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六十二章 有人要请客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上班了……”

    给方逸和胖子讲了一些文玩杂项的基础知识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左右了,赵洪涛还要上班,于是下了逐客令,不过在方逸临走之前,赵洪涛叮嘱他问一下满军愿不愿意出让那条老星月普通。

    如果这东西是方逸的,那赵洪涛或许根本就不会问价了,毕竟之前孙超对那个老沉香手串出到了一百万的价格,方逸都没动心,更不要这几万块钱的东西了。

    但是满军不同,他本来就是个古玩商,干他们这一行的,整天都把自己手上的好东西说成是传家宝,出多少钱都不卖,不过一旦有人出了高价,那传家宝立刻会被他们弃之如履的。

    “赵哥,我回去问了给您打电话……”

    方逸扬了扬手中赵洪涛的名片,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上次在古玩市场卖出去的那条手串是满军错拿给了他,怎么着这价值好几万的东西满军还能拿错呢?

    “这文玩还真是赚钱,这整条珠子也不过就一百零八颗,竟然能卖到五万块钱,一颗珠子差不多值五百了……”从±爱上书屋,www.23sw.net赵洪涛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胖子还在念叨着,同时右手在揉搓着他那条星月,恨不得能让它一夜之间也变成方逸脖子上的那一条。

    “胖子,玩这玩意玩的是心境,你那咬牙切齿的能玩好吗?懂不懂什么叫文盘吗?”

    方逸很是无语的看了一眼胖子,刚才赵洪涛给他们俩讲了文玩中的文盘和武盘的区别,所谓武盘,就是通过人为的力量,不断的盘玩,以祈尽快达到玩熟的目的,形容盘玩方法粗糙,少有不慎就会损毁盘玩的物件。

    至于文盘,则是需要将盘玩的东西贴身而藏,用人体较为恒定的温度来养它,过一段时间之后以后再拿在手上摩挲盘玩,文盘耗时费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但盘出来的东西却是包浆锃亮,润泽无比。

    用文玩核桃来打个比方,将一对核桃拿在手上揉搓转动,文盘即为两核不遇、盘中无声,盘出来的核桃没有伤处,武盘反之,两个核桃相碰,盘出来的核桃就会有些损伤,这就是文盘和武盘的区别。

    “方逸,我能和你比吗?你那盘玩的方法叫意盘啊……”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很是不以为然,刚才赵洪涛还说了一种盘玩的方法,名字叫做意盘。

    意盘指的是在盘玩的时候用自身意念和器物沟通,从而使得人养物的同时也被物所养,最后使得人物精神通灵,按照赵洪涛的说法,历史上极少能够有人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更遑论浮躁的现代人了。

    不过胖子却是知道,方逸诵经盘玩物件的时候,或许就是意盘,他曾经听老道士说那也叫开光,刚才在赵洪涛办公室的时候,胖子就直嚷嚷以后方逸盘出来的物件,都当做成开光的法器去出售。

    “你也可以的啊,要不我教你背道经?”方逸很认真的看向了胖子,他总觉得这小子太浮躁了,背诵经书对他倒是一种很好的打磨。

    “别介,我可不想当道士……”胖子被方逸的话给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道:“胖爷我还没娶老婆呢,以后老婆孩子热坑头,你给个神仙都不换,别说当道士了……”

    “让人诵经又不是让人出家?”方逸懒得搭理胖子了,话说当道士又不是做和尚,从古至今道士都是可以娶妻生子的。

    “哎,方逸,你说的那个什么功夫,也该教教我和三炮了吧?”

    胖子忽然想起一事来,连忙说道:“你看三炮那小子已经找女朋友了,肯定不是个处了,你要是不教他,说不定哪天三炮就精尽人亡而死了啊……”

    “是你小子想学吧?”方逸没好气的看向了胖子,说道:“晚上回去的时候教你们,不过你们要是练不出来可不怪我……”

    方逸在山上的时候是说过要教给胖子和三炮养肾养生之法,不过这是一种吐纳呼吸的修炼方式,他很是怀疑胖子能否坚持下去,说不定坐在床上练个五分钟就进入睡梦中去找周公吹牛了。

    “你放心,我一准认真练……”

    得到方逸的回复,胖子顿时神清气爽起来,来到金陵也有好几天了,胖子一直琢磨着找家小发廊去和里面的美女谈谈人生理想,只是想到之前方逸所说的话,这才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的。

    “三炮,生意怎么样?卖出去几串没有?”来到自家的摊位旁,看到三炮正在和旁边的老马聊着天,胖子一屁股就坐了过去。

    “哎,小方和华子来了啊……”

    见到方逸和胖子回来,老马连忙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了过去,口中说道:“小方,昨儿不是老马我不义气,实在是你老马哥惹不起那些人啊……”

    其实昨儿晚上就有人打电话给老马说起他走之后发生的事情了,老马怎么都没想到,方逸他们这几个小青年的背景居然如此深厚,竟然认识孙老和赵副馆长。

    得到了消息的老马很是后悔,昨儿在床上是碾转难眠,一直到早上五六点钟才睡着,要不是他没有方逸等人的联系方式,老马恐怕连夜就给他们打电话了。

    “马哥,我们明白了,没怪你……”

    看到老马一脸羞愧的样子,方逸笑着摇了摇头,从胖子手里拿过打火机帮老马点着了香烟,话说老马昨儿只是不想得罪古国光,又没有干什么落井下石的事情,自己没理由怪罪他的。

    “我应该留下给你做个证明的……”老马闻言苦笑了一声,他知道自己这谨小慎微的性子虽然犯不了什么大错,但这辈子的成就也就这样了,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马哥,真没事,你别想那么多……”方逸又是好言安慰了一番,老马才算是放下心来。

    “小方,要不晚上咱们一起吃顿饭?”在知道方逸等人认识孙老和赵副馆长之后,老马也是动了心思,且不说孙老的影响力了,就是认识赵副馆长,在这古玩市场内怕是也能横着走了。

    “马哥,晚上我要和人学东西,这真没空……”方逸听到老马的话,方逸有些哭笑不得,看来孙老和赵洪涛的面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那行,等你有空了咱们再说……”老马点了点头,他看出来方逸不是故意推脱的,或许真有事。

    “方逸,我给你说件事……”方逸正和老马聊着天的时候,三炮起身将方逸拉了过来,小声说道:“方逸,刚才有人找咱们,要请吃饭,你去不去?”

    “又是吃饭?没听到老马哥也要请客咱们都不去吗?”方逸尚未回话,胖子就摆了摆手,说道:“是谁要请吃饭啊?让他排队,要请咱们哥几个吃饭的多了,咱们哪有那么多时间?”

    胖子嘴一撇,很有气势的说道,不过他说的也不假,一早上就有人要请他们中午喝几杯,都被方逸给推辞掉了,他现在中午晚上都要学习,还真没那时间。

    “嗨,不是这古玩市场的,是外面的人……”三炮摇了摇头,看着胖子笑了起来。

    “外面的人?咱们不认识什么外面的人啊,是三炮你朋友?”

    胖子被三炮说的有些迷糊了,在这金陵城里他确实有熟人,就是村子里当包工头的那个,不过一来胖子进城没联系他,二来胖子自问也没这面子让人来请自己吃饭。

    “不是我朋友,你也认识的……”三炮似乎故意在挑逗胖子,总是不说出请客的人是谁。

    “三炮,我告诉你件事,逸哥儿手上有个价值好几万的物件,不是他师父留下来的啊……”和三炮斗了十几年的嘴,胖子眼珠子一转,干脆不再问了,而是将话题引到了方逸的身上。

    “啊?什么东西啊?”果然,也属于赤贫阶级的三炮一听好几万这个数字,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咳咳,是谁要请咱们吃饭啊?”胖子哈哈一笑,将话题又给拉了回去。

    “是昨儿被偷的那个女警察,她中午过来了……”

    三炮这次没再卖关子,而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她说昨儿那事要好好谢谢咱们,她白天上班没时间,问问咱们今天晚上有空没有?要是有空就请咱们吃顿饭……”

    “那个女警察?!”听到三炮的话,胖子的眼睛立马瞪圆了,一拍大腿说道:“有空,必须有空啊,无量那个天尊,美女警察竟然要请咱们吃饭?”

    其实昨儿胖子去派出所做笔录,很是受了一番打击,因为到了派出所之后胖子就再也没见到那美女,一直到录完笔录美女也没出来说个谢字,胖子回来的路上还一直在说那女警察是个白眼狼呢。

    不过胖子怎么都没想到,那美女居然还记得他们这几个小人物,于是心情一下子变得美好了起来,话说在胖子所认识的女人之中,甚至包括在电视上见到的女明星,似乎都没那女孩长得好看。(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