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藏 第六十五章 神通
    “哎,老板,您这串星月菩提怎么卖啊?”

    从摊位上离开后,方逸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走进了靠近市场门口的一家出售文玩杂项的古玩店里面,指着挂在墙上的一串略微有点发黄的星月问道。

    方逸之前给胖子说是回家找昨儿那串星月去,但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脖子上戴的这一串,就是昨天满军拿出来的,至于为何会从一串新珠子变成老珠子,这还有待方逸去验证。

    不过在验证之前,方逸还必须买一串星月带回去,否则这事儿他根本就没法解释,你说这串是你师父的,但满军给的那一串总不能不翼而飞了吧?

    “那是五年的陈籽,正宗的海南老星月,你要买的话,一千二……”正低着头看书的老板抬头瞅了一眼方逸,随口报出了个价格。

    “一千二,这价格有点高啊……”方逸不置可否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又指着玻璃柜里面的一串金刚菩提,开口问道:“那这串金刚手串怎么卖呢?”

  .nbsp?&Nbsp;“这串是十二瓣的金刚,尺寸在二十一左右,六百……”

    老板这次连头都没抬,做买卖的都∈爱上书屋,www.23sw.net是人精,眼力尤其好,从方逸身上穿的衣服这个老板就能看出来,站在柜台外的年轻人,并不是那种有钱有闲玩文玩的人。

    “老板,两串加起来,一千块……”方逸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钱,说道:“我身上就这么多,我有心买,愿不愿意卖在您……”

    方逸身上的确就这么多钱,这还是三炮硬塞给他的,说大老爷们的身上要放点钱,方逸推不过才装兜里的。

    “一千块,少了点啊?”

    看书的老板这次终于是把书放下了,说道:“小伙子,什么样的东西什么样的价,我这里的星月虽然卖的价高了点,但确实是海南星月,这金刚菩提也是尼泊尔过来的,你要是想买便宜的,外面越南籽的星月一百块一条,你又何必买我的呢?”

    “呵呵,老板,我说的也是实诚价啊……”

    方逸呵呵一笑,开口说道:“海南籽的星月是贵一点,但您拿货价绝对不超过四百吧?这金刚是按斤卖的,这一串才十二颗,能值两百块钱就不错了,我给您一千块,您还有赚的……”

    方逸这一中午的学习不是白学的,赵洪涛不仅教了他一些文玩杂项的基础,另外对这些文玩的市场行情也说了说,是以方逸才知道现在各种文玩珠子的进货行价。

    “哎呦,遇到个行家啊?”听到方逸的这番话,那个老板不由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行,一千就一千,咱们也算是交个朋友……”

    做古玩买卖的人,做的都是熟客,而熟客大多都是一些对古玩有些了解的玩家,因为只有这样的玩家才能发展成为熟客,如果方逸今儿说不出那番话来,这古玩店的老板未必会一千块钱就把东西卖给他的。

    “老板,不用包装了……”看到店老板准备拿个盒子将金刚装起来,方逸出言制止了他,直接将那串金刚戴在了手腕上,星月则是挂在了衣服里面的脖子上。

    “嗯?小伙子,你那星月能不能拿给我看看?”夏天穿的衣服不多,方逸在戴星月的时候,却是将脖子上原本挂的那串星月给显露了出来。

    “老板,下次再说吧,我这还有点事……”方逸哪里肯拿出那串珠子,当下冲着老板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哎,你别跑啊,你那珠子给我看看,我少收你一百块钱……”老板对着方逸的背影喊了一嗓子,他的眼光很毒辣,只是刚才那一瞥就看出了方逸戴的是串好东西。

    “这小子跑得倒是快……”等老板推开柜台追出去,外面已经不见了方逸的影子,店老板不由有些郁闷,刚才他可是连方逸的相貌都没怎么看清楚。

    ---------------------------------

    回到满军家里之后,方逸径直上了二楼进到了房间里,打开了师父留给自己的那个木箱。

    “这串珠子和师父传下来的,还真是一样……”从木箱里拿出了一串同时星月材质的珠子,方逸稍微一感应,就察觉到了里面所蕴含的法力,这和脖子上挂的那一串星月简直如出一辙。

    “没错了,就是法力,这也是一串法器……”

    逐一将师父传下来的珠子全都拿在手里揉搓了一下,甚至连师父留下来的那三枚铜钱都被方逸感应了一番,他终于可以确定,这些东西都是带有法力的法器。

    不过让方逸纳闷的是,这些法器从他记事起就被师父拿在手里加持,少说也有几十个年头了,但自己脖子上的这一串珠子只把玩了一夜,里面蕴含的法力竟然并不比那些法器少,这其中的奥妙却是方逸无法勘透的。

    “难道真的是自己入定的诒候¥诫手中的东西给加持成了法器?”方逸将脖子和手腕上戴的物件全都给取了下来,坐在床上静静的思考了起来。

    “算了,想得再多也没用,先拿那金刚手串试试吧……”琢磨了好一会,方逸也想不出这关键所在,最后干脆不想了,伸手拿起了那串刚刚买的大金刚手串。

    不管是星月菩提还是金刚菩提,其实都是树的种子,像是星月菩提树在海南就被称为红藤树,山里的苗黎族人都将星月菩提称之为红藤果,金刚菩提也是如此,只是它通体长满了锯齿,和光滑的星月却是有所不同。

    金刚菩提的清理很麻烦,必须用刷子每天刷掉锯齿中的灰尘,这也就是文玩行中那句撸星月刷金刚的由来,此刻将那串金刚拿在手上的方逸,就察觉到指尖传来的一阵棘手感觉。

    不过从小在山里砍惯了柴,这点感觉方逸几乎可以无视了,当下口中默念起道经,不断的揉搓起了那串金刚菩提,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方逸的真气已然是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背诵完了一整篇的道德经。

    “真……真的是我家加持的那串星月?”当方逸从入定中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投入到了手中的金刚菩提上,这一看,整个人不由巨震了一下。

    原本色泽灰白发黄,锯齿棘手的那串金刚菩提,只是被方逸把玩了这么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整串珠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如果不是方逸知道珠子一直都没离手,他一准会以为被人换了一串。

    现在方逸手上的这串金刚,那些棘手的锯齿就像是经历了人手数年的摩擦把玩,居然变得异常的光滑起来,珠子的颜色更是由灰白变成了枣红色,上面还隐隐透着一种岁月的包浆,看上去十分的亮眼。

    更让方逸震惊的是,他在这串金刚菩提里面,同样感受到了法力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串原本普通的珠子,现在也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了。

    “这包浆,最少也应该有七八年了吧?”

    把玩着这串金刚手串,刚才的那种棘手感已经全然消失掉了,现在秦风的手感十分的润滑,这种感觉和揉搓光滑的星月,竟然也差不了多少。

    唯一有些瑕疵的就是,方逸之前并没有用钢丝刷或者是鬃毛刷清理过这串金刚,现在已经形成了包浆的金刚锯齿里面,有很多黑色沉淀在一起的污垢,使得整串珠子的品相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虽然珠子并不是那么完美,但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新珠子变成了差不多有十年把玩加持的老珠子这件事,却是切切实实的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方逸的手中。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方逸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串金刚菩提放在了一边,丹田内升腾出一缕真气,又开始行走起了周天,方逸想从自己的真气中找到这种变化的根源所在。

    “比之进入识海底层之前,真气的变化并不是很大啊?”

    过了大概又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方逸一脸疑惑的睁开了眼睛,他以前没有打通的经脉,现在依然堵塞着,不管是质还是量,方逸感觉自己真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肯定是神识进入到识海之后,发生过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方逸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将原因归结到了那次识海的异变上,毕竟从古至今那些修道高人,都将识海视为最神秘的地方,谁都说不清神识进入到那里之后,会带给人什么样的改变。

    “古人诚不欺我,这神通果然是存在的……”

    方逸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兴奋的神色,修道之人,自然追求成仙成道长生不死,但那些事情过于虚幻,就算是修道十多年,方逸对此都是半信半疑,但此刻他所不了解的这种神通出现在了自己身上,方逸却是看到了一丝成道的希望。

    “试试不诵念经文只是揉搓珠子,会不会使其发生变化?”

    在确定了自己应该是掌握了一门神通之后,方逸又开始琢磨了起来,只有通过不断的实验,他才能知道自己所掌握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道家神通。(www.23sw.net)

神藏书友推荐阅读: