违法乱纪的事情是从来不做的……”满军连忙下了保证,同时对方逸使了个眼色,这会已经是六点多了,也到了饭点的时间。

    看到满军给自己使了个眼色,方逸站起身来,说道:“孙老,你们先吃点西瓜,我去厨房做几个菜去……”

    “小方,要不要我去帮忙?”赵洪涛站起身来,说道:“不怕你们笑话,我们家的菜可全都是我炒的,要不要给你露一手?”

    “赵馆长,您还是坐下吧,方逸的手艺一定会让您满意的……”满军将赵洪涛拉回到了沙发上,昨儿吃了方逸做的一顿饭,满军恨不得连从来都不吃的青菜盘子都给舔干净,对方逸的手艺自然有信心。

    “哦?那我可要尝尝……”

    赵洪涛笑着坐了下来,看到胖子和三炮有些拘谨,不由指了指他们,说道:“你们两个小伙子不错,现在愿意见义勇为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我给管理处那边说了,你们俩每人奖励五百块钱,小方奖励三百……”

    其实下午是方逸第一个抓住小偷的,只不过后来是胖子和三炮动的手,这功劳就大部分归到他们俩身上了,奖金也比方逸多出了两百块钱。

    “谢谢赵馆长,我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嘛……”一听有奖金,胖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过嘴上还是要谦虚几句的。

    “贱人就是矫情……”听到胖子那假惺惺的话,方逸不由在心里笑骂了一句,站起身去厨房烧菜去了,炖鱼可是要有点火候的。

    都是从小做惯了的事情,方逸烧菜的动作很快,七八分钟的时间就切好了四个冷盘端了出去,这是让外面的人先喝酒用的,另外两个炉子上也都热上了油,炒菜马上就要下锅了。

    “小方,辛苦了,快点坐下吃吧……”等到四个热菜也上桌后,赵洪涛开口说道:“我带了瓶红酒,你是喝红的还是喝白的?”

    到别人家里做客,自然不好空手来的,临来之前赵洪涛将他办公室里的红酒给带了过来,不过这会桌子上喝的却是满军拿出来的二十年茅台,昨儿还哭着喊着就剩下一瓶的满军,这次居然搬出来了一整箱。

    “喝白的……”

    方逸解下了围裙坐到了桌边,端起了满军给他倒上的酒杯,说道:“这一杯酒要敬孙老,恭喜孙老出院,也祝愿孙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在山上的时候方逸几乎每天都要和师父喝几杯,两人喝酒的时候也没少斗嘴,这祝福语是张口就来,要不是深知他的底细,胖子和三炮看到现在的方逸,真不敢相信他下山才短短的几天。

    “小方,好手艺啊,我是甘拜下风了……”陪着老师喝完酒后,赵洪涛夹了一筷子鱼放进了嘴里,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冲着方逸竖起了大拇指。

    “嗯,是不错,比在饭店里吃的菜强多了……”孙老也夹了一筷子菜,咀嚼了几下之后也是连连点头,要说他儿子的手艺也是不错,但是比起方逸来就差远了。

    “孙老,赵馆长,好吃就多吃点,我这是野路子,比不得饭店大厨的……”方逸笑着谦虚了几句,他在山上的时候食材不多,每日里都会想方设法的将饭菜做的好吃,到了山下就更是如鱼得水了。

    “小方,还叫什么赵馆长啊?”

    方逸上桌之前赵洪涛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了,这会脸色有点红,用手轻拍了一下桌子,开口说道:“酒桌上没领导,小方你要是不嫌我年龄大,就叫声赵哥吧……”

    赵洪涛下午在办公室陪着老师的时候,探过孙老的口风,知道他有意将方逸收为弟子,所以他虽然比方逸大了将近二十岁,但要真论起辈分,也就是方逸的师兄而已。

    “好,那我要先敬赵哥一杯……”

    方逸上桌之后,酒桌上的气氛愈发的热烈起来,孙老更是连干了好几杯,最后在众人相劝之下才把酒换成了茶,一边喝一边聊起了天。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刚和方逸干了一杯的赵洪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号码,孙洪涛向众人告了声罪,起身到院子里去接电话了。

    “嗯,洪涛,发生了什么事吗?”孙老发现赵洪涛接完电话回来之后,脸色有点不是很好看。

    “是出了点事……”赵洪涛苦笑着端起了一杯酒,很郑重的站起了身子,说道:“说起这事儿,我要先向方逸你们哥几个赔个罪,在这件事情上,我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赵哥,什么事啊?”方逸嘴上问了一句心中却猜到了几分。

    “还不是那古国光的事儿啊……”

    赵洪涛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是馆里打电话过来的,他们说接到市局的通知,我们馆的古国光涉嫌收受犯罪分子的贿赂,而且数额比较大,现在已经被抓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洪涛也是有点郁闷,虽然他没分管后勤这一块,但是不管怎么说,古国光被抓,他这个博物馆的领导也感觉面上无光,尤其是在老师和方逸等人面前,这种感觉更是很强烈。

    “哪里都有害群之马,洪涛你不用太自责,以后用人的时候多注意一点就行了……”看到赵洪涛自责的样子,孙老出言开解了一句,他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很难避免的。

    “是,老师,我一定注意……”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开会我就提出来,在博物馆内部进行政风整顿,管理处那边我会让个有责任心有能力的人过去的。”

    凡事都有两面性,虽然说出了这种事让赵洪涛有点没面子,但这其中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古国光是另外一位副馆长的人,而那位副馆长正在和赵洪涛竞争馆长的位置,古国光被抓,对那位副馆长绝对是个不小打击。

    --

    ps:在上海参加年会了,熬夜写出来的大章不分了,今儿就这一个大章了,大家多多投票支持下胖子!(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